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黄灵儿开着车来的。

    一辆简单的大众甲壳虫,进口的市面上售价也就是三十万左右,不算贵,但是以三十三天宫的财力,开着车着实低调了。

    “先生,可还习惯我们徽州这边的气候?”

    黄灵儿一边开车一边笑着问道。

    “这里有矿泉水,渴了就喝。”

    矿泉水。

    好吧,韩青笑了一下打开一**喝了一口。

    跟灵茶的味道有点像:“不是一般的水哦。”

    黄灵儿浅浅一笑:“当了点丹药进去,我们三十三天宫也有自己的炼丹师,虽然实力不如灵寂洞,但也不错。”

    韩青点点头,一般有些规模的宗门都会有自己的炼丹师,当然,最起码也要是三十三天宫这样的规模。

    灵寂洞乃是丹药起家,而三十三天宫乃是锻造大门,丹药这一块自然弱一些,炼丹师恐怕也只是基本配置而已,韩青刚才喝的那一口灵水,虽然也有点功效,但是和自己的灵茶相差甚远,当然,是百分百浓度的灵茶。

    市面上那种几乎一颗丹药都可以泡多少杯了。

    “先生瞧不上?”

    看到韩青的神情,黄灵儿问道。

    韩青轻笑了一下:“弱了几分。”

    黄灵儿点点头,她知道韩青的强大。

    这个男人,几乎是全才,而且和别的全才处处平庸不一样,他的全才,任何一方面拎出来都是碾压一般的存在。

    她可是亲眼见了韩青如何战胜冯一山和谢存忠两人的。

    她也看到了濒临死亡的白志明如何在他的丹药下起死回生的。

    她也知道这个男人的锻造实力,那一把洪倩的秋水长剑是多么的寒光摄人的。

    这样的人,如果愿意,完全可以开宗立派。

    不过,也不需要了,他现在已经是浙省的霸主了。

    车子缓缓的开着,车窗的风景开始变化,建筑物慢慢的减少,更多的自然美妙风光开始出现在眼前,是不是能够看到黄鹂鸟在扑闪,很有些灵秀的味道。

    “我们徽省虽然比不上浙省发达,但是要论历史人文和自然风景,可不在浙省之下。”

    黄灵儿骄傲的说:“先生,西北边就是名闻天下的宏村,而不远处就是西递,这些徽派的古镇和江南古镇甚至是全国的古镇都很不同,最关键的就是味道。”

    “我们徽派建筑的味道。”

    韩青点点头,徽州自古以来就是华夏最重要的城市之一,而徽省也是华夏历史文化最浓郁的省份之一,徽派建筑,徽州美食,徽州历史,徽州烟雨朦胧中的白墙黑瓦无不诉说着这片古老土地诱人的味道。

    “所以,才会有三十三天宫这样的存在啊。”

    韩青恭维了一句。

    黄灵儿笑了笑,没想到这个韩先生也不是那么的孤傲嘛,一时间好感也加了几分:“先生,不瞒你说,浙省虽然地位不在徽省之下,但是就修炼实力来说,和徽省相差甚远,当初的冯家,哪怕是现在您整合之后的路家和白家,放在我三十三天宫乃至灵寂洞面前,都不值一提。”

    黄灵儿的话充满了自信。

    韩青也知道,她有这个自信。

    冯家和路家不过是有一位宗师坐镇罢了,而三十三天宫和灵寂洞不仅仅有修为上的宗师,他们真正强悍的在于他们的锻造和炼丹,这让他们拥有更广阔的资源。

    一个徽字,就有多少情怀啊。

    “先生这一次来,可要久留哦。”

    车子转个弯,黄灵儿笑着说。

    韩青轻咳了一声:“其实,我来也是有事情的。”

    黄灵儿道:“那是自然,先生这样的人物肯定是无事不登三宝殿,不过,先生既然愿意来我们三十三天宫,那就是我们三十三天宫的朋友,在徽省一切的事情,如果可以,我们都愿意伸出援手。”

    韩青点点头:“如果是关于灵寂洞呢?”

    一阵沉默。

    车子飞驰在原野上,身旁灵秀的姑娘脸色严肃了几分。

    “先生,您要对灵寂洞下手?”

    她的话中有几分犹疑。

    韩青微笑点头。

    黄灵儿摇摇头:“不是灵儿信不过先生,先生的实力我是清楚的,但还是要多说一句三思。”

    韩青眉头一皱,来的时候路乘风就不停的劝诫自己小心为上,现在就连三十三天宫的大师姐黄灵儿都继续劝自己,可见这个灵寂洞威望之深。

    “先生,不是我们三十三天宫惧怕他灵寂洞,而是两个势力都不是小势力,动一发而牵全身,先生若是要对灵寂洞动手,我三十三天宫除非宫主发话,否则难施援手。”

    这些年三十三天宫和灵寂洞虽然偶有摩擦,但是一直处于相安无事的状态,两边都知道对对方动手意味着什么,更何况徽省除了他们两家还有一家实力不亚于他们的存在。

    若是他们鹬蚌相争,岂不是渔翁得利?

    “先生,我们两家都已在徽省百年,相互之间也算是知根知底,甚至彼此宗门中都有对方势力安插,我来的时候就小心谨慎,为的就是不让你来的消息提前惊动他们,等你到了宫中,他们再知道也无可奈何,现在你在灵寂洞那边已经是必杀的人物了”

    黄灵儿低声道。

    韩青轻笑了一下:“如此,我还要多谢灵儿小姐的照顾了?”

    听到韩青的话,黄灵儿赶忙摇头:“先生,灵儿不是那个意思,我既然邀请您而且还是当着灵寂洞的面,那我们三十三天宫就是真心愿意和先生结交,这点您放心,说这些,也不过是让先生对灵寂洞有个了解,这里是徽省,不是先生的浙省,若是被灵寂洞合围,我想就是先生也难下台阶吧。”

    黄灵儿的话让韩青脸色凝重了几分。

    看来,这一趟徽省之旅注定不会平静啊。

    “秦梦瑶,你可真能搞事啊。”

    韩青苦笑了一下,但是心头也没有多少犹豫。

    若是怕了,他就不会来了,他纵横三千世界数万年,从未认识怕这个字。

    “先生,那里就是名闻天下的黄山了。”

    黄灵儿眼神看向车窗外。

    奇峰俊秀,烟雨朦胧中,冉冉欲现。

    黄山,华夏最美地方之一。

    “三十三天宫,马上就要到了。”

    黄灵儿笑了笑,车子也快了几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