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韩青的脸色有点白。

    莫邪觉得自己要疯。

    “先生,到底怎么回事?”

    他从未见过韩青这个样子,在莫邪的眼中,曾经他的父亲就是世界上最强的男人,但是直到父亲被眼前的韩青打败,他知道这个男人更加强大,而且他的强大和父亲不同,他身上流露出的那种永远自信的感觉,莫邪难以理解,但是却无限推崇。

    这种气场,是对力量的绝对自信。

    可是现在,这个男人的脸色,居然有了他难以理解的苍白。

    “暂且停一停。”

    韩青长舒一口气吞了吞口水,然后缓缓蹲了下来,抓起一抹地上的黄土闻了一下,眉头紧锁。

    看着韩青这好像侦探一样的姿势,莫邪已经蒙了。

    哗啦。

    将手上的黄土洒在地上,韩青凝重的看了一眼眼前的佛堂。

    终于,闻到了熟悉的味道。

    修真的味道。

    “罗垟古村真是谜一样的村子啊。”

    韩青摇摇头,脸上有几分冷峻。

    地球上的修道之人和武道之人的气息和修真之人是完全不同的。

    简单的说,修道武道之人,他们的灵气就是纯正的天地灵气,地球上的灵气是什么形态,进入到他们的身体中,依旧是这样的存在。

    当然,也不能说完全一样,毕竟凡事无绝对,不同的功法和传承也会凝聚起不同形态的灵气,只是,也只是改变了形态和使用的方式而已,以韩青的实力,能够清楚的感觉到这些相同和不同。

    但是修真之人是完全不同的。

    他们不是改变,而是让灵气更加强大,变为自己的精气,为我所用。

    修真之人的灵气形态是完全不同的,甚至同样宗门的灵气进入到弟子的丹田内,都会有不同的感觉。

    所以,当这抹熟悉的味道出现的时候,韩青立马就有了警觉。

    “难道,抓走秦梦瑶的乃是修真之人?”

    沉吟了一下,韩青摇摇头:“如果是这样,他们没有必要这样东躲西藏,既然同样是修真之人,而且能够躲过自己的神识,那么直接站出来就是了,自己并没有战胜他们的把握。”

    但是他们没有站出来。

    韩青冷笑了一下。

    “那就证明这些家伙并没有这个实力,这修真的味道,也许只是一个幌子?”

    可如果只是幌子的话,谁能制造出这个幌子呢?

    这可是实实在在的修真残余啊。

    “呼”

    韩青长舒一口气看了一眼近在咫尺的佛堂,他甚至能够看到里面的巨大的佛像,正在慈悲的俯视着众生。

    坐下的莲花圣洁无比,但是在这诡异的村庄中却少了几分佛像的威严,多了几分苍凉的压抑。

    “先生,真的要进去吗?我总感觉有点不对。”

    看到韩青头也不回的朝着佛堂走去,莫邪有点站不住了,父亲当年的话历历在目。

    “莫邪,走到这里,我们不能再前进了。”

    父亲看着远处的佛堂,眼中有几分敬畏和忌讳。

    “为什么?爸,我们进去看看吧,说不定能找到爷爷逝世的秘密呢。”

    “秘密”

    想到父亲当时难以言明的神情,莫邪至今都想不明白。

    “秘密,就让它永远埋在这里吧”

    韩青一只脚踏进了这个佛堂,一阵冷风吹了过来,佛像上耷拉着的残布被风吹动,在空中飘扬,最终轻飘飘的落在了韩青的脚下。

    一阵波动传来,韩青笑了出来。

    “出来吧。”

    声音落下,佛像身后,三个中年男子走了出来。

    他们身上穿着和华夏佛教不同的袈裟,似乎和青藏高原上的藏传佛教的喇嘛有些相似,只是衣服看起来有些异域的味道,就是和藏传佛教都有几分不同。

    “小子,你真的敢来?”

    为首的一个男人冷笑着说。

    韩青耸耸肩:“我已经站在这里了,你不觉得你的话有点多余了吗?”

    男人脸色一冷:“牙尖嘴利。”

    韩青没有理会他的话,而是看向了眼前比自己高两三倍有余的佛像,沉吟了一下:“是因为这个佛像吗?”

    为首男子愣了一下随即轻笑出来:“哟,果然有点能耐,竟然看出来这个佛像的不同。”

    身后,莫邪也走了上来。

    不见人,害怕。

    见了人,就算是再强,反倒是不怕了。

    “先生,这佛像有什么问题吗?”

    莫邪看了一眼,然后警惕的瞅着眼前的三个人问道。

    韩青点点头:“等回来再和你解释,这三个家伙修为不低,待会我拖住他们,你去找秦小姐。”

    莫邪点点头,三个人出现的时候莫邪就已经知道自己不是他们中任何一个人的对手了,完全感受不到对方的力量,那就只有一个解释,他们的实力远在自己之上。

    “你拖住?”

    苏元嗤笑了一下,他就是为首的男子,剩下两个男的站在他的两侧,以他为尊。

    “痴人说梦。”

    他摇摇头:“韩先生,你真以为你那点能耐,能够为所欲为了?”

    韩青撇撇嘴:“为所欲为不敢说,但是搞定你们三个,压力不大。”

    “哈哈哈!”

    三人齐声大笑了出来,然后对视了一眼纷纷叹息。

    “现在的年轻人这么狂?还是说我们太久没有回来华夏了,这里的人,已经忘记了我们的恐怖?”

    苏元搓了搓手,大红袍子无风抖动,隐隐的力量时不时的散发着。

    当这股灵气出现的时候,韩青挑了下眉头:“原来是你们。”

    “哟,看出来了?有两下子嘛。”

    苏元微微惊讶了一下,这个时候,他的眼神滑向韩青身后的莫邪,此时,莫邪已经开始朝着佛堂的另一边走去。

    “小子,会不会太不把我们放眼里了?当着我们的面,还敢找人?”

    说着,身旁的一个男子也是轻蔑一笑:“人,我们想给,就给,不想给,你们不能抢,懂吗?”

    莫邪吞了吞口水有点犹豫的看向了韩青,后者微微点头,莫邪这才又继续前行。

    “我说的话,没听到么?”

    苏元阴测测的说。

    砰。

    脚步声坚定,韩青抚摸着自己的手腕朝前走了一步。

    “既然你们真敢来浙省,那我就让你们付出代价。”

    韩青微微一笑。

    “也不枉我等你们这么久”

    “佛门。”

    轰!

    大风起兮尘飞扬,佛像微垂望锋芒!

    “斩!”

    凭空一道雷电,紧紧的握在了韩青的手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