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佛门。

    别说是浙省,就是华夏每一个有些规模的宗门都会知道的一个存在。

    海外修炼势力的翘楚,据说一个佛门的实力甚至比一些小型的国家还要强悍,曾经佛门精英尽出,在非洲和一个国家对抗,结果大获全胜,最终将佛门的弟子向该国渗透。

    可想而知,这个宗门有多么的强悍。

    路乘风知道。

    白老也知道。

    虽然白宗没落已久,但是底蕴还在,佛门这样的存在白老还是知道的。

    “先生怎么会跟佛门对上的”

    白老叹息了一声:“佛门这样的存在可不是我们这些人物能够触及的啊别说是浙省没有能够对抗的宗门了,就是整个江南,能和佛门正面交锋的势力都没有啊。”

    路乘风也是一脸的无奈:“是啊,对付佛门,必须是那种隐藏的大宗门才能够,据我所知,我们华夏这样的宗门已经很少了”

    冷风吹。

    “见到秦小姐了么?”

    白老转移了下话题,试图化解一下大家紧张的心。

    “没有,佛堂坍塌之后我乘机逃了出来,然后就开始寻找秦小姐,可是直到遇上佛门他们,我都没有看到秦小姐的蛛丝马迹。”

    莫邪摇摇头一脸的惋惜。

    听到这个消息,白老和路乘风两人都是一阵无语。

    这一次的目的就是为了寻找秦小姐,现在秦小姐依旧没有踪迹,反倒是莫邪重伤先生不知下落

    “唉。”

    路乘风叹息了一声:“莫邪,既然遇到了他们三个人,以你的实力怎么可能从他们三个人手上逃出来呢?”

    “是啊。”白老也恍然大悟。

    一群人都看向了莫邪。

    莫邪苦笑了一下:“他们留我,是想要用我,佛门想要进入我们浙省,必须要有一个跳板,解决了韩先生之后,他们就会大举进入浙省,到时候浙省就会成为他们进一步触及华夏的桥头堡”

    莫邪这么一说,白老和路乘风隐约能猜到为何他们不杀莫邪了。

    “他们想利用你。”

    路老皱着眉头说道。

    莫邪点点头:“可能是看中了我背后的冯家残余势力吧”

    冯家毕竟是当年浙南乃至浙省的第一修炼家族,虽然现在垮台了,但是依旧有不少人愿意追随,而这些人有的在外漂泊,有的和莫邪一样选择加入别的宗门。

    但是只要莫邪振臂一呼,以他冯家少主的身份,复辟并不是没有可能。

    白老看了自己这个弟子一眼默默的问道:“那你的选择呢?”

    莫邪闭上了眼睛:“不说冯家现在已经灰飞烟灭,就算是冯家一如既往,我也绝不会坐视他们吞噬我浙省大好河山的。”

    “好!”

    路乘风猛喝到,一脸的欣慰。

    白老的脸上也露出了笑容。

    “孩子,说得对,你不是一个人,也不是一家人,你的背后,是整个浙省。”

    莫邪点点头,脸上有几分疲惫。

    “真是让人失望啊。”

    突然,一道略带遗憾的声音传来。

    众人身子一震,朝着远处看去。

    山间的盲肠小道,三个男人徐徐走来。

    “莫邪,你真是太让我们失望了,我们给你一条活路,甚至给你重振冯家的机会,现在都被你白白浪费了,早知道这样,刚才我就应该直接要了你的命的。”

    苏元阴笑着走了上来。

    身后,田横和金文也是一脸的阴狠。

    莫邪吞了吞口水强行想要站起来,但是被路乘风按住了。

    “想必三位就是佛门高人了吧。”路乘风拱拱手说道。

    “还跟他们客气个屁!”

    “直接动手就是了,路家的人果然还是怕了!我们白宗弟子不怕!伤害了先生就等于伤害了我们白宗!此仇不共戴天!”

    “路老!一起上吧!我们这么多人怎么会害怕他们。”

    身后,一群白宗弟子开始叫嚣。

    白老脸色一沉转过头来,登时大家都不敢说话了。

    这些弟子不知道天高地厚,但是他却知道眼前三人的强悍,如果真如莫邪所说,那这三个人的实力绝对都在宗师以上。

    三名宗师高手

    人多势众有什么用?

    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拖延时间看能不能等到先生,若是实在不行,三十六计走为上计,直面对抗他们三个,基本上毫无胜算,一群人中唯一有实力的就是路乘风和路家的另一位老者,而白老的实力现在不过刚到筑基中期,勉强能够拖住一个最弱的,但是剩下的苏元和田横照莫邪所说,几乎不可战胜。

    路乘风和路家老者难言胜算,这可是连韩先生都要避让的组合啊。

    而韩先生可是能够一个人战胜冯一山和谢存忠两人的!

    这样一对比,胜负自知。

    “路家?”

    苏元皱了下眉头:“我知道你们路家,实话不瞒你们,既然莫邪都告诉你们了,那我就不藏着掖着了,我们佛门的实力你们是清楚地,我们想要进入华夏,桥头堡就是你们浙省,你们认为你们的实力能够抵挡我们佛门吗?”

    说着,苏元大笑了出来:“恩,我的问题连我自己都觉得好笑,就算是十个浙省,能挡住我们佛门吗?”

    “所以”

    他话锋一转。

    “识时务者为俊杰,我们佛门和你们没有仇,只要你们乖乖的服从我们佛门,那我佛慈悲,我们不仅不会要了你们的命,甚至还会给你们意想不到的好处。”

    说着,苏元看向路乘风:“你们路家,愿意吗?”

    “哼,他敢不愿意,这个莫邪身在福中不知福给了机会不要,这个老头子应该不是傻子,选择归顺我们,帮助我们整合浙省势力,未来他就是我们佛门在浙省的管事的,这种好事,他不要,选择和我们作对,然后死?”

    田横胸有成竹的说。

    金文也是淡淡一笑,不置可否。

    路乘风脸色阴沉,三个人的话对他简直就是侮辱,尤其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一生傲骨嶙峋,怎能忍得下这口气。

    而且,如今浙省刚刚有了新主,已经经不起第二次动荡了。

    只有韩先生,才是浙省最好的选择。

    “怎么样,答应,我就放你们走。”

    苏元笑着说,一脸的自信。

    “战吧。”

    路乘风淡淡的说。

    星空璀璨,月牙皎洁。

    “你说什么?”

    苏元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战吧。”

    路乘风再一次说道,迎着风,长袍舞动,微微躬身单手伸出,这是迎战的姿势,宗师风采,这一刻一览无余。

    “伤先生,辱浙省,我路乘风虽一把年纪,但也要为先生和浙省讨一个尊严!”

    风起云涌,浙省遍地皆英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