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在路乘风的苦口婆心下,韩青大概知道了这个灵寂洞的实力。

    确实,整个浙省加起来都未必比得上一个灵寂洞。

    浙省的修炼实力本来就不强,而徽省则是整个江南地带修炼实力最强的省份,单单是和灵寂洞实力差不多的就有两家。

    其中一家韩青也认识,三十三天宫。

    而灵寂洞一个宗门的实力就足够半个浙省的实力了,再加上大大小小的宗门都和这个炼丹世家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他们的衍生实力更是恐怖。

    “先生,三思而后行啊,您一个人过去实在太危险了,我们浙省现在的实力还远不能和灵寂洞相比,先生孤身前往我是玩玩不同意的。”

    路乘风俨然一个军师的角色。

    韩青沉吟了一下。

    他还是想孤身前往。

    也许灵寂洞是很强,但是他一个人,任何人想要将他留下都不轻松,只要不是被灵寂洞全部实力围剿,韩青自信无人能够留下他。

    “先生,小心驶得万年船啊。”

    看到韩青的神色依旧决绝,路乘风再三劝说。

    终于,韩青点了点头:“既如此,那我再想想吧。”

    路乘风长舒一口气:“不过既然先生也说了秦小姐现在情况不妙,那确实不能久等,我倒是有一计也许先生可以考虑。”

    “哦?”韩青好奇。

    “先生可还记得三十三天宫的黄姑娘?”

    路乘风嘴角一扬笑着说。

    “黄灵儿?”

    “没错,正是黄灵儿,先生有所不知,她乃是三十三天宫宫主的大弟子,在三十三天宫内地位崇高,先生在甲子决上已经得到了她的赏识,有了她的说辞,想来三十三天宫应该会和先生交好,若是先生着急前往徽省的话,三十三天宫倒不失为一个好的落脚之处。”

    韩青眼神一闪。

    此话极对。

    “而且三十三天宫的实力不在灵寂洞之下,据说宫主的修为更是不得了,连灵寂洞的洞主都要忌惮三分,本身又是锻造宗师,衍生势力不在灵寂洞之下,先生若是前往与之交好,不仅让先生在徽省行动更加自如,对我们浙省也有好处。”

    路乘风严肃的说。

    这一次对上佛门,路乘风深刻的感受到浙省实力的微弱,面对佛门这样的存在,几乎没有还手之力,如今的路乘风已经是韩青之下浙省第一人了,但是居然被重伤至此,若不是先生担保,恐怕的修炼之路乃至生命都要终结。

    此时,路乘风深觉浙省想要对抗佛门之后的报复,必须要有强大的后盾。

    而三十三天宫,各方面都是目前最好的选择。

    “韩先生?”

    黄灵儿放下手上的书卷脸上有几分惊喜。

    “大师姐,怎么了?”

    旁边的师妹疑惑问道。

    黄灵儿摆摆手快步走出了书房:“先生,您要来徽省?什么,明天就到?”

    “您怎么不早说呢,我也好告诉师父,让她为您好好接风洗尘才是啊。”

    挂掉电话,黄灵儿的脸上有几分喜悦,但是随即她警惕的看向书房,听到里面安静之后她才放下心来走出了这个小院落。

    当火车停在徽州火车站的时候,韩青感慨万分。

    这座城市充满了古老的气息,刚才在火车上他已经领略了不少风景和建筑,徽州地处浙徽两省交界处,有名闻天下的黄山在此独领风骚,而徽州也是一座千年古城,乃是徽省历朝历代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充满了徽派的山水味道。

    原本路家白宗都是准备亲自送自己过来的,但是都被韩青淡淡拒绝了。

    他是一个低调的人。

    喜欢独来独往。

    有时候,别人的盛情对于他是一种负担。

    无量天尊,自在三千。

    绿皮火车充满了年代感,韩青记得自己离开地球的时候,动车已经遍及了华夏的每一个角落,甚至青藏高原上的圣城都通了动车。

    但是现在还没有,绿皮火车,是他这一代人的情怀。

    咣当咣当的声音,记录着国家,也记录着他们年华的成长。

    “先生。”

    刚刚走出出站口,黄灵儿就从远处迎了上来。

    今天的黄灵儿穿着一件鹅黄色的长衫,她似乎很是喜欢这个颜色,和她的姓氏一样,淡雅中带着一抹雍容。

    下身是一条洗白的牛仔裤,简单明了,活泼中带着一丝稳重。

    这样的姑娘,站在迎接旅客的人潮中,是如此的出众,几乎每个来来往往的人都会多看她两眼,再加上黄灵儿身上一股淡淡的仙气,每个男人的眼中都是迷恋。

    “先生,辛苦了。”黄灵儿笑着说。

    韩青微微摇头:“还好,也就几个小时的车程。”

    黄灵儿浅浅一笑:“先生,真没想到你竟然真的来了,你是不知道,我有多期待先生呢。”

    韩青摆摆手:“黄小姐客气了。”

    黄灵儿看了一眼韩青:“先生,实在不好意思,我只能一个人前来迎接你,现在你的身份在徽省有心人眼里已经暴露我们三十三天宫也要小心行事,否则,对你和我们,都不是好事。”

    韩青点点头,他知道黄灵儿说的这个有心人是谁。

    灵寂洞。

    在甲子决的时候韩青就看出了三十三天宫和灵寂洞的矛盾,同样都是江南一流的大宗门,又同处一座城市,难免没有纠纷。

    “我一个人出来,不会有人怀疑,至少在到达宫中之前,不会有人乱来。”黄灵儿小声说。

    韩青微微一笑:“看来,灵寂洞对我的意见很大啊。”

    黄灵儿嘻嘻一笑:“也不能这么说,也有我们三十三天宫的原因,如果能对您不利同时又打击我们三十三天宫,他们何乐而不为呢?”

    “而且,这里是徽省,不是浙省,您说是吧?”

    韩青耸耸肩:“既如此,那就客随主便吧。”

    “不过,有句话我还是要说。”

    韩青话锋突然一转。

    黄灵儿睁着水灵灵的大眼睛看着他。

    “就算是灵寂洞来人,不论是谁,本尊都不惧。”

    声音坚定,从容。

    黄灵儿拂了下自己的发丝,俨然一笑点点头,随即转身朝着停车场走去:“那么,先生,欢迎您来到徽省。”

    “欢迎您,作客三十三天宫。”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