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风萧萧兮易水寒,

    韩青一言,重如山。

    他削瘦的身影就这样站在那里,一个人,面对着灵寂洞所有人,没有一点退让,迎风而立,傲气万千。

    柳眉看着远处的这个男子,一时间心头百感交集,但是她没有注意到的是,一股暖意,让她冰封数十年的心,渐渐有了融化的迹象。

    沉默。

    整个花之谷一片沉默。

    萧长空冰冷的看着韩青,心中有数不尽的愤怒,但是他却不敢轻易动手。

    “这小子能够随手斩杀五长老,实力绝对不一般,就算是我也没有必胜的把握”

    这样想着,萧长空有些退让了。

    不是他怕,而是他想要兵不血刃的拿下三十三天宫,突然出现的韩青打乱了他的计划,自己现在虽然有把握将他斩杀在这里,但是那样和自己与柳眉硬拼有什么区别?

    “我那颗白凤丹马上就要炼成了,只要服下那枚丹药,给我两个月的时间,我就有希望突破现在的境界,到时候对付这小子肯定是手到擒来,没有必要逞一时之勇,浪费更多的精力。”

    暗暗点头,萧长空心中有了计划。

    “洞主,杀了她们吧,这个小鬼头不是你的对手。”

    玉漱躲在萧长空的怀里阴狠的说,原本百媚生的面容此时如同魔女一般。

    她只想三十三天宫马上灭绝,否则她就不能安稳,她背叛了天宫,天宫一天不灭,她就不可能轻松。

    但是萧长空却摸了摸她的脸蛋:“小宝贝,不要着急,我自有办法,到时候定要让三十三天宫不复存在。”

    说着,他看向远处韩青。

    “小子,为了显示我灵寂洞的大度,今日我可以饶你们性命。”

    “不过。”

    他话锋突然一转:“柳宫主已经失去了民心,看看玉漱,再看看你们的五长老,都是因为不堪这柳宫主的暴政才投奔于我,今天我虽然能饶你们一命,但是有一个条件你们不答应也得答应。”

    “什么条件”

    柳眉挣扎着坐起来。

    她现在只有一个年头,保住这些孩子的性命,她知道韩青强,但是她也知道韩青一个人绝不可能战胜整个灵寂洞。

    柳眉平日里虽然霸气,但不代表她傻。

    “花之谷,归我们,还有你们的灵泉,我要将它引向我灵寂洞,只要你们答应了我这两个条件,我可以让你们苟延残喘。”

    萧长空说出了他的贪婪。

    柳眉脸色骤变:“你痴心妄想!”

    “啧啧,柳眉,看来你还是没有看清眼前的形势啊,现在,是你能说了算的么?你真以为这个小子可以护住你们天宫,不要异想天开了,花之谷给我,灵泉给我,至少你们三十三天宫的命还在,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这是我给你们最大的恩赐了。”

    萧长空扭扭脖子,故作大度。

    “你休想灵泉乃是我三十三天宫修炼之本,而这花之谷百年来都是你我两家共享,想要夺走这两样,等于要了我天宫的根,我天宫虽然被那个贱人反戈一击,但是丫头们绝不会将先辈的基业拱手让人!”

    说着,柳眉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不要以为我们是女儿身就任由你们摆布。”

    “想要毁我天宫,就要从我们的尸体上踏过去!”

    “对!”

    “师父!我们都在!”

    “三十三天宫,永不低头!”

    弟子们纷纷围拢在柳眉的身旁。

    韩青心头暗叹,三十三天宫虽然都是女流,但是巾帼不让须眉,每一个都是女中豪杰。

    “我说过,只要有我在,你绝不可能伤害她们。”

    韩青眼神眺望,坚定的说。

    萧长空冷笑了一声摇摇头:“既如此,那就不要怪我辣手摧花了,为了显示我最后的仁慈,我灵寂洞愿意给你们两个月的时间考虑,到时候若是你们识相,就退出花之谷,自己将灵泉地灵引到我们炼丹峰,还有”

    他冷冷一笑看向韩青“把这个男人绑好了送到我洞府。”

    “如若不从,两个月后,我灵寂洞将会血洗你三十三宫!”

    说完,萧长空鄙夷的看了一眼三十三宫之人,转身离去。

    三长老一脸的阴狠,她怨恨的看着柳眉,心中可惜刚才自己一剑没能刺中她的胸口,否则绝对能够要了她的性命,她就想不明白了,自己哪一点不如她,宫主之位要她来坐?

    既然自己坐不了,那她也别想坐。

    灵寂洞的人全都撤了。

    所有人终于松了一口气,纷纷围到了柳眉的身旁。

    “师父”

    “宫主”

    “宫主你好点了吗?”

    一声声关切,女孩子们各个梨花带雨,承受着难以承受的悲伤。

    柳眉心中剧痛,但是她知道,自己只要没死,就必须要稳定住这些丫头的心:“珍珑。”

    “师父。”珍珑抹着眼泪走了上来。

    “给大长老发信,回宫。”

    “还有四长老,让她将外面的事情处理好之后立刻回来,还有各地分宫的管事也回来,告诉她们能多快就多快。”

    珍珑啜泣着点点头。

    吩咐完之后,柳眉看向了站在远处的韩青:“先生。”

    韩青慢走上来。

    “刚才多谢先生出手帮我们天宫灭杀了一个叛徒,先生的恩情我天宫会铭记于心,但是徽省如今已不安稳,我天宫现在自身难保,先生还是速速离去回到浙省吧,免得被我们牵扯,毁了先生的前程,至于您的恩情,如果我天宫能躲过此劫,日后定当加倍偿还。”

    柳眉闭着眼睛说道,她不想看韩青的脸,不知为何。

    也许,是不想让他看到自己脆弱的样子吧。

    “我不走。”

    但是,韩青柔和的声音让她猛的睁开眼。

    “先生,我天宫于先生无恩,不值得先生为我宫再付出什么了”

    韩青淡淡一笑:“有没有恩情,我心中自知,宫主不要多说了,现在你有伤在身,速速回宫养伤恢复实力,虽然灵寂洞很强,但只要你恢复了实力,三十三天宫犹可一战。”

    韩青看到柳眉还想多说,直接摆摆手,一阵灵气波动包裹了柳眉的周身,一股温暖舒服的感觉袭来,柳眉终究扛不住身上的痛苦,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看到柳眉入睡,韩青沉吟了一下摆摆手:“回宫。”

    此时,三十三天宫所有人都没有了主心骨,听到韩青的话,不知为何,每个女子都像是抓住了最后的希望一样,跟在这个男人的身后,朝着丹霞峰退去。

    百年来,头一次一个男人,站在了三十三天宫的身前,带领她们回家。

    映衬着夕阳,黄灵儿看着前面踱步的背影,是那么的坚毅,虽无言,但真心自显。

    前路尘烟弥漫,三十三宫路在何方?

    不知不觉得,夕阳浮上山巅,一道道柔弱的身躯跟着这个男人,洒下了凝聚在一起的美丽影子。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