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佛堂内一片幽暗。

    “他在这里修炼了差不多两年时间,之后就离开了,但是离开之前他在佛堂将那块玉阙进行了加固。”

    站在佛堂外面,瓜娃子低声到。

    漆黑的夜,孤零零的佛堂,隔离与世界之外的世界。

    韩青走了进去。

    “散。”

    神识再一次弥漫,之前他散布神识的时候就想过要寻找在外面闻到的那一抹修真的味道,但是到了佛像这里,神识就不能再深入了,如今看来,就是那玉阙的缘故。

    看到身旁的韩青闭上了眼,瓜娃子也乖乖闭上了嘴。

    良久,韩青睁开了眼,有几分严肃。

    “放在眉心了。”

    韩青抬头仰望着这尊佛像说道。

    “眉心?之前是在底座的。”

    瓜娃子说道。

    韩青点点头不再多说,他缓缓蹲下,然后将手按在了冰凉的地板上。

    轰。

    瓜娃子震惊的看着眼前的一幕,只见地面开始凹陷,眼前的佛像开始一点点的下垂,知道他的眉心正好水平面对着韩青。

    收回手,韩青站了起来。

    “凝。”

    轻叱一声,周遭的灵气开始朝着韩青的手心汇聚,银白的的光芒犹如实体的白雾,不断的升腾缭绕着。

    滋

    当这白雾靠近眉心的时候,不断有火光闪烁,似乎正在交锋。

    韩青的眉头也皱了起来。

    “保护的这么好?”

    只见随着时间的推移,佛像的眉心开始出现波动,过了一会,让瓜娃子惊讶的一幕发生了,只见眉心处撕开了另一个空间,一个如同透明的玻璃方框从中幻化而出,方框中有三章符文不断盘旋,而守护在它们正中的,就是一块宝蓝色的玉阙,未经任何打磨的玉阙。

    “就是它了。”

    韩青看着这块玉阙,眼中闪烁着它的光芒。

    滋

    探出手去,韩青试图想要将三张符文强行攻破,但是一阵火光闪烁,一阵白眼升腾,韩青收回了手脸色有几分凝重。

    “这是一个小型的结界,可以叫做界中界了。”

    看着这块小方框,韩青低声道。

    瓜娃子点点头:“怪不得释然要把玉阙的位置改变,原来是又建造了一个结界来保护它啊”

    两层结界,也难怪之前就连韩青的神识都没有办法找到它。

    “这个释然的实力很强。”

    韩青低声道。

    刚才他试图强行突破符文的防护,但是抵抗的力量让他都收手了。

    “这种符文蕴藏的能量极其惊人,如果这个释然只是一个宗师的话,不可能有这个实力”

    韩青心中沉吟。

    宗师高手他不是没有遇见过,那冯一山就是一个用符文的好手,但冯一山的符文韩青几乎不看在眼里,更何况现在自己的修为又精进了。

    但是眼前这个释然留下来的符文,韩青想要强行突破并不容易,如果冯一山的实力乃是宗师的话,那这个释然实力绝对高出他一大截。

    “可惜不能遇上,若是能够遇上,也许能对现在地球上的修炼之人实力有更好的了解。”韩青微微可惜。

    “哥,破不开么?”

    瓜娃子看到韩青已经沉吟了许久依旧没有动作,心头有几分不解。

    韩青摇摇头:“打开是没问题,只是需要多费一些手脚罢了,瓜娃,待会我会催动灵气点燃几个符文,将这个结界震碎,但是这个释然将结界的根基建立在这个玉阙之上,如果我强行突破的话,这个结界也将荡然无存。”

    听到韩青的话,瓜娃子沉默了一下。

    “荡然无存就荡然无存吧,这个世界本来就不应该存在的不是吗?这块玉阙换个角度想,也是我们罗垟古村灾难的导火索哥,破了吧。”

    韩青点点头。

    “你离开佛堂。”

    瓜娃子无声退下。

    “灭。”

    看到瓜娃子已经远离佛堂,韩青轻轻吐出一字。

    轰。

    一阵蓝色火焰,一张符文浴火而生。

    韩青看了小结界一样,手一挥,天地间的灵气瞬间将他围拢,形成了一层光罩。

    “炸。”

    他口一开,符文朝着小结界飞速冲去,而与此同时,释然留下的三张符文似乎也有所感应,剧烈的晃动了起来。

    砰!

    最终,四张符文狠狠的撞在了一起,一阵狼烟起,整个佛堂都颤动了起来,那原本尚算完好的佛像也轰然倒塌。

    滋滋滋

    火苗的声音还在跳跃,尘烟散去,四张符文都已经消失不见。

    “这股味道”

    没有了小结界,这块玉阙中蕴含的能量弥漫开来,韩青的脸上有着满满的惊疑和惊喜。

    “太强了,这块玉石比家中阵法的那块玉石至少强上数十倍!”

    韩青的眼中露出了一抹渴望。

    他再一次伸出手,想要将这个玉石揽在手中。

    嘶

    一阵电光闪烁,韩青的手再一次退了回来。

    “怪不得这个释然带不走这块玉阙只能在这里建造结界这玉阙,分明就是高人留下的。”

    韩青皱着眉头看着眼前悬浮的玉阙,其中熟悉的味道让他心头震撼不已,那是修真之人精气的味道。

    “这玉阙之前的主人定然是一位修真之人,而且其中能量大多是这位前辈滋养的,这样的玉阙待在身旁,遇上了难缠的对手可以及时的补充灵气,远不是一般玉石可以相比的。”

    “只是”

    韩青抿了抿嘴有点想不通。

    “为何这玉石会在罗垟古村呢?那位高人又是什么时候在这里待过呢?”

    “难道,也是百年前?”

    韩青摇摇头,不想再多想。

    “那个释然带不走,那是因为他不懂的修真之人的宝物该如何接手。”韩青心头有几分喜悦。

    “但是我知道。”

    他微微一笑张开了嘴。

    一道银白色的雾气从他的口中吐出,刹那间将整个玉阙缠绕。

    “精气化精,那释然只是修炼之人却不是修真之人,体内没有自己的精气,如何能将这满是精气的玉阙带走?想要依靠他灵气的力量,那是毫无作用的。”

    灵气,精气,乃是两种力量,灵气人人可有,精气却只有修真之人方能孕育出来。

    好比灵气就是未经雕琢的原材一般,而精气,却是经过修真之人丹莲的淬炼而形成的,亮着不可同日而语。

    “收!”

    嘶啦一声,玉阙中猛然散发出一阵恐怖的精气。

    韩青急忙后退两步,脸色大变。

    轰!

    两道精气轰然相撞,韩青脸色一阵潮红,喉咙一热,差点吐出一口鲜血。

    “何人夺我宝物?”

    悠悠的,一道沧桑的声音传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