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真的吗?”

    柳眉猛的转过身。

    哗啦。

    因为激动,披在身上的薄衣滑落。

    韩青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直直的看到了一切。

    春光满面,好似无限柔情,那娇嫩的肌肤吹弹可破,尤其是那颤动的两抹高耸的山峰更是惊心动魄。

    杨柳细腰身姿曼妙,处处都是如此玲珑有致,她的每一处肌肤,都是那么的恰到好处,如同熟透的蜜桃一样人,让人止不住的渴望。

    韩青也是男人。

    他不是修佛之人清心寡欲,他只是一个追求本心的人,自然会有人本心的念想。

    他心跳加速了。

    砰砰砰的跳。

    一方面是柳眉近乎完美的身材冲击,另一方面则是,紧张

    “啊!”

    柳眉尖叫出声,但是随即又闭上了嘴,脸上像是红苹果一样,娇艳欲滴,她急忙将薄衣重新披在身上,但是那一抹泄露的风光却已经被人欣赏。

    “你!你!”

    柳眉指着韩青,气不打一处来。

    “你怎么不闭上眼”

    说到最后,眼泪又一次在她眼眶打转。

    韩青一阵无奈:“宫主你为什么不反思自己为何不披好衣衫呢”

    “我我我”

    柳眉被韩青问的一阵气结,不知道说什么好。

    韩青干咳了一声:“柳宫主放心,今日之事,我不会告诉任何人,我就当什么都没看到”

    这话,只能强行抚平心知肚明的尴尬了。

    柳眉毕竟不是一般人,虽然这种情况也是第一次遇到,但是很快就镇定了下来,脸上再一次恢复了那种冰山的姿态。

    “先生真的能救柳眉吗?”

    她低声道。

    韩青感叹这个女人简直就是百变天后,不敢相信刚才那慌张羞涩的女人也是她。

    “需要一些药材,想要化解这种毒,必须是最顶级的药材,我需要将宫主的经脉滋养,没有大量的灵气是不可能的,而且修复了经脉之后,还需要排毒。”

    “不应该是先排毒么?”

    柳眉诧异。

    韩青摇摇头:“一般情况下是这样,但是萧长空这毒太过霸道,想要先排毒,必然会加倍损伤宫主的经脉,到时候毒液四蹿,难保会不会进入到宫主体内其他地方,到时候就真是麻烦了,只要还在经脉中,我们就可以将它排干净,所以需要先巩固经脉,然后一举排毒。”

    柳眉沉吟了一下点点头:“先生需要哪些药材,虽然我三十三天宫炼丹不行,但是要些药材还是没有问题的。”

    听到柳眉的话,韩青沉吟了一下说出了几种药材的名字。

    柳眉脸色一紧,韩青说的这些药材她也听说过,几乎各个都是顶级的药材,往日里就算是三十三天宫想要凑齐都不容易,现在却突然一下子全要

    “这只是一部分,我要炼制两枚丹药,一枚帮你修复经络和排毒,另外一枚”

    韩青沉默了一下。

    “另外一枚?有何用呢?”

    柳眉出声问道。

    韩青微微一笑:“我要帮你修为精进。”

    修为精进?

    柳眉大吃一惊:“先生,我的修为你可知道到了什么地步?”

    韩青微微点头:“虽不能完全看透,但也能略知一二。”

    柳眉笑了笑:“先生,我知道你是奇才,锻造炼丹样样精通,但是到了我这一层境界,想要精进不是简单的事情,非是最顶级的丹药不可,就算是那萧长空炼丹之术出神入化,他都未必能炼制出一枚提升他修为的丹药,恕我直言,我不觉得先生的炼丹之术在萧长空之上。”

    外面是漆黑的夜,泉宫中是受伤的人,烛光在摇曳,一切都那么的朦胧。

    “行不行一试便知,说不定因祸得福呢?”

    韩青笑了笑:“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而且柳宫主,我也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那株三魂草,我想用丹药来换。”

    韩青轻声道。

    三魂草?

    柳眉沉吟了一下:“先生若是能帮我巩固经络再排毒,对我已经是大恩,那株三魂草算得了什么,而且先生若真是还能炼制出提升我修为的丹药,我三十三天宫必定还有重谢。”

    韩青摇摇头:“重谢就不需要了,那三魂草我可能有些用处,提前跟宫主说一声而已,而且想来宫主之所以要那三魂草也是为了修为精进吧,既然我说了能够帮你炼制丹药,那三魂草不要也罢。”

    柳眉点点头,肩头的伤痛还在一阵阵的传来,她的琼鼻再一次渗出细密的香汗。

    “如果先生能帮我恢复再精进,那灵寂洞就算是打上门了我们也不怕。”

    得到了韩青的保证,柳眉重新燃起了希望。

    “不不不。”

    可是这希望刚刚点燃,韩青就浇灭了。

    “以我现在的修为,想要炼制那两枚丹药至少需要一个月的时间,而宫主想要消化掉两枚丹药的功效,则至少需要三个月的时间”

    韩青看着柳眉严肃道:“也就是说,等灵寂洞来的时候,宫主应该还在闭关才是,甚至,尚未恢复完全,更别说精进了。”

    一句话,柳眉的脸色再一次如死灰。

    “先生,没有别的办法了么?”

    韩青摇摇头:“这已经是极限了。”

    嘶

    柳眉肩膀一阵颤动,伤口又是丝丝血液蔓延,韩青叹息了一声将手放在了柳眉香肩的伤口上。

    “嘤”

    柳眉娇喘一声,脸色瞬间羞红的看着韩青,不知道他想要做什么,但是刚才被他摸着背好歹还有衣衫,现在他直接摸上了自己的伤口这么多年来,自己的身体第一次,被男人亲密接触。

    “痛”

    她忍不住的轻呼出声,自己都不知道为何,她会说痛这个字了。

    “我这是怎么了?”

    她在心中疑惑。

    肩头,一阵温暖传来,柳眉惊讶的抬头看向韩青:“这这不是灵气?”

    韩青闭着眼睛沉默了一会才点点头:“精气。”

    “精气?”

    “精气!”

    柳眉眼中露出震撼,但是韩青对她摇摇头:“安静。”

    柳眉这才压住心中的惊讶,从伤口处传来的暖流好像滋润她干枯的沧海桑田一样,是那么的舒服,原本的疼痛也开始渐渐消散,这种神奇的感觉柳眉从未感受过。

    “难道你是修真之人”

    她看着眼前闭着眼睛的男人,两人面对面不过两个拳头的距离,仿佛彼此的鼻息都能感受到,柳眉难以形容此时自己的心情。

    紧张,忐忑,甚至还有羞涩和迷离,夹杂着她自己都不能理解的淡淡情意

    但是更多的却是对韩青身份的震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