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松石剑!

    当寒光是一种翠绿色的时候,就证明了这把剑的不平凡。

    “燃!”

    郑老看了一眼悬浮在空中的松石剑,口中吐出一字,伴随着火光!

    “长老用真功夫了!”

    “竟然吐出了灵火!”

    “太厉害了”

    韩青的眼中也有几分叹服。

    世间修炼之人不少的,但是愿意将功夫用在锻造之上的人却不多,尤其是地球这种环境,锻造能到这种水平,韩青很是佩服。

    “锻造术虽然低级了一些,但是能吐出灵火,还算不错。”

    韩青微微点头。

    犹记得上一次自己帮洪倩锻造秋水长剑的时候,尚且没有用灵火,倒不是他不会,只是觉得没必要。

    若是这把松石剑放在秋水长剑前,秋水长剑必败无疑。

    不过,当时的韩青也没尽全力。

    灵火渐渐微弱,松石剑的寒光越发耀眼,柳眉看着这柄长剑也是暗暗点头,郑老这一把剑锻造的非常不错,就算是她也得称赞不已。

    砰。

    从空中握住这把长剑,郑老的脸上有几分疲惫,但更多的是几分笑意。

    “宫主,成了。”

    说着,她将宝剑递给了柳眉,柳眉点点头,将剑悬浮在自己的眼睛平齐的地方,仔细的看了看,脸上喜色更浓:“郑老,锻造之术又有精进啊。”

    郑老摇摇头:“宫主过奖了。”

    柳眉笑了下:“这把松石剑看起来虽不甚锋利,但是却最大限度的保存了绿松石的灵光,在使用额过程中能够最大限度的呼应人体的灵气,郑老,若是以前的你,想要炼制这样一把剑可不轻松啊,您就不要谦虚了。”

    郑老笑了一下不再恭维,她转眼看向站在一旁得韩青:“先生,请。”

    唰,登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在了韩青身上。

    韩青干咳了一声四处看了一下。

    “先生想要用什么材料,器具,都可以随便用,若是先生点不起灵火,我可以代劳。”柳眉看到韩青张望的样子,笑着说。

    点燃灵火,非拥有锻造术之人不可为。

    而当今世上,拥有锻造术的,除了锻造宗门之外,寥寥无几,韩青也许能锻造出不错的武器,但那更多是灵气锻造,和灵火锻造差距还是很大的。

    “他是不是害怕了呀?”

    “我也觉得,感觉他没有之前那么自信了,果然男人都是假把式”

    “咯咯,想要挑战我们三十三天宫的锻造大师,不自量力。”

    围观的女弟子们各个笑看着韩青,倒不是奚落,更多的是想要看看这个男人怎么闹笑话。

    对于女孩子来说,这很有趣。

    “不用了,我自己来就行。”韩青摆摆手拒绝了柳眉的好意。

    “自己来?先生不需要别的东西吗?”

    柳眉轻声问道。

    韩青微微一笑走到了材料区:“既然刚才郑老锻造的是一把松石剑,那我也班门弄斧来一把松石剑吧。”

    哗!

    韩青此话一处,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

    这男人看起来已经有点不行了,怎么还往枪口上撞呢?有对比就有差距,现在他还主动找最直接的对比。

    这不是自取其辱么?

    但是韩青却丝毫没有理会任何人的眼光,他走到绿松石的地方看了一眼,随意的挑选了一块放在了地上。

    没错,放在地上。

    然后他直接盘腿而坐,在大厅中央。

    “搞什么?”

    “这就炼了?”

    “会不会太草率了一点?”

    黄灵儿也是一脸紧张的看着韩青,虽然自己的心意被他拒绝了,但是她看中的男人,一生都不会变。

    三十三天宫的弟子,爱一个人,要么深爱至终生。要么,不爱任何人。

    她认准了他,如果他不愿,那自己就永守三十三天宫,像师父一样,将一生的精力放在宫中。

    总之,无论他怎样,认定一人,便是终生。

    看到韩青这么随意的锻造,黄灵儿还是有点担忧的,虽然她不想自己宗门输,但是心爱的男人若是落败,她心里也不好受。

    可是想想韩青以往给自己的感觉,黄灵儿总觉得这个男人有海一般的未知和可能。

    “燃。”

    同样的,韩青坐下之后单手在虚空一划。

    三道符文显现。

    闪烁着青色的光芒,蕴含着惊人的力量。

    只这一手,柳眉和郑老的脸色就变了。

    “这家伙果然有点能耐。”

    柳眉美眸闪烁,韩青刚刚那一手在弟子们看来也许找不出什么不同,但是在她看来,单手三符,而且是同时浮现,足以证明他体内的灵气是有多么磅礴。

    郑老暗暗点头,单单比修为,自己绝不是这位韩先生的对手。

    不过好在锻造术对修为虽有要求,但更看重的却是锻造方面的实力。

    韩青所选的这块绿松石不论是大小密度还是光泽上面比之郑老的那一块都要弱上几分,明眼人看得出来,若是韩青想胜,就必须升华这块绿松石,否则,只是原料上面,韩青就已经落败了。

    韩青也是这么想的。

    “炸。”

    他轻念一字。

    砰砰砰!

    三张符文凭空炸裂,韩青左手一会,一道灵气屏障将炸裂的范围控制在一米平方的小空间中。

    “好!”

    郑老忍不住的赞叹。

    韩青这一手很是漂亮,而原本整体的绿松石也在三道符文的炸裂之威中碎成了星星点点。

    “好漂亮”

    女弟子们眼中映衬着这星光,脸上有些迷离。

    “燃。”

    韩青再一次化出了五张符文。

    五张。

    柳眉的眉,有了几分凝重。

    而这一次,五张符文并没有自燃,而是在空中悬浮,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韩青张开了嘴。

    一道银白色的火焰从他的口中吐出。

    “锻造术!”

    柳眉玉手一紧。

    “他竟然会锻造术”

    整个大厅此时目瞪口呆,过了许久之后才有人低声呢喃。

    “灵火他也吐出了灵火”

    “他怎么会这一招的难道他也是锻造宗门的弟子吗?”

    “太不可思议了”

    而这,只是惊讶的开始,接着,韩青的嘴角露出了一抹笑意徐徐道:“太久没有认真锻造了,今天,小动一下筋骨吧。”

    说完,他闭上了眼睛,口中烁烁有词:

    “宝器,下品之锻造术。”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