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墓穴已经被砸出了一个盗洞,里面幽暗无比,气氛更是阴森的不行,几个大佬脸色凝重,虽然都是见过世面的人,但是这地下世界显然没有来过。

    一路走来倒是没有什么新奇的地方。

    这不是韩青第一次进入墓穴,上一世为了寻找前人留下的灵宝他多次下地,也算是收获颇丰了,只是没想到这一世竟然还有这样的机会。

    走过的路可以看到洛阳铲等通用的盗墓工具,而且也看到了不少森森白骨,这个墓穴曾经被盗墓者发现过,只是无一例外都命丧在此。

    再走到里面一点,韩青看到了几具刚刚丧命的尸体。

    “那些考古专家的。”姬三重凝重的说。

    依靠现代科技,能够走到这里也算是不错了,韩青知道前路还有机关,只是多亏了这些白骨才一路能安然走到这里。

    “这是一处灵穴。”跟在姬三重身后的罗师傅低吟道停下来脚步。

    他本来就打头阵,在这诡异的地方以他为首,见到他停下众人也都不动了。

    “若是一般的墓穴,就算是机关再多,依靠现代的手段全身而退也不是难事,更何况还是专家了,只是可惜,灵穴不是他们能够触碰的存在。”罗师傅叹息了一声,然后在众人的瞩目中从口袋中掏出了一件法器。

    “到这里就要用法力对抗了,科学在这里不值一提。”

    说完,他握着法器的手猛的用力。

    呼。

    阵阵妖风从洞穴的深处吹了过来,令人叹为观止的是,在这些妖风中,分明还能看到一些虚化的骷髅头的样子,十分吓人。

    但是更加神奇的是这些妖风在快要逼近众人的时候无不消散殆尽,而这一切,都是因为罗师傅手中的那一件法器,真真妖艳的红光从中发出,幻化的骷髅头一靠近就无影无踪。

    “罗师傅法力高强,老朽佩服。”姬三重抱着拳敬重的说。

    罗师傅是他花了大钱从外面请来的一位风水师傅,姬三重也是见过世面的人,知道这墓穴绝不是寻常人物能进,现在果然如自己所料。

    就连景三爷的眼中都泛着艳羡的光芒,再瞥眼看看自己身后的韩青,心中落差更甚。

    只有龚大师依旧微眯着眼睛,似乎并不在意罗师傅的手段。

    解决了眼前的诡异之后,一行人继续前行,再没有遇上什么事情。

    “那可是宝物?”

    突然,前方的苏放惊喜的说。

    几人寻声看去,之间墓穴最深处,一个古老的棺材矗立在那里,在棺材上面则是放着一个小盒子,虽然盒子是封闭的,但是奈何里面的物件光芒太盛以至于盒子都闪着绿光。

    “果然是同道前辈的灵穴,看来这一趟不虚此行了。”罗师傅激动的说。

    听到法力高强的罗师傅这么说,姬三重和景三爷脸上都有了几分渴求。

    相传修炼中人的宝贝可以有延年益寿强身健体的作用,这些功能可不是寻常药物可以比的,姬三重如今已经八十有余,而景三爷这些年花天酒地的生活更是要了他半条命。

    如今,宝物就在眼前,两人心潮澎湃。

    “罗师傅,还请您将宝物取下,我等开开眼。”姬三重推崇的说。

    罗师傅拂了拂自己的长须傲然走上前伸出手,只是他的手还没有碰到宝物,眉头就骤然一紧,随即迅速的朝后退了几步,惊慌的看着自己的手。

    一阵青烟袅袅升起,手上竟有了几分烤焦的感觉。

    罗师傅突然遭难,众人惊魂未定。

    “韩先生,可看的出来什么?”景三爷回头询问韩青。

    虽然对韩青不抱希望,但是毕竟是自己请来的人,如今自己也只能仰赖他了,他平常对风水法术研究的很少,也不接触这一类人,但是看韩青的样子就知道和罗师傅龚大师这样的让人差距有多大了。

    “你问他能有什么用?还是请龚大师亲自出手吧!”苏放大笑着说,眼中有几分得意,似乎已经聊到罗师傅要控不住场子了。

    姬三重看了一眼罗师傅,后者无奈的点点头,姬三重随即一摆手:“还要请龚大师亲自出手将宝物取下给我们开眼了。”

    闻言,几人的目光都看向了一直闭目养神的龚大师。

    只见他眼眉轻开看了下站在一旁罗师傅,鄙夷的冷笑了一下。

    謦欬两声,他缓步走到了棺材前定定的看着那件宝物。

    “你的道行太低,这样的宝物不是你能凯觑的,只有真正的高手才能将他取下供人一睹真容。”龚大师低声道,言语间很是瞧不上罗师傅,顺便抬高了一下自己。

    韩青心中觉得好笑,这个龚大师是个好演员,本来初见宝物,韩青还以为有什么了不得,但是仔细一看,原来只是一件残存着几丝阴气的法器,这法器对于修道之人来说,尤其是修炼阴气极重的功法的人来说有点用,但是对于普通人来说却是要命的东西。

    这样的东西竟然让这些富豪们趋之若鹜,可见这其中必定有蹊跷。

    再说那龚大师,韩青早就感觉到他身上的灵气,而且是阴冷之气,想来修炼的就是阴气极重的功法,对付这样的法器自然比罗师傅可靠,但是最为关键的还是棺材中的先人,此人生前有些能耐,在死后还将自身余威和棺材结合,镇压在宝物之上,一般人想要拿走并不容易。

    不过,对于自己来说易如反掌。

    韩青只是想要继续看这个龚大师的表演。

    “急急如律令!起!”

    龚大师感受到了所有人的重视,这种感觉他很喜欢,双手抱在胸前一阵翻转,然后猛的朝宝物探去!

    嘶!

    又是一阵青烟,只是这一次龚大师并非罗师傅一样被震开,而是紧紧的握住,青烟不断,龚大师的脸上也有了几分痛楚,但是少许过后,他终于长舒一口气。

    轻轻一抬,宝物就随他而去。

    “诸位,请赏。”龚大师手掌展开,将宝物露了出来,脸上一派高人的作风。

    罗师傅已经够强大了,谁知道龚大师一出手就搞定了罗师傅都没办法的事情,众人此时对这个龚大师莫不心服口服,一旁的苏放也是得意洋洋,不时微笑的看向景三爷耀武扬威。

    姬三重看了一眼龚大师手上的宝物,那是一个圆球形状类似于珍珠的器物,只是外表看起来是墨色的带有几分阴冷。

    “罗师傅。”姬三重转头看向罗师傅。

    后者点点头走上前来,刚才自己功力不够镇不住这宝物,但是对于自己鉴赏宝物的能力他还是有自信的。

    “罗师傅是风水大师,对于法器的研究更是高超,在邻省都有威名,只要是宝物,难逃他的法眼。”姬三重笑着说,缓解了一下罗师傅刚才出丑的尴尬,毕竟罗师傅在圈子里闻名靠的是那双慧眼,而不是他的修为。

    姬老这么一说,在场的几人纷纷点头,就算刚才罗师傅丢丑了,但是之前破解妖风依旧给他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只是前面的苏放却不同意了,他斜眼看了下罗师傅:“哼,跳梁小丑而已,在龚大师面前算什么东西?”

    苏放这话一出口,大家一阵色变,罗师傅虽然不如龚大师,但也是高手,更何况背后金主还是姬三重,看来苏放是真的狂放。

    罗师傅心情不悦,在风水圈这么多年,他从未有过这样的羞辱,当下也不再看法宝一眼,反正刚才随意看了下也确实看不出什么门道来:“既然如此,那不如请龚大师直接为我们开眼吧。”

    那龚大师自从将宝物取出之后就立在一侧,听到罗师傅的话眯着眼睛叱笑了一下,那神态气的罗师傅脸色通红。

    “算你知难而退,你那点修为实在上不了台面。”

    龚大师从始至终都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在场的哪一个不是浙省顶级的大佬,本就心中不爽,再加上个苏放在一旁不断叫嚣,心中更是愤慨。

    只有罗师傅不动声色,接二连三的被嘲讽让他对龚大师已经习以为常,刚才他观摩了一下这个灵宝,自己虽然修为不在龚大师之上,但是他不相信眼光也在他之下,毕竟自己行走江湖靠的就是这双眼睛。

    不理会众人的不爽,龚大师自顾自的走到了灵宝面前凝视着这间灵宝,过了片刻只见他双手平摊,袖口竟然开始无风自动!而又是少许之后,整个墓穴开始刮起风来,甚至是墓顶都有所松动。

    “鬼宗高人!”见到这番景象,一旁的罗师傅脸色大变。

    “嘿!”龚大师低吟一声,洞穴的风开始汇聚,少顷之后凝集成一股力量,朝着灵宝冲击而去!

    却见那圆形灵宝一阵颤动,真真绿光开始绽放,整个洞穴内突然明媚如春,舒爽宜人。

    “奇宝!绝对是奇宝!”姬三重激动的说,嘴唇都有点哆嗦。

    景三爷更是兴奋,这一阵春风般的感觉让他的身体有一种异样的感觉,就像是灵丹妙药入体一样舒畅。

    两人看向这宝贝的眼神更加贪婪了,而一旁的明老板看到这一幕不动声色的露出了一抹狡黠的笑。

    见到几人的反应,龚大师冷笑了一下,似有得逞之意,他反手一挥,长袍收起,风声散去,而那件宝贝则抖动了几下之后也恢复了平静。

    “明白什么叫做大师了么?”苏放得志的说。

    在场的几人看向苏放和龚大师的眼神都变了,之前的平起平坐已经隐隐被打破,在场似乎已经以苏放和龚大师为首了。

    和龚大师神乎其神的法术比起来,罗师傅微不足道。

    “是我眼拙了,竟然没有看出来阁下是鬼宗高人,我自愧不如。”罗师傅走上前抱拳道,虽然丢了人,但是面对鬼宗的高手,这人也不算丢。

    龚大师眼睛轻轻抬了一下:“没想到你还知道鬼宗,也算是有点见识了。”

    罗师傅连连摆手然后退了下去,鬼宗也算是有门面的宗门了,自己这样的小角色确实没法比,想想这一趟出师不利,罗师傅心中就无奈。

    韩青的眼神却不同了。

    “阴气这么重,看来真的是修炼中人。”

    “虽然有卖弄的嫌疑,但是确实有点实力,按照修真的来算,他也算是摸到筑基的门槛了,不过在地球上应该已经是不错了。”

    见到龚大师的手段之后,韩青还是有点惊讶的,毕竟他没有想到地球竟然还有这种功法,看来虽然灵气和修真一途已经逐渐枯竭,但是毕竟当年衍生过无数功法,流传至今的还是不少的。

    不过就算是他拥有了所谓的筑基实力,韩青也完全不放在眼里,修炼的功法至关重要,且不说龚大师修炼的是最低级的功法,就算是有高级功法,对于修炼的理解也是完全不同的。

    韩青顶天立地的三千世界天尊,星球都是弹指间灰飞烟灭,一个龚大师,算什么?

    “不过也算是有点收货了,地球也不是想想中的那么无聊,说不定还是会有点小成的人的。”

    虽然不足挂齿,但是聊胜于无嘛。

    只是身旁的景三爷此时脸色铁青,苏放是他这么多年的死对头,这一次寻宝本来想着他也找不到什么人的,没想到竟然有龚大师这样的人物,再看看自己,一个学生,想想都要吐血,看来这宝贝自己想要得到不容易了。

    除非花大钱,景三爷咬咬牙,做好了今天要大出血的准备。

    这个时候,一直在一旁察言观色的明老板出声了:“既然大家都已经见识到了宝贝的厉害,那咱们还是老规矩,价高者得。”

    话音刚落,他随口道:“五百万。”

    姬三重看了看宝物张口就来:“一千万。”

    “两千万。”明老板毫不示弱。

    苏放大笑了三声:“明老板,姬老,我出三千万,这宝贝就不要跟我挣了吧?”

    三千万!

    在这墓穴之中,几位大佬谈笑间就是几千万的数字,只是为了一个宝贝,要是外面的人听到了怕是要惊掉下巴了。

    明老板看到这个势头,心中有几分紧张,苏放一下子将价格提到了三千万,他生怕没有人加上去了,想到这里,他不经意的看向景三爷。

    此时的景三爷脸上也有了难色,这宝物他很想要,可是三千万不是小数目了,为了一个还不知道有多大功能的宝贝甩手就是三千万,他也要考虑一下的。

    想了一会,景三爷最终还是决定出手,而就在这时,苏放大吼一声:“慢。”

    只见他挑逗的看着景三爷身后的韩青,眼中有几分捉弄的意味:“龚大师还有罗师傅都已经开眼了,却不见这位小兄弟有什么说辞,既然来了还是看看吧,也好让我们瞧瞧景三爷的人有多么厉害嘛。”

    景三爷连都绿了,这灵宝刚才已经展现了不俗,明显就是宝贝,这时候让韩青再出场摆明了就是要打自己的脸,一想这些,景三爷无话可说,心头无奈。

    其余人也是面面相觑,知道苏放这是要落景老三的面子,但是也没有人敢说什么。

    刘芳看了一眼韩青,一个服务员,就算是背后有景家,可是景家又是否愿意为了一个景三爷和苏放起冲突呢?

    怕是不会吧,倒不是说景家会怕苏放,而是这种事情,他们定是都不愿搭理。

    见到景三爷不语,苏放快活的不行,这些年一直被景老三压着,还不是怕他背后的景家,这一次有这样的机会,他倒是感谢起这个小毛孩了。

    若不是他,自己怎么能这么爽呢?

    面对着众人的不语,韩青从景三爷的背后走了出来,双手背负。

    “既然你盛情相邀,看看又何妨?”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