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世界上有无数各种风情的女子。

    有美丽,有秀丽,有清秀,有娟丽,有肤白貌美,有雍容华贵,有赛雪寒梅,有欺肤芙蓉。

    韩青也见过很多女孩子,三千世界自不用提,就是地球上都有不少称得上美女的女人。

    秦梦瑶的孤冷,师妃暄的活泼,闻人秋月的素雅,甚至自己初恋冉静的温柔,乃至韩青重生回来见过的最美的女人,林清歌,那种集万千美貌于一身的存在。

    眼前的这个宫主,就融合了所有的味道。

    这是成熟女人才拥有的味道。

    经历世事沧桑,感叹人生变化,最终获得的一种美。

    这种美,让男人沉醉,让女人羡慕。

    这是女人的美。

    “韩先生,您意下如何呢?”宫主笑着说,此刻,她的脸色平静,但却带着几分从容和不容置疑。

    这个女人太百变了。

    她可以驾驭任何一种风格,在每一种身份味道中任意转换。

    韩青轻出一口气,抬起头直视着那双勾人的美眸。

    微微摇头嘴角上扬:“宫主是让我入赘三十三天宫吗?”

    宫主浅笑,姹紫嫣红:“先生聪明。”

    说完这句,她又怜爱的看向黄灵儿:“三十三天宫立宫百年有余,从未有女子踏足宫中一步,但是,我愿意在灵儿身上破这个例,女人,不能没有男人,如果先生愿意,以后第六宫,我愿意让他成为先生的私宅,而三十三天宫也将成为先生最牢固的朋友,帮助先生在浙省,乃至整个江南,搅起万千风云。”

    没有人能拒绝。

    宫主自信。

    就连三凤都摇摇头,面对这样的诱惑,哪个男人能拒绝?

    黄灵儿脸上有着喜悦,但是她不敢看韩青一眼,女孩子的羞涩尽显无疑,但是韩青却看了她一眼。

    这个女孩,未来成就说不定不在这宫主之下,有了三十三天宫的资源,宫主的倾心培养,未来的她,势必千娇百媚。

    可是韩青在乎么?

    不在乎。

    他的眼界,不是她们的眼界。

    而且这个宫主的意思,韩青这种历经万年沧桑的人物,又怎么会看不透?

    真的只是给黄灵儿幸福么?这一点,韩青相信。

    但如果幸福背后,还有别的加持呢?

    比如,将自己牢牢的拴在三十三天宫,成为他们的人。

    “宫主的好意我心领了,灵儿姑娘的情义让韩某受宠若惊,但是我本性逍遥,三十三天宫的厚爱,恕我不能承受了。”

    韩青的话,如水平静。

    黄灵儿的脸,登时煞白。

    而三凤更是不可思议的看着韩青,没等宫主说话她就站了起来:“韩先生,你以为你是什么人物?我们三十三天宫这样的好意,你以为是谁都可以拥有的吗?不瞒你说,想迎娶甚至是入赘我三十三天宫的青年才俊数不胜数,就是北方几个大宗门都亲自上门提亲,都被宫主和大师姐一一拒绝了,你一个浙省普通人,有什么资格拒绝?”

    说完,三凤冷冷的看着韩青。

    韩青叹息了一声:“既然我只是一个普通人,那为何你们不接受那些世家大宗的好意呢?”

    一句话,三凤无话可说。

    是啊,是师父请他的,而不是他自己舔着脸凑上来的。

    “是么,宫主。”

    韩青抬头看向那张盛世容颜,从容不迫。

    柳眉的脸上是有惊讶的。

    三十三天宫宫主,柳眉。

    她没有想到自己的好意居然被拒绝了,别说三凤,就是她都吃了一惊。

    竟然有人能拒绝这样的好意?

    这个韩先生有什么资本?还是说他是个和尚,不近女色?就算不近女色,对权势也没有追求吗?

    那他还是一个男人吗?

    女人,权势都不要,男人追求的不就是这些吗?

    不是。

    如果柳眉心中的想法被韩青所知,定会贻笑大方。

    修真之人,追求的是,本心。

    无为于天地,随本心走,爱恨逍遥,无拘无束方才是大道。

    而获得这些,只有力量。

    而自己追求的力量,岂是一个三十三天宫可以给的?

    柳眉叹息了一声最后看了一眼韩青:“先生真的不再考虑一下吗?”

    韩青点点头。

    “那真是可惜了,本以为先生是明白人,我三十三天宫的好意既然先生不要,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听闻先生来我三十三天宫是想要一睹我天宫宝物?”

    柳眉之前就听黄灵儿说韩青对三十三天宫的那件神兵有兴趣,想要过来一看。

    那神兵,就连柳眉都看不透。

    岂是这个韩青能够看透的。

    这个男人确实强,但是她能看头他,在韩青还在宫门外的时候,柳眉就已经凝聚灵气在韩青的周身,以此来探测他的实力了。

    这个男人的实力让他吃惊。

    “怪不得能战胜冯一山和谢存忠两个人,就算是我,也只能说是勉强压制他。”

    所以,在韩青进门之前,柳眉就已经想好了将黄灵儿嫁给他,当时,她并不知道韩青竟然会拒绝,毕竟,他才有只有二十岁左右,前途无量,有了他这个实力,想来灵儿说的锻造大师和炼丹师也是真的。

    如果真是这样,那这个人就太恐怖了。

    柳眉自己也是锻造大师,但是她不会炼丹。

    可是韩青,全都会,而且听灵儿所说,都不一般,甚至灵寂洞都想拉拢他。

    “没错,灵儿姑娘曾和我说贵宫有一件神兵,屹立百年而不倒,韩某很是好奇,想要一探究竟,不知道宫主是否愿意。”

    韩青客气的说。

    柳眉轻笑了一下,眼中闪过了一道寒光。

    不善的寒光。

    “你当你是谁?”

    唰。

    整个大厅的气温陡降。

    “宫主何意?”

    韩青不卑不亢。

    “哼,小子,你拒绝了我三十三天宫的盛情,让我弟子颜面扫地,让我三十三天宫颜面扫地,你还想看我宫中宝物?”

    冰冷。

    这一瞬间,原本百媚生的女人化作冰山。

    真是千变万化眨眼间,再看时已变天啊。

    韩青苦笑了一下,果然这世上真理,女人心海底针啊。

    “师父先生想看就给他看看吧”

    突然,一旁的黄灵儿小声的说,语气中还有几分哭意,此时她的脸上还梨花带雨,令人心怜。

    “你给我闭嘴。”

    柳眉冷声道。

    黄灵儿身子一颤,一旁的三凤也是坐到她身旁:“师姐,这样的男人你还为他说什么话?都听师父的,我们三十三天宫已经给足他面子了。”

    看着三个女人一台戏。

    韩青好想说他好无辜啊。

    他做错了什么?

    “宗师?”

    柳眉看着韩青轻笑道,冷峻的容颜有几分不屑:“你以为我会看得上一个宗师?”

    说着,她站了起来。

    一股庞大的气场开始压制,当这份力量凝聚在整个大厅中的时候,韩青的脸色也渐渐的暗了下来。

    “你不识好歹,那我就教训教训你又如何?”

    柳眉冷笑着说。

    韩青皱了下眉头:“难道三十三天宫就这点肚量?既如此,那我离开也罢。”

    “哼。”

    柳眉拂了拂自己的三千青丝:“不是三十三天宫就这点肚量,而是我,就这点肚量。”

    韩青一阵无语,这个女人怎么说要动手就要动手的样子?

    “宫主是想讨教一二吗?”

    他淡淡的说。

    “是又如何?”

    她亦淡淡道。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