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小口阵。

    韩青的指尖不断有灵气汇聚,在地上形成了一个有一个的方框,随着灵气的波动如同水纹一样一圈圈的向外面散去。

    小口阵,这是韩青正在建造的阵法名称。

    其实炼制一品上级丹药对于韩青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以他现在的修为,勉强依旧能够炼制二品中级的丹药,只是金乌丹最是适合现在柳眉的情况。

    但是要说轻松,也不轻松。

    原因就是韩青没有炼制丹药的工具。

    修炼有功法。

    锻造有锻造术。

    但是对于炼丹来说,最重要的就是丹炉了。

    可惜韩青没有,他只能依靠阵法来创造丹炉的作用,狸猫换太子,好在金乌丹品级不算太高,阵法也能起到作用。

    “高的不说,若是我有一鼎二品的丹炉,炼制这两枚丹药只需要一天的功夫就可以了,唉。”

    不管怎么说,韩青还是有些遗憾。

    记得前一世自己曾今有过九品丹炉现在想想,真是不可同日而语啊。

    “也不知道地球上还有没有带品级的丹炉,不过三十三天宫既然有锻造术,难免灵寂洞会有丹炉呢”

    这样一想,韩青瞬间有了别的想法。

    “我一直嫌自己现在的修炼速度慢,无非就是因为地球上的灵气实在不够用,但若是有源源不断的丹药维持的话,也许可以弥补”

    之前韩青也炼制过一些丹药,回灵丹啊等等,但是那些丹药充其量只能充沛一下灵气,但是真想对修为有跨越式的帮助,还是需要高品阶的丹药。

    “灵寂洞,既然你自己送上门来,无论如何我都要搞定你们”

    韩青淡淡一笑,不再多想,聚精会神开始炼丹。

    小口阵顾名思义。

    阵法为口字型,汇聚灵气之意。

    虽然阵法简单,但是配合黄山不错的灵气资源,再加上韩青的炼丹实力,炼制金乌丹问题不大。

    金乌丹,一品上级丹药,韩青目前不知道地球上的炼丹实力到了什么境界,但是一般来说,三千世界的炼丹大师最多也就是到七品而已,八品以上的炼丹师可遇而不可求,更别说帝品炼丹师了。

    曾经韩青认为,数遍整个三千世界,也未必有一个帝品炼丹师,而韩青自己也不觉当时的自己可以突破九品。

    帝丹,已经不是人可以炼制的了。

    是丹应天命自生。

    当然,理论上来说炼丹师实力到了九品,还有有可能突破到帝丹境界的。

    “在地球上我还没有见过好的丹药,那回灵丹就已经让不少人吃惊了,而回灵丹充其量只能算是一品下级丹药,而自己给白志明炼的丹其实也是一品下级,只是相对回灵丹来说更加强悍一点,逼近中级。”

    “这一次的乌金丹,直接就是一品上级,要是传出去,怕是要被抢疯了。”

    韩青笑着摇摇头。

    “形炉!”

    手在空中画了一个半圆,之间小口阵精光大盛,在韩青的面前幻化成了一个小型的火炉,里面还燃烧着青色的火焰。

    “起!”

    再喝一声,放在一旁的药材悬浮起来,朝着幻化而成的丹炉飞去。

    “第一步就是淬炼药材,将几种药材一一淬炼,不同的药材需要的火候不同,所以还需要细细打磨。”

    这里,就体现出阵法和丹炉的差距了。

    如果此时韩青能有一个二品丹炉,那么根本就不需要一个一个药材去淬炼,直接可以全部灌进丹炉中,丹炉本身会依照不同的药性进行不同的淬炼,省去韩青盯着掌控的功夫,有这时间,韩青可以直接开始下一步同时进行。

    炉火燃烧。

    淬炼药材就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而这一开始,就是星月转移,月升日落。

    不知不觉,半个月的时间就过去了。

    柳眉坐在第一宫,下面还坐着十几个人,都是女人,年纪有和柳眉相仿的,也有几位老者,相同的是,此刻她们都是面容严肃。

    “柳眉啊,身子好点了么?”

    说话的是一位老者,看起来年纪和之前的郑老相仿,差不多有七十左右了,此刻她沧桑的面容正面带焦色的看着柳眉。

    柳眉微微一笑:“师叔,不用担心我,伤已经止住了。”

    老者还是摇摇头叹息了一声:“那个男人可靠么?萧长空的毒可不是一般人能解的他还那么年轻,我们还是再想想别的办法吧,这一次我北上也联系了不少势力,说不定有人可以呢”

    柳眉摆摆手:“师叔,没事的,我相信韩先生,而且再说了,现在我们三十三天宫和灵寂洞大战在即,谁还愿意趟这趟浑水呢?”

    柳眉这么一说,师叔也是无奈的低下了头。

    是啊,柳眉重伤的消息风一样的传了出去,肯定是萧长空放出去的,作为江南数一数二的大宗门,整个华夏不少势力都盯着三十三天宫呢。

    她强盛的时候无人敢惹,但是当强者落难的时候,落井下石的人可绝对不在少数。

    “二长老,各友宗来的怎么样了?”

    柳眉转眼看向坐在自己左手边第一人道。

    这女子年纪和柳眉差不多,气质也有几分相似,正是三十三天宫仅次于柳眉的二长老,原本她也在外面游历,得知了消息之后立马就回来了。

    “宫主,不妙啊。”

    她皱着眉头:“邀请函已经发下去了,但是他们都已经知道了你受伤的消息,现在灵寂洞也放出话来两个月后要来和我们决战,他们都不愿意冒这个险想要坐山观虎斗,然后再走下一步呢”

    听到二长老的话,柳眉闭上了眼睛,脸上有几分杀气。

    “这些家伙往日里我们三十三天宫都没少给恩惠,现在出了事情了,马上就翻脸不认人了是吧可恨我现在修为损伤,否则我一定让他们好看!”

    柳眉心中焦急,灵寂洞两个月后来战,若是三十三天宫平日里那些衍生势力能够前来相助的话,也是不小的助力,单单西江省两个宗门就有两个宗师高手,平日里他们宗门的兵器都是三十三天宫帮忙炼制的,而其他地方的宗门三十三天宫也一直都有照顾,若是这些人都能来的话,在家各地分宫的精英,虽然主宫遭受了重创,但也不是没有一战之力。

    可是,现在知道了自己这个宫主受伤的消息之后,竟无一人来!

    人心啊!

    柳眉历经沧桑,但是到了这一刻,还是体会到了世态炎凉。

    有些交情,数十年不如一日。

    不知不觉的,柳眉想起了此刻还在丹宫中无声无息的韩青。

    “只有他还在”

    低下头,柳眉心中不知在想些什么。

    其余长老也没有什么办法,叹息声一阵阵的,整个第一宫一片压抑。

    这个时候,宫外突然有弟子来报。

    “宫主,有人来了。”

    哗!

    “可是我们的客卿宗门?”

    柳眉惊喜的说。

    那弟子摇摇头:“不是并不在我们邀请名单之上不过,他们说他们也是来帮忙的,愿意和我们三十三宫共患难。”

    柳眉一愣,整个第一宫都一阵不解。

    不在邀请名单上?

    那名单上但凡和三十三天宫有些交情的,柳眉都邀请了,如果不在名单上,那就证明平时并没有什么交集。

    有恩情的尚且不愿意来,没有交情的又怎会雪中送炭?

    “何宗何门?”

    柳眉疑惑问道。

    女弟子道:

    “浙南白宗,路家,以及浙省七宗二十四门求见。”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