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一次怕是要动手啊”

    “有可能,这一次真的是他们过分了,我们天宫一直让着他们,他们倒好,不知道感恩就罢了,还不识好人心。”

    “是时候对他们动手了,那花之谷本来就不是他们的地方,整个黄山都是大家共有的,他们凭什么占据?”

    弟子们议论的声音传到了韩青的耳中,绕着山路韩青朝下面走了几步,果然就见一个庭院中几个女弟子正围拢在一起,趁着月色聊着什么。

    韩青站在庭院外的角落,她们也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这次二师姐亲自带队,怎么可能还让着他们,而且那药材听说不是一般的药材,决不能拱手让人。”

    一个穿着青色长衫的女子义愤填膺的说,身旁几个女弟子也是挥舞着秀拳跃跃欲试。

    “药材?”

    听到这话,韩青沉吟了一下。

    花之谷。

    这个地方他并没有听说过,想来应该是黄山附近不很出名的地方,亦或是像三十三天宫这样,被保护起来的地方。

    “喂,听说这一次灵寂洞那边也很强硬,好像很是想要这棵药材呢,似乎是急用。”

    “哼,灵寂洞那帮家伙就是不是急用,只要是好东西,他们什么不想自己贪了?这些年花之谷一大半的宝贝都被他们拿走了,我们三十三天宫说什么了?”

    “就是,这一次这个药材还是二师姐先发现的呢,还想抢走,什么道理吗?”

    “话说回来,二师姐亲自带队,怎么可能会怕灵寂洞的人呢?”

    有人疑惑。

    “好像是灵寂洞那边有长老亲自去了,所以就是二师姐都搞不定呢。”

    “长老?采哥药还让长老去?看来这药材绝对不一般了。”

    听着这些弟子的聊天,韩青心中有了一些头绪,应该是这个花之谷发现了一种稀有的药材,而这药材刚好灵寂洞又急需,结果被三十三天宫发现了。

    不出意外,应该是灵寂洞要强抢这个药材了。

    韩青皱了下眉头看了一眼庭院,然后默默离去。

    第二天一早,韩青从入定中睁开眼直接推门而出。

    “先生早啊。”

    柳眉的声音传来。

    韩青微微一笑:“我是听到动静了特意出来看看,宫主这是要去哪里?”

    柳眉笑了下,她身旁都是弟子和几个长老,韩青之前见到的那个奇怪的三长老也跟在柳眉的身后,看到韩青的时候她还冲着韩青抛了个媚眼。

    “宫外有些事情,我去处理一下。”

    “如果可以,不知道我可不可以一起去呢?”

    韩青出生询问。

    柳眉犹豫了一下,和身后两个长老商量了一下,最终转过头来:“先生,这一次可不是什么好事情哦,你确定要跟着我们去吗?”

    韩青点点头。

    柳眉一笑:“那先生请把。”

    说完,她率先离去,三长老看了韩青一眼勾了勾手:“先生,走吧。”

    韩青整理了一下衣衫赶忙跟了上去。

    柳眉没有带多少人,除了三长老还有一位五长老,剩下的就是两三弟子,黄灵儿也在其中,想来柳眉亲自出宫,任何事情都可以迎刃而解了。

    花之谷,坐落在炼丹峰和石门峰之间,面积不但是因为上面的保护,这里游客是进不来的。

    花之谷地如其名,到处都是鲜花盛放之景,哪怕是冷冽寒冬,这里依旧是百花争艳。

    徽省地处江南,这些年南方的冬天也日渐寒冷,冬天一般只有梅花才会盛开,但是这花之谷却神奇的很,一年四季百花齐放。

    不知道的人见了定要称奇。

    但是修炼之人却知道,花之谷之所以如此神奇,原因就是花之谷北边的炼丹宗门。

    灵寂洞。

    灵寂洞和三十三天宫一样,地处徽州黄山,三十三天宫在东南方向的丹霞峰,而灵寂洞则处在炼丹峰。

    这山峰的名字和灵寂洞倒是呼应,都是炼丹。

    而这花之谷,正是因为有了灵寂洞修炼之人的滋养,才能一年四季百花盛开,而且其中很多花寻常人根本认不出来,因为这些都是灵寂洞培育出来的药材。

    但是,花之谷虽然有灵寂洞的照看,三十三天宫却也没有少出力,虽然占据的面积不大,但是也有外围将近三分之一的地方,是三十三天宫种植药材的地方,三十三天宫虽然锻造为主,但是丹药也有涉猎,这花之谷灵气充沛,时不时就会出现一些顶级的药材,而且花之谷面积不灵寂洞和三十三天宫占据的地方只是外围而已,花之谷真正的天才地宝,则都是在谷中深处。

    这一次出事,也就是在深处。

    外围有些什么丹药两家都心知肚明,但是花之谷内部两家却有规矩,一年以内,两家都只能进去两次,为的就是让深谷有足够的时间酝酿好的药材。

    此时,花之谷中,两拨人马正虎视眈眈的对峙着。

    一面全是男弟子,一面全是女弟子。

    正是灵寂洞和三十三天宫。

    而灵寂洞这边带头的是一个老者,看起来有七十多岁了,此刻的他脸上带着冷峻,盯着眼前三十三天宫的人。

    “珍丫头,你确定不将这药材给我么?我一把年纪了,不想说太多,难道你们三十三天宫的小辈就这么不懂规矩吗?”

    老人看着一群女弟子中站在最前面的女弟子说道。

    此女就是三十三天宫二师姐,柳眉的直传弟子,珍珑。

    此时的珍珑腰间配着一把宝剑,俏丽的脸蛋上满是警惕:“范师叔,这药材分明就是我们先发现的,你们这是抢。”

    三十三天宫和灵寂洞虽然有诸多纷争,但是平日里低头不见抬头见的,至少表面上双方还是相安无事的,该客套的还是会客套两句。按辈分来说,这范师叔年纪虽长,但也就差了一辈而已,叫声师叔不为过。

    “抢?”

    这范师叔冷笑了一声:“谁看见是你们先拿到的?”

    这话一出来,三十三天宫的女弟子一阵愤怒。

    “范师叔,你这就过分了。”

    “过分?”范师叔摇摇头:“珍丫头,这药材现在在你们手里,分明就是你们刚才抢走的,难道不是么?说我们抢?真正抢的是你们不是么?”

    “你!”

    老人不坏,坏的是坏人变老。

    这范师叔摆明就是这样一个人,一句话让三十三天宫的人一阵气结。

    “范师叔!你这不是睁眼说瞎话吗?”

    珍珑紧握着拳头说道。

    “睁眼说瞎话?珍珑,你目无尊长,抢我灵寂洞的药材,老朽也不想和你多说,速速交回,别逼我动手,免得落的一个欺负小辈的名声!”

    范长老脸色一寒道。

    珍珑没有丝毫的退让,虽然明知道现在敌我悬殊,但是她依旧没有一点胆怯昂着头道:“休想!”

    “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见到珍珑这个态度,范长老阴笑着朝前走了一步。

    “你敢。”

    就在这时,清冷的声音传来,回荡在谷中。

    作者噼里啪啦说:各位大大们,这个月是新书期最后一个月了,想求一次鲜花冲一次榜,这本书成绩一直不温不火,八月份新书第十名,上个月最终第八名,这个月想搏一搏,希望大家支持,让咱们合租仙尊也能有个好一点的成绩!鲜花砸过来吧!鲜花多多,更新更多!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