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自从柳眉闭关韩青闭关的消息传遍整个三十三天宫之后,三十三宫的氛围就不一样了。

    紧张,严肃,严阵以待,刻不容缓。

    大体相同的情绪弥漫在这更丹霞峰,每天的日升月落都无人关注,唯一便是没有时辰的修炼,修炼,修炼。

    让浙省之人震惊不已的是,三十三宫的这些姑娘,太强了。

    原本,大家虽然知道三十三宫是江南前三的大宗门,但是更多的是因为她们的锻造实力和衍生实力。

    但现在,他们对她们的修炼实力也是刮目相看。

    白老每天都会在三十三宫长老的陪伴下观看三十三宫弟子们的修炼,每每看完,白老都有一种一辈子白活了的感觉。

    冯家消亡之后,白宗迅速崛起,白老难免有一些志得意满,但是这一次来到三十三宫他才知道什么叫做大宗。

    “恐怕就是全盛时期的白宗,也不过三十三宫这样吧。”

    白老真心感叹。

    不止白老,路老等浙省其他宗门的宗主也各个都被惊呆了。

    每天早上比雄鸡起的还早的是这些姑娘,每天晚上比蛐蛐休息还晚的,也是这些姑娘,甚至休息,她们也是入定,不少二流实力的女弟子,其实还是需要睡眠的,但是她们依旧拼了命的入定,希望能多吸纳一些灵气,哪怕杯水车薪。

    “底蕴和实力加上日复一日的勤和决心,怪不得三十三天宫能有今天。”路老赞叹。

    “巾帼不让须眉。”

    每天,这句话都会被浙省之人反复提起。

    在这种氛围的带动下,浙省之人也前所未有的修炼起来,有什么不懂的,三十三宫的长老们无偿提供帮助,甚至会传授一些经验给他们,让不少人受益匪浅,路老修为已经是浙省最高了,但是在三十三宫的几位长老面前,依旧还有差距。

    到了宗师这个境界,前中后期的差距巨大,路老不过是宗师前期而已,而天宫的二长老甚至已经是后期高手,实在比不过。

    “你说,这一次,我们天宫能熬过去么?”

    虽然每个人都在努力,但是伴随着时间的推移,人心,还是难免出现了慌乱。

    “谁知道呢?”

    有人叹息。

    “如果这一次熬不过去,天宫不在,我也赴死。”

    有人大义凛然。

    “宫主也不知道伤势恢复的如何了,如果宫主能够恢复,也许那些见风使舵的人会重新回来帮助我们,到时候,灵寂洞也也不足为惧了。”

    “话是这么说,可是宫主都已经闭关大半个月了,一点消息都没有,以宫主的实力,肯定是也别重的伤才能让她闭关这么久”

    “韩先生也闭关了,眼看着灵寂洞越来越近了,两个人都没有消息,若是到时候真的拼起来的话,他们还没有出关那可怎么办啊?”

    议论越多,悲观的情绪越多。

    随着时间滑过,三十三宫在外的分宫精英也都赶了回来。

    一场大战,不可避免。

    而此时,在整个江南大地上,不少人都密切关注着这场对决。

    灵寂洞,三十三宫。

    这两家在江南的地位无与伦比,是整个江南五省一市龙头所在,这两家的火拼,完全可以说是江南修炼势力的大地震了。

    无论哪一家最终能活下来,都会改变江南的修炼格局。

    但是无一例外的,更多人看好灵寂洞。

    闽省,省城福城一处小茶馆内。

    几个人议论纷纷,这里是福城有些修为的人常常聚在一起的地方,茶馆古朴,现代人很少会来,而茶馆老板也是一位修道之人,自然不少修炼之人都会过来光顾聊天,彼此交流下修炼心得,聊聊周遭事故。

    他们修为虽低,但是八卦的心却不小。

    “这一次我看三十三宫是在劫难逃了。”

    有人磕着瓜子说。

    有人附和。

    “没错,我一直觉得三十三宫本来就比不过灵寂洞,之所以灵寂洞不动手,那是因为伤敌一千自损八百,更何况旁边还有一个聚贤庄虎视眈眈呢,就想三国一样,互相牵制,三十三天宫才坚持到现在。”

    “也有道理,三十三宫之所以强势,乃是依靠锻造实力以及衍生出来的归附她们的宗门,但是本身就是一群姑娘,能和男人比?”

    “就是,一群娘们居然也能站在我们江南的至高点,说出去好笑。”

    “这次听说那宫主都被萧长空伤了,从前归附她们的势力也都不敢来相助了,树倒猢狲散,这次她们是在劫难逃了。”

    茶馆里面都是奚落。

    “你们听说了么,好像浙省那拨人竟然过去帮忙了,你说奇怪不奇怪?”

    有人突然说道。

    “有什么好奇怪的,你们这些井底之蛙,我有兄弟就在浙南宗门修习,听说这一次之所以浙省愿意上这个刀山,那是因为他们那个韩先生也过去了。”

    “韩先生?浙省现在那个风头正劲的韩先生?难道他是三十三天宫的客卿?”

    “他们去了又能怎么样,浙省的实力你们又不是不知道,过去别帮倒忙就算好了。”

    一句话,大家纷纷笑了出来。

    “我看,说不定是这个韩先生在三十三天宫有什么相好的呢”

    “总之,这一次三十三天宫要垮,这韩先生自己往火坑里跳,浙省也要跟着倒霉咯。”

    这样的议论不止在闽省,在苏省,在沪市,在西江省乃至在浙省徽省的每一个角落,只要有修炼之人地方,就有这样的言谈,但是无一例外的是,没有人看好水火之中的三十三宫,就算是浙省和徽省。

    而在这样的氛围之下,泉宫之中浑身**的男子两耳不闻天下事,心中只念一语。

    “突破。”

    只有突破,他才有一些把握和灵寂洞一战。

    可是,这并不容易,韩青才刚刚来到开光中期没多久,现在就又要突破开光后期,要知道他从开光前期到中期,可是足足用了数月。

    “呼。”

    长舒一口气,韩青吞了吞口水看向了池边的一物。

    “最后的爆点,就是它了能不能成功,在此一举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