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锻造术,根据锻造出的武器等级而分为不同的术法。

    宝器锻造术,顾名思义就是能够锻造出宝器级别的锻造术,和修炼的功法一样,有等级之分。

    当然,真正强悍实力的锻造师到了一定级别之后,是依靠锻造书的。

    每一本锻造术,都一把顶级的神兵。

    不过,对付这个郑老,宝器下品绰绰有余了。

    韩青脑海中也有不少顶级的锻造术,一方面是因为自己现在实力不够,还施展不出来,另一方面则是之前郑老那把松石剑最多也就是法器上品,宝器下品足以。

    五道符文在空中剧烈的燃烧着,最终发生了令人惊憾的变化,只见每一张符文都幻化成了一把锻造工具,对着虚空中的绿松石碎片进行着各种各样的打磨。

    而韩青,端坐于正中,闭着眼睛用心操纵着。

    郑老说不出话了。

    而柳眉也是一脸的震惊,雍容的脸蛋有了几分潮红:“这种锻造术”

    这种锻造术,就连她都使不出来。

    “输了。”

    虽然韩青的剑还没有打磨出来,但是她们都是锻造高手,一眼就能看出孰高孰低,尤其是韩青展示了高人一等的锻造术之后,更是毫无希望了。

    “输了?”

    “这怎么可能”

    “可是,这个韩先生锻造术确实与众不同”

    “我刚才好像听到他说这是宝器锻造术?什么是宝器?”

    有弟子们议论纷纷,但是更多的弟子确实鸦雀无声,对于她们来说,三十三天宫就是锻造信仰一般的存在,现在,竟然被一个男人就这样战胜了,她们不得不信,因为宫主已经发话输了。

    “宝器”

    柳眉还在呢喃,眼神中急闪。

    “难道是修真之人才会的锻造术?”

    她的心中惊疑不定。

    “这个男人难道是修真之人?”

    “这不可能,修真之人不是已经销声匿迹了么?”

    柳眉自己低声着,没人能够听到。

    “呼。”

    就在这时,韩青松了一口气睁开了眼,空中,工具散去,符文燃烧,韩青最后吐出一道灵火,锻造来到了最后一步,成型。

    只见空中的星星点点开始汇聚,韩青同样从材料区弄来了一块精钢,简单的打磨成型之后,星星点点的松石原石开始汇聚凝结到精钢石上。

    锃

    剑光开始闪现,一把通体绿色泛光的宝剑在空中耀武扬威。

    握住。

    韩青轻轻一挥,一阵灵气的荡漾,仿佛空中的灵气都不自觉的朝着这把宝剑汇聚。

    “喏。”

    韩青带着宝剑来到了黄灵儿的面前:“送给你。”

    黄灵儿眼神一阵迷离:“送给我?”

    韩青笑了笑:“没错,以你的实力,这把宝剑送给你最合适了,绿松石阴气很盛,配上你的修为相得益彰。”

    “还不快感谢先生。”

    看到韩青的动作,柳眉眼中带着笑意,那笑意,都能挤出水来了。

    “谢谢”

    黄灵儿低着头接过这把宝剑,小心翼翼的抚摸着,整个大厅所有人都是一阵艳羡。

    “老朽服输,先生的锻造实力远在老朽之上,是老朽班门弄斧了。”

    郑老走上前来弯着腰道。

    韩青轻轻一笑:“郑老客气了,我也多年没有锻造了,今天也算是遇到了值得出手的对手,是我应该感谢你才是。”

    郑老受宠若惊不敢再多说。

    这时,柳眉风采多姿的走了上来。

    头一次的,她距离韩青这么近。

    韩青的心跳,不自觉的快了几分,发觉之后才勉强镇定下来。

    这个女人,太强了,言谈举止只见的魅惑简直要人心神,想来应当是修炼了什么魅惑之术,这种术法专属于女人,尤其是修为高强的女人,用起来更是得心应手。

    之前韩青在那个三长老的身上就体会过,不过那三长老太过奇怪,似乎有什么别的目的,这柳眉倒是直接,上来就是魅惑之术。

    韩青觉得好笑。

    他知道柳眉对自己的实力已经动心了。

    “先生年少有为,真是令柳眉大开眼界啊。”

    柳眉笑着说,她一说话,整个兵宫都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有点吃惊,很久没有看到宫主这么对待一个人了。

    还记得多年前灵寂洞的洞主前来,柳眉也没有这么客气。

    “宫主客气了。”

    韩青摆摆手。

    柳眉摇摇头看向弟子:“快快去准备晚宴,今天我要和先生好好喝两杯。”

    说这话的时候,柳眉一脸的豪气,就像是一个女汉子一样。

    弟子赶忙下去准备。

    “先生,请。”

    柳眉欠身,玲珑的身段一览无余。

    韩青笑了笑朝着外面走去。

    韩青没想到,这一顿饭,竟然只有两个人吃。

    在丹霞峰的峰顶,一席卧榻,一张小桌,三两小菜,好不自在。

    “先生,坐。”

    柳眉亲自泡茶道。

    韩青笑了笑四处看了一眼,风光无限好,现在他们身处山巅,整个黄山都能一览无余,丹霞峰算是大峰,视角极佳,不过他们所处的位置是丹霞峰的阴面,很少有游客能够看到,而且就算看到,也不会起疑心。

    “黄山风光好啊。”

    韩青坐在卧榻上品茶道。

    听到韩青的话,柳眉掩嘴轻笑:“先生喜欢黄山?”

    “我比较喜欢自然风光。”韩青道。

    柳眉笑了笑也坐在了卧榻上,两人相视而坐,若是其他男人,江山美人相伴,早已经浮想联翩,但是韩青却不会。

    他知这是鸿门宴。

    “先生既然喜欢黄山,为何不愿意和灵儿在一起,以后岂不是天天可以观黄山风光?”

    柳眉玉石拿起一个小点心放在了韩青的餐盘中,脸上荡漾着纯情。

    韩青干咳了一声:“我生性不羁,不喜欢被约束。”

    柳眉秀眉一挑:“先生这话说的,好像我们灵儿是母老虎一样,娶了就不能出门了?只要先生喜欢,我们三十三天宫先生随意进出。”

    韩青依旧摇摇头。

    柳眉叹息了一声随即又看向韩青:“先生,我三十三天宫建宫百年,你也知道,修炼之人和寻常人对规矩的理解是不同的,若是灵儿一个人无法满足先生三十三天宫还有不少丫头,只要先生喜欢,挑了伺候就是”

    一夫多妻?

    韩青脸上有几分窘迫,这个宫主实在是摸不准。

    卧榻之上,一时也有几分尴尬。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