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雾气蒸腾,韩青手一挥,池边的玉阙悬空而起。

    “就是你了。”

    韩青凝视着这玉阙,脸上满是严肃。

    他之所以不要金还丹,原因就是他有着玉阙,而且金还丹对于柳眉的好处比自己更大,拥有了那颗金还丹,只要柳眉把握住机会,她甚至可能突破宗师境界,到达另一层高度。

    韩青还不知道,如今地球上比宗师更强的存在,是什么境界。

    隐约记得以前龚大师好像和自己说过,但是韩青当时也没在意,就没记。

    “好像是什么天人境界,不知道记得对不对。”

    目前为止韩青见到的地球上修炼之人最强的,就是三人,一个是在军区见到的王振,一个是萧长空,一个就是柳眉。

    这三个人实力相差无几,真要说的话,应当是王振要强一些,萧长空其次,而柳眉稍弱,但是真正战起来,同等高手之间决定胜利的因素太多,不能如此简单来看。

    “希望她能成功吧。”

    韩青心中为柳眉祈祷了一下,接着就将注意力放在了这块玉阙上。

    “这玉阙灵气储备比金还丹还要强,当然,关键还是其中没有消散的精气。”

    精气,韩青这一次迅速突破的机会。

    灵气储备依靠自己强悍的丹莲再加上丹宫和黄山这里浓郁的灵气,量完全不是问题,但是突破一个很重要的点就是精气。

    灵气再多,没有在体内化成精气,都不足以突破。

    决定修真之人更生一个台阶的,是精气储备,这就是修真之人一层层的修炼需要时间的缘故,若是紧紧依靠灵气储备就能突破,那只要好的功法海纳百川岂不是日行千里?

    归根到底,还是你丹莲有多强悍,能在多长时间化成多少精气,这才修真之人的正途。

    而地球上的修炼之人之所以不能走的更远,原因就是他们太单薄了,紧紧依靠灵气不断突破,到了极限,没有丹莲化成精气,就再也没有后劲了。

    “不过,这也是因为地球灵气匮乏所致,修真渐渐消亡也不是没有道理。”

    修真之人每进一步需要的灵气巨大,而降这些灵气化成的精气只有很小一部分,自然在地球这样的条件下,很难维持修真之人的存活。

    但是武道修道之人就可以了。

    有多少灵气,就能到达他们所谓的宗师境界,比修真容易太多了。

    不过,质量却差太远了,韩青在筑基期就敢喝一流乃至绝顶高手交锋,可见一般。

    “这精气乃是玉阙上一任主人留下,想要将他过度成自己的,还是需要体内丹莲的再精化。”

    看着头上悬空的玉阙,韩青心中有了打算。

    咕嘟咕嘟。

    泉池内的泉水开始波动,在韩青皱着的眉头下,开始疯狂的旋转起来。

    以韩青为中心,形成了一个漩涡。

    而肉眼看不到的事,泉眼处一阵阵白色的雾气喷涌了上来,然后疯狂的朝着韩青的体内聚拢,那就是从地灵中直接吸纳上来的灵气。

    这样疯狂的吸纳,很容易将地灵吸干造成损伤,就算是日后还能冒出地灵,灵气密度也不可同日而语了。

    不过得到了柳眉的许可,韩青也顾不得这些了。

    哗啦啦。

    泉水越加疯狂,韩青双手合十不多搓动,仿佛在融合一个什么东西似得。

    “开!”

    摊开双手,掌心是一颗发光的种子一般的东西。

    “莲精!”

    韩青瞪着眼睛,双目通红直欲冒出血花来!

    只见这颗种子迅速的发芽,然后幻化成了一朵莲花,在急速的旋转着,韩青虚空一划,一道符文闪现坐落在莲花之下。

    轰。

    青火燃烧,那莲花如同火莲一般灼烧着上空的玉阙。

    一道道幽光闪现,那玉阙中的灵气开始迅速的迸发出来,直比泉池中的灵气还要充沛,整个丹宫荡漾着滋润。

    韩青吞了吞口水有几分勉强,但是他知道时不我待,当下开始吸纳这玉阙中的浩瀚灵气,只见韩青的身体开始泛红,这是大量吸纳灵气的后遗症,此时的韩青刚刚幻化出体内的丹莲,虽然不是丹田内丹莲本体,但是却灵性相同,里外呼应,那玉阙中的精气不是靠着外力就可以消化的,必须自己的丹莲亲自上阵才能化为己用。

    但是维持两座丹莲同时运转,韩青就需要海一般的灵气才行。

    一方面,天地灵气加上泉池中的力气,辅以玉阙中的灵气,勉强让体内的丹莲不断运转,以此来供应那空中的幻化丹莲。

    滋滋滋

    火光闪耀泛着青幽的光芒,整个泉宫竟有了几分诡异的感觉。

    “这精气果然身后,若是能够全部化为己用,我有把握突破开光中期。”

    虽然艰难,但是越是艰难越是值得,韩青的脸上除了咬牙的坚持之外,还有几分喜悦和期待。

    深夜。

    黄灵儿披着一件长衫坐在泉宫大门的台阶上,月色朦胧,姑娘脸上有几分彷徨,她时而痴痴的看着月亮,时而痴痴的看着泉宫里面。

    “先生,日子越来越近了。”

    她低声呢喃,好像怀春的黄花大闺女一样,俏丽的脸蛋上有几分哀伤,有几分断肠。

    她低语着,似乎在和看不见的人说话。

    孤单的坐了一个时辰之后,她脸上露出一抹笑容,望望月色,望望泉宫,默默离开。

    而当黑暗再一次笼罩泉宫大门的时候,洪倩露出了头。

    她看着黄灵儿离去的方向,心中有几分迷惘。

    “先生。”

    她探头看向泉宫深处,被屏障,她拔出自己背后的秋水长剑,轻轻的抚摸着,在月光下,在泉宫旁,孤身起舞。

    剑舞衷肠。

    夜风拂动几人的衣衫?

    寒意撩动多少人的心坎?

    三十三宫灯火通明中,又有多少不变的守望。

    日消月沉,时光匆匆,转眼,明天就是灵寂洞来犯的日子了。

    而此时,整个三十三宫彻夜未眠,所有人都站在第一宫的门口,等待她们的宫主出关,只有黄灵儿低着头,时不时的看着不远处的泉宫。

    她知道,师父闭关需要两三个月,出不来。

    而将带领三十三宫抵抗入侵的,将会是远处泉宫中出来的男人。

    而丹宫之外,浙省之人翘首以盼!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