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来了!”

    路遥握紧了手上的剑。

    站在十五宫的位置,她能够清楚的看到三十三宫门前的交战,而凭目远眺,是远方的寥寥数人。

    “那些人,才是灵寂洞真正的实力。”

    路乘风看着远处的数人低声道,脸上一片肃然。

    “爷爷,那就是灵寂洞洞主吗?”

    虽然相隔千米,但是这点距离对于修炼之人并不算远,早早地,路乘风就已经利用灵气探测那几人的实力。

    但也正因此,他的脸色才冷下来。

    完全看不出实力。

    一共八个人。

    为首的两个不出意外其中一个就是灵寂洞主了,而另一个穿着袈裟,路乘风隐隐然似乎想到了什么,莫不是,佛门之人?

    韩青之所以会来灵寂洞,就是因为秦小姐可能被带到这里了,而之前在罗垟古村的佛门之人,就是始作俑者,那么他们一起出现,也就不足为怪了。

    而这两个人的实力,路乘风完完全全看不透。

    甚至,感觉不到一点威压,哪怕是他们两人身后的几人,都能给路乘风一种压迫感,可是这两人却丝毫没有。

    但这才是,真正恐怖的。

    这是真正的实力悬殊。

    “爷爷我们能行吗?”路遥看着山下的景象,心中有些不安。

    路乘风苦笑了一下:“傻孩子,哪里有什么行不行?这是生死之战,只有敢不敢。”

    只有敢不敢?

    一句话,路遥用力的点点头。

    “孙女,放心,爷爷就是豁出这条老命,也绝对不会让你受一点伤的,更何况,我们还是先生不是吗?”

    看到路遥决绝的小脸蛋低声道。

    “先生,是啊,我们还有先生!”

    交战瞬息即至!

    灵寂洞中既有武道中人,亦有修道之人,而三十三天宫基本都是武道中人,所以大规模的交战,她们很是吃亏。

    短短一个小时,从三十三宫到二十五宫就全部失守了,每一个浙省子弟在战斗到最后一分钟之后,都会有新的兄弟站上来将他们扛下去,然后用身体再一次挡住冲击。

    修道之人在这种战斗中最是占便宜。

    刷刷刷!

    符文上百张的飞来,好在守在前面的大都是浙省之人,他们中也不乏修道之人,勉强能够抵抗住,但是和武道众人近距离交锋,差距马上就出来了。

    灵寂洞不愧是江南大宗,弟子各个骁勇善战,浙省之人几乎撑不了几个回合就败下阵来,灵寂洞的人对浙省之人没有丝毫的心慈手软,若是女子,他们手下留情,若是那人,他们绝对下狠手。

    撕拉!

    伤口炸裂的声音。

    洪倩扭头就看到一个平日里一起修炼的小师弟被一只手穿透了胸膛!

    “畜生!”

    她心中一痛一剑将身前的敌人逼退,转瞬来到小师弟的身旁二话不说一剑下去!

    剑起臂断!

    洪倩深吸一口气赶忙将这个小师弟带到后面,立马有同门上来将他扛到山上去,他的胸口鲜血还在滚滚而出,他的眼神已经开始涣散,但是他的手还紧紧的握着他的武器,嘴里还在呢喃着。

    只是,已经听不清楚了。

    白老站在高处看着下面的一团乱战,最终无奈的摇摇头大手一挥。

    “撤。”

    瞬间,浙省之人心怀不甘的看了一眼敌人,咬着牙开始朝着山上撤退。

    二十五宫,失守。

    萧长空站在远处看着山上的形势,脸上有得意的笑容,他背负双手仿佛已经看到整个江南尽在他手的景象。

    “浙省这些虾兵蟹将扛不住了。”一位长老在后面笑着说。

    云淡风轻。

    玉漱掩着嘴咯咯笑了起来:“韩先生根本就是过来凑数的,浙省什么实力他们自己心里没点数码?还过来找死,不过这样也好,连浙省的根基一起拔了,以后长空你就可以将浙省也握在手中了。”

    萧长空淡淡一笑:“轻而易举。”

    “看来要提前恭贺洞主一统浙省了啊。”

    净空大师在一旁恭维道。

    萧长空赶忙摆摆手:“大师客气了,不过,我们也不能放松的太早,挡在前面的都是浙省之人,后面才是三十三宫那些小姑娘,她们还是有点实力的。”

    “这点实力在洞主指挥的灵寂洞铁骑下,算什么?不都是时间问题吗?”

    净空大师一笑。

    萧长空频频点头:“大师的话,我爱听!哈哈哈!”

    “到十五宫了。”

    柳眉静静的坐在那里,默默的说。

    韩青看到她的脸上有几分心痛,虽然她在勉强的支撑,但是谁都能看出她此时撕心的疼。

    那都是她亲手带大的姑娘啊。

    都是三十三宫的精英,是三十三宫百年沉淀下来的心血啊。

    在这丹霞峰上,三十三宫百年来,从未遭受过这样的屈辱。

    “柳宫主,如果你忍不住的话,我可以现在出手。”韩青看着柳眉,低声道。

    柳眉深吸一口气,魅惑众生的脸上有几分凝重:“不,她们,要战到最后一秒不是吗?”

    韩青沉默。

    柳眉深深地看着这个男人:“韩青,我理解你的意思。”

    韩青低着头没有说话,他知道,决定这一场战斗最终胜利的,还是自己,但是,虽然痛,韩青还是要忍住最后出手。

    这是属于三十三宫的战斗,如果自己出手,那么她们,这些姑娘,就永远不可能成长,就算是自己战胜了灵寂洞。

    还会有第二个贪心的“灵寂洞”站出来,第三个,第四个。

    只有让她们真正的见到血,见到仇恨,她们才能让在废墟中的三十三宫重新振兴。

    一个宗门的壮大,少不了风风雨雨刀光血雨,一帆风顺的宗门,早已经被大浪淘沙,三十三宫的姑娘们,虽然是女子,但她们同样是修炼之人,同样需要有坚韧不拔的抑制。

    “这一战之后,若是三十三宫还在,定能光芒万千。”

    柳眉深信。

    浴火,才能重生!

    而韩青只是目光深邃的看着宫外,蓝天,白云。

    而这苍天之下,黄山之战,已经到了**,他已经闻到了血水的味道,虽然自己已经下了命令,打不过就撤,但是总会有人留下鲜血,总会有人丧命于三十六峰之间。

    这些人的生命,将会促成浙省和三十三宫之人的蜕变。

    守护不是让她们变成温室的花朵,一见风雨就凋零。

    真正的守护是让她们去面对风雨,去经历血水,去磨炼心智

    而眼前,就是她们绝处逢生的机缘。

    战过这一场,凤凰终将展翅翱翔!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