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老二,上吧,”

    路乘风转头对身后的老者说道。

    老人点点头朝前走了一步。

    灵气挥散。

    “这位老者竟然也是一位宗师高手!”

    “路家一门两位宗师?”

    “不不感觉好像还不是总是高手,只是先天后期”

    白老认识这个老者,路乘云,路乘风的弟弟,也是路家的根基之一,先天后期的高手,加上路家传承功法的加持,实力逼近宗师高手。

    “白兄,你带人撤。”

    寒风吹,战鼓擂。

    路乘风转头对白老说到,一脸的大义凛然。

    白老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点点头,他当然想要上去交手,但是他也知道,这个时候所有人都留在这里是多么危险。

    身后这些人,几乎就是现在浙南的全部精英实力了。

    若是尽数折戟在这里,他们如何向浙南,浙省交代?

    “师父”

    洪倩拉着白老的衣袖眼神闪烁。

    白老摇摇头:“倩儿,组织孩子们撤。”

    洪倩脸上一阵哀伤,无奈的看向远处的罗垟古村,她怎么想撤?先生还在村子里面生死不明,而眼前的三个人很有可能就是伤害先生的凶手,她不能报仇反倒只能落荒而逃,洪倩心中悲痛万分,小脸都如死灰。

    “没有实力,就只能任人宰割么?”

    这一刻,这个年轻的女子明白了世间的真理。

    夜色中,在白老的带领下,白宗弟子和路家弟子开始有序的撤退,但是人人脸上都是不甘,每个人看着远处的两位老者,都知道他们已经决定将性命留在这里换取他们的活路了。

    “师父”

    “师父”

    不断有人朝着远处呢喃,眼中满是泪水。

    浙南之殇,令人心伤。

    “你觉得你们两个就能拦住我们三个?会不会太异想天开了?”

    这个时候,苏元不屑的说道。

    随即,他摆摆手,身后的金文拖着长刀就朝后走去。

    “留下!”

    当看到金文的动作时,路乘风苍老的脸一震,随即身子前倾朝着金文杀去。

    “一杀。”

    就在路乘风快要靠近金文的时候,田横轻吐一字。

    一张黄色的符文朝着悬浮在路乘风的面前,闪烁着令人心惊的力量。

    “这一张的符文,就可以要了你这老头的命,你可懂?”田横抿了抿嘴唇,露出贪婪的神色。

    路乘风喉头蠕动,他知道,这句话不是开玩笑。

    这一张符文中蕴含的力量就算是自己都要全力以赴,想要再拦住金文,无异于痴人说梦。

    金文走到了正在撤退的弟子们的身后。

    断了后路。

    山头上,宛若绝境。

    白老的脸色凝重,身子微弓,他知道想要带领这些弟子撤退,唯一的办法就是战胜眼前的男人。

    金文的长刀闪烁着摄人的光芒。

    “我说过,只要听从于我们佛门,那么你们的命,我们都留下,而且,以后你们的日子会比今天更好过。”

    苏元看着陷入绝境的这些人,开始了他的软硬兼施。

    “如果你们不听,现在的情况你们也看到了,只有死。”

    他冷笑了一下,比夜色更寒人。

    “浙南的所有精英都在这里了,说实话,让你们全军覆没也很轻松,毁了你们这些人,剩下的一些势力算得了什么?还不是要乖乖臣服我们?现在是给你们机会,不要做无畏的挣扎了,你们的死,没有任何的意义。”

    看到路乘风脸色越来越冰冷,苏元摇摇头嗤笑了一下:“难道,你们还以为会有人来就你们?那个韩先生?”

    “呵呵。”

    他摆摆手:“不瞒你们说,那罗垟古村中有我们佛门高人留下的结界,那韩先生就算没有死,此时不出现也定然是被困在结界中了,想要活着出来?”

    “绝无可能。”

    “尔等,还不束手就擒?”

    说完,苏元志得意满,仿佛一切已经成竹在胸。

    “结界”

    路乘风低声呢喃,他自然知道结界的厉害,就算是他,也没有创造结界的能力,而那位佛门高人竟然能够创造结界

    “那这位高人的实力怕已经不是宗师可比了”

    “唉。”

    路乘风一阵叹息。

    众人一阵绝望。

    难道,浙南最后的希望,也无能为力了么?

    “战吧。”

    就在所有人都心如死灰的时候,路乘风再一次说出这句话,然后双目中闪烁着寒冷的光,一股磅礴的力量开始从他的周身弥漫。

    “浙南好汉,宁死不屈。”

    他低声道,然后身形化作一道虚影朝着苏元探爪而去!

    “不自量力!”

    苏元冷哼一声,看到路乘风依旧做出了这个选择,脸上已经十分的不耐了。

    “那就死吧!”

    “区区武道宗师,敢在我面前猖狂!”

    砰!

    苏元抬起一脚势大力沉,袭来的路乘风脸色骤变双爪收回换做双臂挡在自己的胸前,那一脚,狠狠的踢在了他的手臂上。

    咚咚咚!

    连退数步,路乘风的神色已经满是震撼。

    “切。”

    苏元拍了拍自己的裤腿摇摇头:“知道你有多不自量力了么?你们两个?”

    他一边说一边指着路乘风兄弟。

    “还想拦住我们两个?殊不知,我们随便一个人就能让你们所有人,万劫不复。”

    呼。

    风吹,黑云涌动在黑色夜空。

    浙南,仿佛身处炼狱。

    “那也要战!”

    路乘风脸色一狠,双手猛的朝天一抓!

    一股爆裂的力量在他的掌心凝聚,而身后路乘云也是一脸寒光,同样的动作抓像上空。

    “路家功法!爷爷”

    看到路乘风使出这一招,路遥知道爷爷已经被逼入了绝境。

    才交手了一招,就让爷爷做出了这种选择,路遥终于明白此刻他们已经别无选择。

    “不识好歹。”

    苏元微微摇头然后看向田横:“你来搞定他们两个吧,我懒得出手。”

    田横轻笑了一下朝前一步,双手在空中虚化几下。

    “百杀。”

    他低声道。

    滋滋滋

    符文凭空出现,缠绕着黄色的光芒,如同火山喷发一般的力量。

    “佛门,千重杀。”

    “百杀。”

    嗖嗖!

    两张符文飞驰而去。

    “大哥!”

    路乘云惊呼一声,手上力量尚未凝聚完毕,但是符文却以先至,武道之人面对符文,竟然在速度上落了下风

    这不是一个级别的战斗!

    “战!”

    但路乘风依旧迎风而立,怒喝道!

    然后,他双目坚定的看向袭来的符文,纵使力量尚未完全凝聚,他也毅然决然的从空中收回手,带着所有的力量,直接抓向那张符文!

    砰砰!

    两声巨响,站在远处的白老和所有弟子痴痴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硝烟散去。

    两道佝偻的身影一阵晃动,最终颓然倒在了地上,扬起一阵尘烟。

    “不堪一击。”

    苏元撇撇嘴,毫无感情的说,然后眼光滑向了所有人淡淡道:“还有人不服吗?”

    仗马寒蝉,无人敢言。

    一阵绝望的压抑笼罩在每一个人的心头,路遥满眼泪光想要冲上去看看自己心爱的爷爷到底怎么了,可是身后的白老紧紧的拉着她,不敢让她上前一步。

    绝望,是因为没有希望。

    希望,是因为已经在看不到的地方。

    “先生”

    洪倩红着眼眶看向天空,她祈祷上天让曾经照亮白宗的那抹光再一次温暖整个浙南。

    “先生你在哪”

    泪水划过女子俏丽的脸颊,她双手合十,无比虔诚。

    “我。”

    一道冰冷的声音传来,不大,但却平地惊雷。

    “不服。”

    如同九幽魂声,自虚空而来。

    所有人顿足,仰望,眼中饱含希冀和狂喜。

    黑夜中,海市蜃楼浮现。

    一道身影站在那个世界中,如同君临天下的帝王,俯瞰众生。

    他,是浙南的希望。

    “我不服。”

    他淡淡一笑。

    “先生!!!”

    无尽沸腾。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