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人炉。

    以人的身体为丹炉炼制丹药。

    看着躺在冰魄寒榻上的秦梦瑶,萧长空是越看越满意,不自觉的嘴角就笑了起来:“只要有了这人炉,我修为突破宗师到达天人阶段就完全有可能了。”

    天人。

    宗师之上更高一层。

    “那就要恭喜洞主贺喜洞主了,天人实力,就算是在我佛门都是寥寥几人,洞主若是能突破天人,那日后江南,谁还能是洞主的对手?”

    净空大师双手抱拳恭喜道。

    萧长空肆意大笑:“多谢大师吉言了,只要我能到达天人境界,日后定然和佛门更加交好,到时候共襄江南大计,共享江南繁华。”

    净空大师微微一笑看向秦梦瑶:“没想到这女子竟然会是药体,有了她,灵寂洞实力大增,日后定然可以辐射整个南方,到时候就是洞主您的修为,都不可限量啊。”

    说实话,就连净空自己都没有想到这个秦梦瑶竟然会是药体。

    原本他们只是打探到了和韩青住在一起的一个叫做秦梦瑶的女人,似乎和韩青相熟,净空乃是主要负责佛门进入华夏的人之一,而且也是管狼管虎等人的上层,苏元三人乃是他的左膀右臂,本来管狼管虎就是他派来事先在浙省探头的人,结果被这韩先生斩杀,佛门威严不存,为了报复,净空想出了一计,用这秦梦瑶吸引韩青来到罗垟古村。

    男女能住在一起,那关系肯定不一般,净空料定韩青一定会来。

    他是来了。

    来把苏元三人也灭了。

    净空彻底慌乱了,苏元三人的实力可都是宗师级别,苏元更是已经到了宗师中期,实力强悍就是自己也只是宗师后期而已。

    修为到了宗师这个级别,每一个阶段的差距都比之前大很多。

    也许绝顶前期中期后期,差距不是很大,只会用一个绝顶来概括,那宗师就完全不同了。

    前中后期,差距巨大,每一个时期的突破都比之前一个境界的突破来的艰难。

    可就是这样,三个宗师还是被这个韩先生灭杀了。

    而且,连裘大师的结界都被破了!就说,里面的玉阙似乎也被他拿走了。

    损失惨重啊。

    为此,佛门上层直接下罪于净空大师,指责他办事实在不行,裘大师更是暴怒,那结界乃是他的根据地之一,据说其中玉阙和修真之人有关系,裘大师很是看重。

    这下好了,引火烧山了。

    净空大师坐不住了,佛门实力在华夏还没有扎根,他的手下又被团灭,唯一能指望的就是灵寂洞了。

    一个冰魄寒榻,一个药体之女。

    灵寂洞乖乖的归入到佛门之下。

    这样的条件,就连净空大师都觉得实在太丰厚了,尤其是灵寂洞还是炼丹大宗,有了这万里挑一的药体,灵寂洞必然实力大增,以后也会成为佛门在江南的一个桥头堡。

    这可比慢慢吞噬浙省来的还要快啊。

    一个灵寂洞就妥妥的碾压浙省了。

    净空大师心情也算放下来了一点,不管怎么说,也算是因祸得福了。

    “等她魂魄彻底被镇压之后,我用三魂草炼制三魂丹,到时候她的体质就会彻底被开发,药体功效大显,大师,到时候我定会单独为你炼制一枚顶级丹药,助大师也早日到达天人之境。”

    “哈哈哈,那就等着萧洞主的馈赠了。”

    净空大师眼中闪过一抹惊喜。

    以他在佛门的地位,佛门专门的炼丹师还不会为他专门炼丹,但是这萧长空的炼丹实力极强,就算是放到佛门也是一流的炼丹师,现在他又有了药体,炼丹实力必然大涨,而自己能和他交好,对自己以后在华夏的发展绝对有好处。

    天人之境

    想到那层境界就算是净空大师都忍不住心生向往。

    “若是能进入那一层境界,想来我日后在佛门地位也会随之上升吧。”他心里得意的想。

    萧长空摸了摸玉漱的下手,在掌心把玩了两下之后脸色阴沉了下来,阴测测的说:“这一次有净空大师助我,再加上几位长老,那韩先生不过一个宗师实力而已,灭杀他轻而易举,到时候,攻占三十三宫,你说的那神兵,也会是我们的了。”

    玉漱浅浅一笑,魅惑的双眸流露出贪婪:“那神兵可能是一件修真之人留下的宝贝,三十三宫乃是锻造大宫,我也能看出一二,那神兵应当是一件宝器,到时候洞主得到宝器,再得药体,天人之境加持,别说是江南,整个南方能和洞主匹敌的,都屈指可数。”

    萧长空大笑,一旁的净空大师也惊了一下:“竟是一件宝器?啧啧,如此这般的话,真是天要助灵寂洞和我佛门啊,到时候灭了三十三宫,再折服聚贤庄,水到渠成啊!”

    三人对视一眼,再看看沉睡的秦梦瑶,齐齐大笑起来。

    夺取江南,指日可待。

    “林清歌?”

    电话里传来的声音让韩青有些没想到。

    “你怎么会给我打电话?”

    他疑惑道,他没有林清歌的电话,但是之前自己教训那个楚阳的时候曾经留给过林清歌电话,就是担心楚阳会不会报复林清歌。

    没想到,她还真的来电话了。

    “韩青,你在哪啊,这都好久好久好久没有见你了,你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啊?”电话那头传来了林清歌悦耳的声音。

    韩青干咳了一声:“我现在徽省朋友这边呢,马上就会回去了,你有什么事情吗?是之前那个楚阳为难你了吗?”

    “咯咯,楚阳还没那个能耐,韩青,我还以为你搬家了呢,我回来好几天了,一直没见过你,敲门也没人,想着你要是走了不和我说一声,实在太不够意思了。”

    林清歌佯装怒意道。

    韩青苦笑了一下:“我的大明星,你又没给我留电话,我就是真走了,怎么和你说呢?”

    “哦,我还没给你留电话啊,哈哈哈哈哈”林清歌硬笑了几句忽然一愣:“你知道我身份了?”

    韩青点点头:“我家有电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