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谁!”

    韩青环顾四周。

    无人。

    “谁。”

    他再一次问道。

    空荡荡的佛堂一片静谧。

    “呼”

    他摇摇头眼神有几分迷茫,刚才,他分明听到了一个声音,似乎乃是这玉阙主人所发。

    “哥怎么了?”

    佛堂外,看到韩青这个样子瓜娃子焦急的问道。

    韩青沉默了一会摇摇头:“没事,可能是我出现幻听了。”

    说完,韩青不再犹豫,口中又是一道精气吐出再一次缠绕在玉阙周围,这一次玉阙的反抗弱了很多,在韩青一而再二而三的努力下,终于被韩青收服。

    当玉阙缓缓落在掌心之后,韩青长舒一口气,看向这个玉阙的神情有几分好奇。

    幻听?

    他绝不可能出现幻听,刚才那声音分明就是一抹神识,如果不出意外,应该就是这玉阙上一任主人残留的神识。

    只是因为年代太久远了,那神识最终只能坚持一句话就消散了。

    “真是太可惜了”

    韩青摇摇头,这一次结界之行,若是能够遇上那个释然,再得到这个玉阙的来历,那真是双喜临门了,但是现在都错过了。

    “不过,有了这玉阙,我冲击开光后期应该不成问题了。”

    还是有值得满意的地方,这玉阙中蕴含的能量非常庞大,且不说最重要的精气,就是灵气都足够自己家中那个小阵引流几个月的量了,再加上它前任主人留下的精气,只要自己稍加利用就能被自己吸收。

    “尽快突破到开光后期,然后就可以准备融合期了。”

    韩青心头有几分雀跃,想到融合器的种种不同,韩青就能安心很多,在地球上,到了融合器应该会安全很多了。

    轰隆

    正在韩青还在思考的时候,整个结界突然发出了巨大的声响,甚至地面都开始裂开。

    “哥!”

    站在外面的瓜娃子焦急的喊道。

    韩青看了一眼已经坍塌的佛像知道这结界没有了基石也就是那块玉阙之后,已经来到了崩溃的边缘。

    “是时候离开了。”

    他搓了搓手,走出了佛堂

    山间的风就算是晚春初夏,依旧夹杂着凉意。

    一群人站在山头上各个面色焦急惶恐,四处张望的是苍白的脸,大家凑在一起低声议论纷纷。

    “先生危险你说,能是什么人让先生都危险呢?”

    “天可怕了,这个村子太诡异了,你看看那样子,荒凉的不像样子,让人心慌啊”

    “我们这么多人不应该害怕吧”

    “我们这么多人?有什么用?要是先生都不是对手的话,我们人多有什么用?”

    到处都是不安的情绪,此时大家的眼神时不时的看向远处躺在草丛上的男子。

    莫邪。

    他闭着眼睛,脸上没有一丝血色,好像已经死了的人一样,此时路乘风和白老两人正坐在他的身旁,路老的手心一阵阵灵气浮动,而白老也将手放在了他的丹田位置,为他引灵气入体。

    如此,已经一个小时了。

    自从莫邪说了先生危险四个字之后,就再也没有醒来了。

    “白兄,你说他的丹莲碎了?”

    路乘风一边引灵一边说道。

    白老点点头,脸上满是严峻,他不知道莫邪醒来得知这个消息会是什么样。

    丹莲,曾经的白老对此一窍不通,但是自从踏上了修真的路之后,他就知道丹莲对一个修真之人有多么的重要了。

    这是一切修炼的根源。

    没有了丹莲,就不再是修真之人了。

    白老能够感受到,莫邪丹田内的丹莲已经不能成型,虽然路乘风依旧在努力的引灵,而自己也在努力的将进入到莫邪体内的灵气引到丹莲之处,但是那残破的丹莲已经不能运转。

    换句话说,现在的莫邪,已经是个废人了

    “水”

    虚弱的声音传来,莫邪闭着眼睛一脸痛苦的说。

    “快拿水!”

    白老转身对洪倩说道,洪倩立马取水过来放在莫邪的嘴边。

    咕嘟,咕嘟。

    一**水下了肚子,莫邪的脸色稍微好看了一些,沉默了几分钟之后,他终于睁开了眼睛:“师父。”

    当看到白老之后,他低声道。

    白老点点头:“好点了吗?”

    莫邪点点头又看向路老:“多谢路老出手搭救,莫邪不胜感激。”

    路乘风摆摆手:“师侄不要客气了,身子好点就行,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是谁将你伤成这样的?”

    听到路乘风的话,莫邪下意识的想要运转一下自己的精气来滋润一些有些干枯的脉络。

    “怎么回事”

    刚刚用力,他的脸色就一阵苍白。

    “噗!”

    一口鲜血打湿了他的衣襟。

    “稳住!”

    白老大喝一声,急忙再次将手搭在他的丹田处,一股温热传遍莫邪的全身,他这才没有再一次昏过去。

    “师父我的丹莲”

    莫邪痛苦的说,眼角已经有了泪水。

    隐隐然,他已经知道自己的丹莲出了问题

    “受了点损伤,现在不要强行运转丹莲,以免二次伤害。”

    白老不敢直视莫邪的眼睛,他不想看到这样一个年轻俊才陨落的悲伤。

    “我知道了。”

    莫邪低声道,他低着头,眼眉微垂,没有人能看清他此时的面部表情,但是从他的语气中却能听出一丝强忍的痛苦。

    夜风让人心凉。

    “莫邪,村子里面发生了什么?现在先生在哪里,安全吗?”

    看到莫邪已经平静了下来,路乘风轻声问道。

    莫邪摇摇头:“先生现在在哪里我也不知道我逃出来的时候佛堂已经坍塌了,先生也被掩盖了”

    “掩盖?”

    路乘风眼神一滞。

    “以先生的实力,一个坍塌的佛堂怎么可能伤得到他?”

    莫邪叹息了一声:“当时先生的状态很奇怪,我感觉可能是要突破了,所以先生不敢轻举妄动,而且对手很强”

    “很强?”

    白老皱了皱眉头:“有多强?”

    莫邪深吸一口气:“三个人中最弱的都是宗师”

    “最弱的都是宗师?”

    一阵冷风让每个人吃了一口冷气。

    “这是什么势力,一出手就是三个宗师?那最强的人什么实力”

    路乘风呢喃的说,苍老的脸上有一丝颤动。

    “佛门。”

    莫邪默默的说。

    佛门

    一阵风吹,枯木纷飞。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