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夜凉如水。

    三十三天宫灯火通明。

    没有人能入睡,此刻的三十三天宫,灯光掩饰不住百年来最黑暗的时光。

    到处都是悲伤的情绪,每一个院落中,都有人或低头或望月,或直直的看着前方,数不尽的漆黑。

    丹霞峰上,是美,但这美,让人心伤。

    韩青站在客宫,俯视着下面,一片璀璨烛光,以他之目力,能够看到三十多座院落中,尽是踌躇的人儿。

    “你说,师父能恢复吗?”

    韩青眼睛滑向不远处,那是第六宫的位置,此刻,黄灵儿珍珑和三凤三人坐在大树下,石凳上是她们的晚餐,但是没有人碰,此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月色,让她们的脸色更加苍白。

    黄灵儿低着头,脸色如雪:“师父说了,两个月的时间她能恢复,只要师父能恢复,咱们天宫还是原来的天宫,灵寂洞不敢拿我们怎样的。”

    珍珑也是点点头:“我们有灵泉,师父只要在灵泉中恢复就可以,以前我们天宫也不是没有遇上过事,灵泉都会供重伤之人使用,这一次师父肯定也可以的。”

    听到灵泉,三凤也安稳了许多。

    “是呀,我们还有灵泉,以师父的实力,只要多吸收一些灵泉之力,一定可以恢复的,到时候师父恢复了,分在各地的长老们也回来了,再加上和我们交好的客卿们,灵寂洞就没有优势了。”

    三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彼此找着安慰。

    韩青回忆起之前回到宫中,柳眉醒来第一件事就是将所有弟子和长老召集在第一宫门外,当时,她换上了干净的衣服,脸色看起来也好了很多。

    甚至,面带笑容。

    “大家好好修炼,我没事,两个月时间足够我恢复了,这段时间宫中大小事务由灵儿主持,诸位长老辅助,大家好好修炼,勿慌。”

    说完,柳眉就回到了第一宫,所有弟子在长老们的主持下散去,然后自行修炼。

    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三十三天宫还是那么的安静,只是,哀伤埋在人的心底,虽然柳眉已经努力安抚,但是每一个人心里慌乱的种子已经种下。

    安静,不过是躁动的表象。

    韩青远眺连绵影峰,黄山风光美不胜收,伴着月色,散发着属于此时的味道。

    深夜。

    韩青不知道有多少人入眠,他知道,对于很多人来说,今夜无眠。

    他同样盘腿坐在床上,床靠着窗,窗外映着月。

    黄灵儿送来了一件青衣,韩青此时换上,如同翩翩书生一样,他的脸色平静如水,眼神深邃看着窗外。

    “今天那个萧长空,若是我当时和他交手”

    现在想想白天的情景,韩青还是觉得有些冒失了。

    “若是当时和他交手,我没有必胜的把握,虽然可以依靠精气和一指禅出奇制胜,但是他是炼丹师,想来后手也不少。”

    韩青脸色凝重。

    “而且,当时三十三天宫已经没有战力,自己一旦和他们交手,就是一个人群挑他们就算自己能跑掉,三十三天宫的这些女弟子绝对走不了。”

    “唉。”

    无声的叹息,韩青微微摇头。

    “还是实力,没有绝对的实力,就不能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人,还好这萧长空也是个小心谨慎的人,想来他也不想耗费太多的代价和自己缠斗,给了所谓的两个月,供他准备。”

    月色如水,韩青眼皮微垂。

    “两个月”

    他低声呢喃,脸上有几分严色。

    “两个月的时间,想要突破开光中期,还是有难度啊。”

    韩青思来想去,虽然现在自己地处黄山灵气充沛,但是两个月想要突破还是难上加难,关键就在于自己没有突破的点。

    也许灵气依靠自己的海纳百川,甚至韩青可以让白宗将玉阙送来,足够自己突破的准备,但是没有爆点,他也不知道突破和灵寂洞那个先来。

    “而且”

    想着,韩青眉头又皱在了一起。

    “而且就算是突破到开光后期,也难保那萧长空这段时间不会精进,他既然拖后两个月,自然也是要准备的更好”

    “实力啊实力!我还是太慢了啊!”

    韩青感慨,殊不知若是别人知道他的进度,定然会瞠目结舌,一年多的时间,他从筑基初期到现在的开光中期,已经足够恐怖,可是在经历了数万年风雨的韩青看来,依旧太慢了。

    “区区一个灵寂洞竟然让我为难,若是我重生的消息被三千世界那几个家伙知道,那我岂不是毫无还手之力?”

    想到前世让自己陨落的那些人,韩青的心就难以抑制的躁动了起来。

    “现在的我,恐怕他们随手就能捏死千千万万个吧。”

    “到了那个境界,转换时空之力对他们来说轻而易举,趁着现在我还没有被发现,我必须最快的提升实力”

    咣当。

    山间的风要比城里的风更加大一些,韩青旁边的窗户不断晃动击打着墙面,韩青摇摇头准备将窗户关上。

    “恩?”

    正准备关窗,韩青看到了下面的泉宫灯火通明,而真正吸引韩青的不是这灯火,而是隐隐传来的呻吟声。

    “嘤”

    那是痛呼的娇喘,能听得出来,她在压抑着自己,但越是压抑,越能感受到这她的痛楚。

    雾气阵阵从泉宫庭院中升腾而起,韩青眼神闪烁,迟疑了一下最终从床上起身,披了一件薄衣,关上门,他朝着下面的泉宫默默走去。

    血水还在蔓延。

    柳眉的眼中有几分焦急和灰暗。

    她已经努力了很久,试图想要封住自己肩部被刺穿的筋脉,可是一点效果都不见,殷红的鲜血还在蔓延,从泉池中吸入体内的灵气丝毫没有凝聚的态势,伴随着伤口,一点点溢出。

    “啊”

    一阵刺痛,从肩部传到了胸口,柳眉忍不住的痛呼出声。

    额头上,不知是水雾还是细密的汗珠,娇唇微喘,裸露在泉水外的一抹香肩颤抖着,那伤口泛着一抹血色柔情,在这湿润的泉宫中,荡漾着一抹痛的春色。

    “别进来!”

    突然,柳眉俏脸微变赶忙用手挡住自己胸前的两只玉兔,一脸惊慌失措的看着雾气掩映下的大门方向。

    “你中毒了。”

    男人的声音传来,韩青从雾气中浮现,脸上挂着一抹忧色。

    “你你别看!”

    柳眉则完全无视了韩青的话,将身子都浸泡在泉水中,只露出一个俏丽容颜檀口微张声音颤抖的说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