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佛门,韩青必杀之。

    我佛慈悲。

    但是现在的佛门,已经成为了名副其实的阿修罗门。

    火烧罗垟古村,这样的事情,怎会是一个慈悲为怀的佛门高人所做?

    当年,韩青要斩裘万山,现在,他必灭佛门。

    自己现在和佛门的梁子算是彻底的结上了,想要解开已经不可能,不过韩青还是有点后悔,刚才下手实在太快了。

    远处,苏元三人的尸体已经冰冷。

    想要再询问秦梦瑶的踪迹,已经不可能。

    “先生,这可怎么办?秦小姐的消息一点都没有”莫邪挣扎着坐了起来焦急的说道。

    韩青摇摇头:“逃出佛堂之后你有找过吗?”

    莫邪点点头:“找了很久,但是后来就撞上他们了太诡异了,秦小姐到底在哪里,难道只是一个幌子,秦小姐其实根本不在这里?”

    韩青也沉默了下来。

    山头上,已经有了清新的风。

    远处,淡淡的鱼肚白浮现,黎明,就要破晓。

    “再找找。”

    韩青低声道,随即白老立即安排所有人进村子全面查找。

    站在山头上,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消失。

    黎明已到。

    路乘风终于醒转了过来,一袋子的回灵丹他和路乘云全部吃完了,这才勉强恢复了一些活力,但是脸色依旧苍白,想要回到之前的实力,没有大补的丹药是不可能的了。

    不过,醒来之后他们也知道了韩青的保障,有了韩先生的话,他们没有后顾之忧。

    “先生,这很可能只是一个局。”

    路乘风站在韩青的身旁,身子虽然虚弱,但是已经能说话了。

    韩青点点头,他也预感到了。

    这是一个针对自己的局,秦梦瑶确实被绑了,这是肯定的,秦叔和宋姨都已经在医院了,秦梦瑶不可能安然无恙。

    而且,不出意外,应该就是佛门的人绑的。

    “只是,佛门现在的势力还没有进入华夏,他们劫持了秦小姐又能将她安置在何处呢?”路乘风脸上疑惑丛生。

    韩青摇摇头,想到秦梦瑶的那张冰魄之床,心里就有点着急。

    那种寒冰对人体的伤害十分的大,若是至阴至寒之体倒也罢了,还能相得益彰,但是和秦梦瑶同居了这么久,韩青知道秦梦瑶的身体并不是这种体质。

    “虽然他们本身不在华夏,但是也许他们会有附庸在华夏呢?”韩青低吟道。

    路乘风眉头一皱:“确实有这种可能。”

    过来一会,出去村子搜寻的人开始陆续回来。

    “没有看到”

    “没有”

    “西头也没”

    “东头没有”

    “先生,全部都排查了,没有”

    一个个令人沮丧的消息传来,韩青无奈的叹息了一声。

    其实,他也不抱太大希望了,自己的神识一直弥漫在这方天地,何况现在的神识比之前更强,但是依旧没有探测到任何蛛丝马迹。

    让人再去找,不过是心存侥幸罢了。

    果然,没有结果。

    “先生,现在怎么办?”白老走上来问道。

    洪倩的眼神闪烁,她看了韩青一眼浅声道:“先生这位秦小姐是你的好朋友吗?”

    韩青看了一眼远处荒凉的罗垟古村,沉默了一下点点头:“没错。”然后他看向白老:“白老,向你打听个事。”

    白老惶恐:“先生请说。”

    韩青沉吟了一下:“你可知道浙南哪里有冰寒之地?”

    “冰寒之地?”

    一旁的路乘风也咦了一声。

    “先生,浙省乃是江南,属于华夏气候比较温暖潮湿的地方,虽然这些年气候异常,但是冬天最低也就是零下几度而已,和冰寒两个字是沾不上边的,冰寒之地更是没有了。”

    说着,白老望向北方:“在华夏能称为冰寒之地的也只有东北和大西北了。”

    韩青点点头沉默了下来。

    “先生,难道秦小姐是在冰寒之地?”

    路乘风疑惑问道。

    韩青摇摇头:“那倒不是,只是说概率大一些,之前我曾经收到了一封信和照片,就是佛门送来的,信中让我来罗垟古村,但是那照片上的内容确实一张冰床”

    那种冰魄而成的冰床在极寒之地的可能更大一些,所以才有韩青之前的一问。

    “冰魄之床?”

    路乘风眼睛一闪:“先生,那张照片方便路某看看吗?”

    韩青点点头取出了照片递给了路老,之前路老的表现已经让韩青对他完全放心。

    当看到这张照片之后,路乘风脸上的疑惑更盛了。

    “路老,可是有什么蹊跷?”

    韩青问道。

    路老抬起头眼中有几分思索,良久他低声说:“先生,这种冰魄之床未必只有极寒之地才有。”

    韩青点点头:“这个我自然知道,只是没有头绪,想着极寒之地的概率会大一些。”

    路乘风深思了一下:“先生,这冰魄之床虽然我没有见过,但是我却听说我们江南有一宗门中有一件这样的宝贝。”

    “哦?”韩青眼皮一跳。

    “谁?”

    路乘风低声道:“这宗门说来先生也不陌生,正是之前前来参加甲子决的徽省灵寂洞。”

    “灵寂洞?”韩青一愣。

    “对,就是灵寂洞,多年前我游历徽省的时候曾经听那边的同道中人说过,灵寂洞祖师爷曾经去往东北,得到了一块冰晶,并且用那块冰晶打造了一方冰床,那冰床对一些阴寒之体的修炼之人极有好处。”

    路乘风回忆着说。

    佛门,灵寂洞。

    难道这两者还有什么关系吗?

    但是不管有没有关系,现在这是唯一的线索了。

    “看来,这灵寂洞之行,不能再拖了啊。”

    “先生,这可不行。”

    韩青刚刚说完,路乘风就摆了摆手,脸上有几分忧色。

    “为何不行?”

    韩青诧异。

    “先生,灵寂洞可不是一般宗门,乃是整个江南都排的进前三的大宗门,实力强悍,尤其又是炼丹宗门,衍生势力数不胜数先生如果贸然前往,实在太危险了。”

    路乘风认真的说。

    韩青犹豫了一下:“难道整个浙省都没有一个灵寂洞强?”

    他一个人征服了浙省,怎会惧怕一个单独的宗门?

    路乘风叹息了一声:“先生,不瞒你说,整个浙省加起来不止比不上灵寂洞,而且还相差甚远。”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