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愉快的周末成为了杭城游乐场的噩梦。

    此时此刻,无数人看着空中的那趟列车,没有人怀疑,这样列车着地的时候,就是这一车人走上天堂的时候。

    “妈妈!”

    “爸爸”

    “呜呜呜”

    到处都是哀嚎声,现在,每一个车上的人都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车子下面剧烈的颤抖,甚至车头已经脱离了轨道,现在,只是依靠着冲下来的惯性贴在轨道上,等到下滑蓄力之后,就是再一次冲上云霄的时候。

    那一刻,就是脱轨的时刻。也是要命的时刻。

    哭声一片,惊呼声一片,但更多的是压抑,窒息,崩溃,在这种情绪中,所有的声音都是那么的刺耳,仿佛扩大了数百倍,直直的震撼着人心。

    “韩青出事了吗?”

    闻人秋月被韩青用手挡住了眼睛,但是此时,她已经猜到发生了什么,做在前面的人的哀嚎,孩子们的哭喊,地面上人的惊呼声。

    过山车出问题了。

    这种最让人恐怖的问题,无数人之所以不敢玩过山车,就是因为这样的问题,这种恐惧,太庞大了。

    “没事。”

    温柔的声音传来。

    “没事?”

    闻人秋月想要拿开韩青的手,她想要直直的看着韩青,哪怕就这样坠落。

    也是双宿双飞的美好。

    可是韩青的手就是不放开。

    “我说没事,就是没事,乖。”

    韩青的声音无比轻柔,每一个字都落在了闻人秋月的心里,好像他说没事,就真的没事一样。

    “韩青。”

    闻人秋月的声音在呼啸的风声中传来。

    “嗯?”

    “我不后悔。”

    韩青一愣。

    “就算是死,只要我们在一起,我很幸福。”

    手心有湿润,韩青知道,那是闻人秋月的泪水,没有恐惧的泪水,而是一种幸福的泪水。

    “也许,等我们死了之后,我们的关系,就能让所有人知道了吧。”

    她低吟道,美丽的嘴角勾勒出释然的弧度。

    “真好。”

    真好

    韩青的双眼有些朦胧,千万年过去,这一刻的感动,让他心痛,也让他动容。

    “傻瓜,我说过,没事。”

    他笑了笑,然后另一只手伸向了空中,一股股无形的力量开始凝聚。

    “我们的关系,要得到所有人祝福的啊。”

    这是闻人秋月能够听清的最后一句话。

    之后,就是一阵歇斯底里的尖叫声,车上的,地面上的,满是绝望的。

    过山车终于朝着天际冲了上去,并且将在最高处,离开轨道。

    “那是什么?”

    有工作人员指着天上说道。

    随即,无数人顺着他的手看了过去。

    什么都没有。

    “有什么?”

    “我不敢看了这场面永远都不想看,太残酷了”

    “这人什么心态,这种时候还在开玩笑?”

    不少人立马指责这个工作人员,但是这人完全无视了所有人的指责依旧木讷的看着天空,他的眼中闪着不可思议的光芒,但是没有人理解他。

    傻子。

    可是他依旧摇着头,口中不断的呢喃:“难道真的是我看错了刚才那道光,从哪里来的”

    一只手捂着闻人秋月的眼睛,一只手浮在空中,刚才的一瞬间,韩青调动了一些灵气,但是他犹豫了一下,究竟是用一指禅来解决还是用灵气来凝固住过山车,消耗的他的阻力。

    但是最终两种方案都被他否决了。

    自己为什么明知道这辆车有问题还要上来,一是为了闻人秋月,不想惨剧发生在她的面前,二就是因为在车上,他才能躲过所有人的眼睛,解决这一次事故。

    如果在地下,自己也行,但是无疑动静会更大一点。

    而且想要控制在空中失控的列车,以自己现在的修为,除了依靠天地灵气来帮忙之外,别无他法,但是一旦调动灵气,那列车悬浮在空中的诡异相比会造成巨大的轰动。

    “硬来吧。”

    韩青看了一眼车头的方向,此时,因为上冲而来的惯力,车头已经飞出了轨道,而且后面的车厢也一节节的飞了出去。

    惨剧,让每一个人窒息,呆立。

    嗞啦!

    “韩青?”

    闻人秋月听到了身旁传来的巨大的响声,但是眼睛前的手依旧紧紧的捂着自己。

    “乖。”

    韩青的声音轻轻传来,闻人秋月这才安静了下来。

    嗞啦

    “天啊!”

    “,”

    “到底发生了什么”

    “是佛祖显灵了么?”

    “我滴个神啊”

    无数人哑口无言的看着天上出现的一幕,脸上露出了见到救世主一般的神情。

    砰!

    车头飞在空中,顿住,然后巨大的牵引力将它扯了回来,然后开始直直的朝着轨道撞击回去,就在两者将要猛烈撞击的时候,一阵狂风吹过,几道银光闪烁,当人们再睁开眼的时候,车子已经安稳的落在了轨道上。

    所有人张着嘴巴看向列车的末尾。

    就在刚才,就在所有人以为列车将要完全飞出去的时候,最后一节车厢固定在了轨道上,将已经飞出去的车厢硬生生的牵引住,然后颓然落了下来,回到了轨道上。

    “到底发生了什么”

    “真是不幸中的万幸啊,肯定是最后一节车厢没坏,牵住了整个列车可是,这一节车厢的牵引力真的能将整个列车拉住吗?”

    “难以理解”

    “就算是拉住了,车厢落回轨道的巨大撞击力怎么可能就这样安然无恙的化解了”

    “一定是神灵看在孩子的面子上”

    韩青拔出了自己的手。

    上面一片黢黑,都是刚才剧烈的摩擦留下来的灰烬。

    在就要彻底飞出去的一瞬间,韩青用手穿破了彻底,狠狠地抓在了轨道上。

    最后一节车厢也是坏的,但是乘客是韩青。

    肉身硬扯,并且在车厢整体回落到轨道上的时候,韩青才人不知鬼不觉的调动了灵气,在轨道和车底之间形成了一道缓冲。

    哗啦。

    车子冲了下去。

    再一次冲上去,滑下来,冲上去,滑下来,做着钟摆运动,所幸再没有力量冲到最高点,就这样载着一群神魂未定的人和紧闭小眼的孩子们,最终停在了一个行轨道上,不在动弹。

    用脚踩住刚才自己穿破的那个洞,韩青收回了挡在闻人秋月前的另一只手。

    “我说了,没事。”

    他耸了耸肩,淡淡一笑。

    人群,一阵沸腾和劫后余生的欢呼:

    “谢谢老天爷”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