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小子,你还真敢看?”苏放惊异的说,他本来只是想要借着韩青羞辱景老三一番,看着小子的样子八成就是个狐假虎威的主,但没想到他竟然真的站出来了。

    不知道为什么,苏放总觉得有点不安,他转头看向龚大师:“龚大师您看如何是好?”

    那龚大师只是扫了韩青一眼就耷拉了一下嘴:“黄口小儿,就连姓罗我都看不上,更何况他,就算是更好的宝贝在他面前发光,他都未必能认得出来。”

    景三爷心中有了悔意。

    之前因为苏放的羞辱,他只是恨苏放落井下石,但是现在当韩青竟然还主动站出来丢人之后,他的气都到了韩青的身上。

    你说你不行,你就憋着,已经丢人了你还要泼盆屎,很香么?这个时候装大头,果然是个学生不知天高地厚。

    “老二,茵梦,我算是被你们玩坏了,你们给我等着。”想到景茵梦推荐了这么一个人,景三爷就想着定然是二哥想要给自己颜色瞧瞧。

    不过韩青倒是不知道景老三想这么多,他不顾龚大师的嘲讽径直走到了灵宝面前摇摇头:“你们以为这是个宝,但是实际上,他只是一件煞气极重的阴物罢了,墓主人生前确实是个修炼人士,而且有了几分成就,死了之后将自己毕生所余的修为都注入到了这个灵宝中,所以才有了刚才的异象。”

    一些天材地宝是可以吸附人体内的精华的,和以人养玉是一个道理,用人的生气滋养璞玉,灵宝也是如此,修真中人将自己的修为灌入到灵宝中成为法器很是常见,死后用来留存修为给后人也是可以。

    只是这墓主人修行的是阴气极重的功法,若非是同类功法皆是无益,甚至有可能伤身害命。

    “咦,有点门道。”听到韩青的话,龚大师鼻头耸动了一下眯着眼看向韩青。

    其余人见到韩青说的好像在理,无不惊奇,难道这小子真是个高人?

    “不管是什么阴物,但总归都是灵宝了吧。”姬三重追问。

    “说它是你们所理解的灵宝倒也没错。”韩青微微颔首,但姬三重等人还没来得及高兴韩青接着道:“只是对于你们或许”

    “或许什么?”明老板脸色一冷说道。

    “我说了这件法器是阴气极重的东西,而刚才他在施法的时候洞穴内却如沐春风,这可能么?”说着,韩青指着龚大师:“其实刚才的异象都是他的表演,这件阴物本身并没有释放出任何能量,因为他知道,若是释放出来,没有人会要这个东西了,因为你们,都会死。”

    此话一处,举座皆惊。

    “宵小休要乱讲!”龚大师一抖长袖怒目圆睁。

    到了这个时候,他也有点站不住了,本以为这小子就是个纸老虎,没想到竟有这样的眼力,正如他所说,刚才的异象都是自己催动修为所致,这阴物怎么可能给人那样的感觉?

    “明老板,苏放,我需要一个解释。”姬三重凝重的看向明老板和苏放。

    这一次古墓之行就是明老板和苏放提议的,两人说在墓中有异宝出现对人大有裨益他们才来的,但是现在看起来好像其中还有端倪。

    苏放一只手插在口袋中握紧,而明老板更是汗如雨下,一时间竟不知道说什么好。

    该怎么编?难道让他们知道这是专门为了景老三和姬三重做的局么?为的就是让他们心甘情愿的送钱顺手要了他们的命?

    景三爷也是见过无数勾心斗角的人物,已经渐渐明了其中缘由,直直的看着两人。

    “做个套让你们跳进去而已,钱多脑子少,还差点就被他们得逞了。”韩青在一旁挂着笑意说。

    从龚大师上去取宝开始,韩青就想通了其中的来龙去脉,只是当时他也懒得管,自己只是景茵梦邀请过来的,没有什么义务,只是他们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自己。

    他无奈站出来点明罢了。

    “当真如此?”姬三重冰冷的看向苏放。

    景三爷更是朝前走了两步,他虽然身子差,但是那股狠劲却不在任何人之下,这两步吓得明老板后退了三五步。

    龚大师紧握着双拳,满是褶皱的眼角眉梢都在抽搐,本来这一次的局只要成了,钱都是自己的,而明老板和姬三重是竞争对手,苏放和景三爷又是死对头,都是要命不缺钱的主,谁知道辛辛苦苦的准备竟然被这毛头小子给毁了,他心中怒火熊熊。

    “小子,你是不是故意的?”龚大师踏前一步咬着牙道。

    韩青从容一步:“怎么,容不得我说话?”

    在别人眼里龚大师有神鬼之能,但是在他的眼里却不够塞牙缝的,不过回来之后还没有和真正的修行之人交过手,之前的管狼充其量只能算是武道入门,实在无趣,这个龚大师还是要强上一些,韩青还是有点兴趣的。

    “苏放!怎么!你的人你都管不住了?难道你不想走出杭城了么?”景三爷掷地有声。

    苏放身子一颤,再看向姬三重,后者显然也被激怒了。

    这里是杭城不是他宁市,在这里和景老三作对没有好果子吃的,更何况还有一个姬三重,不过转念一想苏放就躲到了龚大师的身后。

    “在场看起来最强的就是龚大师了,有他在自己定能逃之夭夭。”

    见到苏放的行为,明老板也是赶忙躲在了龚大师的身后擦着脸上的汗。

    “哼,臭小子你断我财路,今天我就让你在这里陪葬。”

    “既然你能看出那件阴物,那你可否认出我手中的宝贝呢?”

    说着,龚大师从怀中掏出了一个银色铃铛,他随手在空中摇动了几下,诡异的铃铛声就响彻了整个墓穴。

    整个墓穴都开始颤动了起来。

    “小子!跪地求饶吧!”他猛喝一声大力催动铃铛,阴风四起无数的骷髅头出现在了空中,如同实物一般!

    到此时,大家终于明白刚才进来路上的妖风和骷髅头竟然也是龚大师所为,想来就是为了试探罗师傅的身手的。

    “怎么办”刘芳忐忑的看着眼前的一幕,终究是个女子面对这样的场景难免心慌。

    “鬼宗的白骨术”罗师傅颤抖的说。

    “这是要有大修为的人才可以施展出来的,没想到我会死在这里,也算是值当了。”

    说着,罗师傅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若是你愿意投靠我们下为我做事,我可以留你一命。”龚大师对罗师傅的态度很满意,他掌控着骷髅头得意的看向所有人,但却见角落处悠然自得的韩青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般。

    “死到临头了还在装样子?”龚大师阴讪讪的说,就是姬三重和景三爷也无语的看着韩青,人家可是能掌控这种异术的人物,这小子傻了么?

    刘芳焦急的喊着:“韩青,你还不快躲开,他真的会杀你的!”

    现在她都有点后悔了,要是知道韩青会这么目中无人,她进来的时候就应该劝说他离开的,本来挺好的一个年轻人的,背后又有景家,师妃暄也算是看对人了,但是没想到现在就要命丧黄泉了。

    只是韩青依旧不在意,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好,既然你想死,那我就成全你,今天死在这里,就算是你背景滔天,也无人知!”说着,龚大师手上捏动法诀,洞穴中的无数骷髅头伴着妖风朝着韩青飞速扑了过去!

    见到这番景象,就连城府如姬三重这样的老人都忍不住侧过头,而景三爷心中也有了几分悔意,若不是韩青,自己真有可能被苏放戏弄甚至是丧命了,可是现在,这个年轻人就要在自己面前惨死了。

    刘芳想要上去拉动韩青,但是却发现身子已经被姬三重拉住,她明白自己上去也是无济于事,只能呆呆的站在原地一脸的绝望。

    在劫难逃,这是所有人的心声。

    “要我死?”韩青终于出生了,带着嗤笑。

    “不过是几个天灵盖而已,别说是要我的命,能伤到我一根青丝算你了不起。”

    说着,韩青竟在众人的惊愕中迎着阴风上前。

    “法器容法,若是修行之人修为浅薄,法器只是摆设。”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法器都会轰然而碎,我本不屑阴气之功法”

    韩青手掌翻动,猛地一抬。

    “但也罢了,今天就让你看看什么叫做阴宗施法!”

    在一片窒息中,韩青嘴角微开:

    “阴灵,起!”

    登时间,鬼哭狼嚎,地动穴摇,满是寒风!

    他手握幻化的白骨棒,举手投足间宛若幽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