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雾气升腾,韩青看着泉池中的女子,脸上并没有丝毫的非分之想。

    但是柳眉可不管这些。

    孤男寡女,温泉池,这些暧昧的名词就注定此时的场景多么的旖旎,柳眉心头猛跳,仿佛肩头的痛楚都没有那么的明显了。

    “你中毒了。”

    韩青再一次说道。

    柳眉深吸一口气躲在泉水中:“你你怎么能不打招呼就进来”

    此时,这个曾经那么霸气百变的女人终于露出了她小女人的一面,但是韩青并不关心这些,他之所以进来,是因为感受到了柳眉的痛楚,而在外面的时候,他就已经探出神识想要了解一下泉宫里面的情况。

    情况让他吃惊。

    柳眉附近竟然没有丝毫她的灵气,也就是说,她完全是不设防的状态。

    这么警惕的女人,怎么会在这种时刻放松警惕,而且自己进来她都不知道,可见她被那一刺伤的有多重。

    “柳宫主,若是我不进来,我怕就来不及了。”韩青叹息了一声。

    柳眉也安静了下来。

    哗啦啦。

    泉水还在不断冒着泡,两个人都不说话,湿润的水气让空气变得温暖潮湿,如同此时的氛围一样,痛痛的暖意。

    “我没想到,她竟然这么狠毒,也怪我这些年太大意了,竟然没有注意到她的变化,而且当时我的注意力完全在萧长空身上,没有想到她竟然突施冷箭,也没想到老五竟然也”

    说着,柳眉叹息了一声,脸上有几分苦涩。

    最痛苦的背叛,莫过于一起成长的人。

    这种背叛,让人怀疑感情。

    韩青摇摇头,他能够体会柳眉此时的心情,最能体会,也许这时间,没人比他更能体会背叛的痛苦了。

    自己有今天,不就是因为背叛么?

    自己失去的,远不是柳眉能够理解的,可是,韩青依旧看开了,遭遇了背叛,最好的反击就是再一次夺回来。

    让背叛之人知道,他的选择,是多么的愚昧。

    “穿上吧。”

    韩青松开披在身上的薄衣,一抖落在了泉池中,慢慢漂到了柳眉的身旁。

    “干什么?”

    柳眉警惕到说。

    韩青撇撇嘴:“穿上之后上来,我给你疗伤。”

    “你给我疗伤?”柳眉眉头一皱,脸上有几分诧异。

    她自己也知道自己应当是中毒了,一次又一次的尝试凝聚灵气,不仅没有用,甚至从灵泉中吸引的灵气到了体内也会消散,然后从伤口位置流出。

    “那剑上有毒,而且不是一般的毒,炼丹之人自然最懂毒,他们知道什么药材对人最好,也就知道什么药材对人最致命,想来萧长空为了暗杀你,这毒不知道炼了多久了,也就是你修为高深,否则当场毙命都有可能。”

    韩青低声道。

    “你能解?”

    听完韩青的话,柳眉反问。

    这是她这辈子第一次,和如此暧昧的场合单独和一个男人在一起,而且,自己还赤身**的泡在泉池中

    韩青低着头转过身背对柳眉:“试试才知道。”

    柳眉看着这道背影,犹豫万分,但是想到三十三天宫如今面对的为难,她还是一狠心从池中走了上来,曼妙的身躯能让天下男人垂涎,她羞红着脸将韩青给她的薄衣披上,虽然宽松,但是依旧不能掩盖她姣好的身材。

    “好了”

    身后传来柳眉低的不能再低的声音。

    韩青转过身来。

    就是他,心头都猛的一跳。

    这女人,真的是尤物啊。

    深吸一口气,柳眉也感受到了韩青一瞬间的变化,双腿本能的夹紧

    “宫主,请。”

    韩青伸手示意柳眉在池边坐下,柳眉点点头,韩青也坐在了她的身后。

    “放松。”

    感受到柳眉紧绷的身体,韩青无奈的提醒。

    柳眉尴尬的嗯了一声,然后勉为其难的放松了自己的身体,韩青这才缓缓将他的手搭在了柳眉的背上。

    这一接触,两个人都是心神一荡,柳眉更是整个身子都蔓延了一抹羞红袭上了裸露在外的肩头,看的韩青心跳猛的加速。

    “咳咳。”

    他干咳两声闭上了眼睛,不再看这让人无法不想入非非的场景。

    感受到身后韩青安静了下来,柳眉的睫毛颤抖着,努力的维持着自己的心境不受到波动。

    哗啦啦,泉水不停跳动。

    “这”

    许久,身后的韩青传来身影。

    “怎么了?”

    柳眉急忙问道。

    韩青终于将手收了回来,脸色凝重。

    “吞噬之毒。”

    “吞噬之毒?”

    韩青点点头:“这种毒是双面性的,在中毒者中毒的一瞬间会爆发一次,将中毒者的经脉进行短时间的破坏,若是中毒者修为不高,甚至可能当场毙命,就算是扛下来,这种毒也会将霸道之力转换成绵绵之力,不断侵袭着中毒者的奇经八脉,随着时间的延长,吞噬中毒者的每一寸经络和修为,直到中毒者毫无修为,变成废人为止。”

    说着,韩青面色深沉的看向柳眉的背影:“而且在这期间,因为中毒者经脉受损,是没有办法凝聚灵气的,不能凝聚灵气,自然就不能修复受损的经脉,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修为一点点丧失,却无能为力。”

    说到最后,韩青叹息了一声。

    “怪不得那萧长空要给我两个月时间呢”

    柳眉低声呢喃,脸上都是懊悔。

    “是不是两个月之后,按照这毒素蔓延的速度,我已经是废人了,那个时候,取我性命岂不是易如反掌?”

    “是。”

    韩青默默道。

    “此人好狠的心思啊为了这一天,他真是计划的天衣无缝啊。”

    柳眉眼中流露了一丝绝望。

    她三十三天宫不比灵寂洞,乃是锻造宗门,对于丹药的了解甚少,就算是宫主柳眉,也只是略懂炼丹之术,想要依靠这点实力去破解萧长空精心炼制的毒药,根本不可能。

    而柳眉自己尚且不行,更别说其他人了,就算是和三十三天宫交好的宗门,也没有刻意和萧长空炼丹实力相比的存在。

    “萧长空可是炼丹宗师这毒我该如何解”

    柳眉低声呢喃,语气中已经有了几分泄气。

    “两个月之后,灵寂洞就会来犯若是我不能恢复后果不堪设想”

    无声无息,柳眉喉头蠕动,心中柔软的地方释放,她再坚强,也是一个女人,经历的再多,也无法一个人体会这么大的绝望。

    “难道先辈的基业真要毁在我的手上吗我不想做这个罪人啊”

    柳眉,落泪了。

    一滴滴晶莹的泪水在这个曾经那么坚强的女人眼中滑落,她将头深深的埋在自己的双腿间,像是一只手上的小鹿,如此无助。

    这一刻,在泉宫,在所有三十三天宫之人都不知道的角落,她们的宫主,露出了不为人知的脆弱。

    就在柳眉浑浑噩噩的时候,身后的韩青突然轻声道:

    “也许,我可以试试。”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