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永嘉是温城下辖的一个县,位于浙省东南部,瓯江下游北岸,风景秀丽,山水悠扬。

    韩青直接从杭城让荣鹏天派车将自己送到了永嘉,在一个转盘处,韩青看到了一辆黑色的本田。

    换上这辆车,韩青坐在了后排。

    透过后视镜,韩青能够看到那双深沉的眼睛。

    他终究还是变了。

    曾经的阳光已经消散,多的是几分忧郁和伤感。

    “来多久了?”

    韩青轻声道。

    “半个小时吧。”

    莫邪随意答道。

    韩青轻笑了一下看向窗外的风景,沉默了片刻之后,车厢里面有了几分压抑。

    但是两人似乎都没有说话的意思,车子一直在县道上开着,大约过去了一个多小时,在一个转口莫邪打了方向盘,车子瞬间开始颠簸了起来。

    两边的风景,也开始渐渐的变了。

    山,离得更近了,林,仿佛围绕周身,清泉声似乎就在耳畔,但人,却依稀不见。

    路越来越窄了。

    当最后一个挑夫从韩青的视野中消失之后,到现在他已经半个多小时没有在这条路上见到一个人了。

    县道,早已经变成了土路,土路却也泥泞不堪,每开一段距离,莫邪就要下车清理一下轮胎,要不然寸步难行。

    “这是上屯村,再往前面二十多公里,就是罗垟古村了。”

    莫邪一边清理着车轮上的泥泞一边和靠在车上环顾四周的韩青说道。

    此时,已经是下午五点左右,日头已经开始下沉,黄昏已经快要来临,道路两旁终于出现了人。

    “应该都是上屯村的村民。”

    莫邪看了一眼说道。

    韩青点点头朝着远处看去,大约一公里外能够看到炊烟袅袅,林立的小草屋在日色下显得一片祥和。

    “罗垟古村还有人住吗?”

    韩青突然问道。

    莫邪摇摇头:“已经七八年没有人住了,这上屯村是距离罗垟古村最近的村落了,我等下我们离开这个村,一路上就不会再碰到人了。”

    七八年没人住了?

    “白老和我说这罗垟古村是你们浙南的禁地?”韩青皱着眉头问道,一阵风吹来,阴凉凉的。

    莫邪拿起抹布在车窗上也擦了几下,一边擦一边说:“恩,列为禁地也不少年了,但是只是在我们修炼圈子而已,新千年之后罗垟古村还是有村民居住的,但是我们修炼之人却不再踏足了,到了后来,出了那件事之后,罗垟古村也成荒村了。”

    “哦?”

    韩青踢了踢脚下的石子。

    “为何你们修炼之人都不再涉足了呢?”

    “因为”

    莫邪语气中有几分伤悲,沉默了片刻他长舒一口气摇摇头继续道:“我爷爷当年就是死在了罗垟古村,后来父亲第一次进了古村之后就下了命令,浙南修炼之人都不准再靠近这个村子,就连父亲,生平也只来了这里两趟。”

    原来罗垟古村和冯家还有这样一段故事,怪不得莫邪主动请缨,也难怪他一路上情绪都不高。

    自己这个伤他父亲之人又陪着他去爷爷逝世的地方,确实够凄凉的。

    “当时爷爷的修为也是堂堂宗师,只是年近古稀终究身体跟不上了,想来这也是他没能走出这古村的原因吧。”

    “之后父亲第一次进这古村,就是为了寻找爷爷的下落,但是似乎遇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然后就退了出来,当时父亲的实力也刚刚碰到宗师的边际,不敢逗留。”

    可怕的东西?

    韩青撇了撇嘴,能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呢?

    冯一山的实力韩青是清楚的,宗师实力,虽然和自己有差距,但是想要镇住他也并不容易,当初连自己冯一山都不怕,那他怕什么呢?

    车子终于干净了一些,莫邪看了看天色,此时,黄昏已经渐渐浮现,炊烟更胜,虽然隔得远,但是依旧能闻到阵阵饭香。

    牲畜的叫唤声不绝于耳,仿佛在提醒着什么一样。

    “后来呢?”

    韩青看向莫邪继续问道,后来发生了什么呢?村子里面的人为什么也不住了呢?

    “先生,要不我们先找个地方吃点东西吧,罗垟古村的事情一时半会也说不完,旁边就是上屯村,我们这一趟进去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出来呢,先在这里饱饱肚子,听听村民怎么说,关于罗垟古村的事情,他们知道的也许比我更多。”

    莫邪看了远处的上屯村一眼,挨着土路的小岛上已经有不少村民站在那里了,八成都是想拉他们过去吃一顿农家饭甚至想让他们借宿的。

    莫邪也理解,前面就是罗垟古村,凭借这些年罗垟古村给外界的**印象,没有人敢深夜进入,现在已经是黄昏,他们自然认为两人不敢横穿过去。

    而莫邪,也是这么想的。

    赶了一天的路,没有必要在晚上进入罗垟古村,白天搜寻的成功率更大,而且在这里吃饭留宿也可以得到更多的消息。

    “好。”

    韩青点点头答应了。

    他倒不是不敢夜进罗垟古村,他也不饿,身上的回灵丹远比吃饭来的更有用,他想的是能够多知道一些信息。

    自从地球上的修炼之人开始一一出现之后,韩青知道,隐藏在这个灵气枯竭的星球上的修炼之人不在少数,而冯一山这样的实力尚且忌惮灵寂洞,那灵寂洞之上是不是还有更强的存在呢?

    谨慎为好,想要走得远,决不能盲目的自信。

    韩青相信自己,但是这份相信源自于绝对的压制,而现在,他清楚的知道自己现在并不安全。

    还是稳当一点的好。

    车子缓缓的朝着上屯村开了进去,夜色也一点点的笼罩了大地,通往罗垟古村的土路淹没在黑暗中,如此静谧,以至于仿佛空气的流动都能听到一般。

    这巨大的黑暗似乎有一双眼睛,狰狞的看着每一个羊入虎口的人。

    “小伙子,你是要听罗垟古村的故事吗?”

    烛火下,老婆婆一边缝针穿线,一边抬头看着眼前的两个青年,略显浑浊的眼中闪烁着几分幽远。

    桌上的餐盘剩菜都被一个清秀的小姑娘收了下去,木屋中,一片古老的斑驳。

    韩青喝着茶,一旁的莫邪点点头。

    “婆婆您就说罢,当年罗垟古村到底发生了什么?现在,村里还有村民活着吗?”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