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教授赶到食堂的时候,韩青已经不在了。

    “爸,有这么着急么?”

    季明凡在一旁无奈的说。

    刚才季明凡正在季老的办公室里看书等着一起回家,季老也安安静静的在他的书房里面,突然间,老头就冲了出来,说发现了什么踪迹。

    “什么踪迹?”

    季明凡下意识问了一下,然后就受到了打击。

    “这踪迹你不懂,只有韩先生能懂。”

    日了狗了,老师不懂学生懂

    不过季明凡也不在乎了,上一次学术报告结束之后,他就知道韩青这个学生不是一般的学生了,自己的父亲都对他刮目相看,季明凡可是知道自己这个父亲有多高傲的,连闻人秋月的老爹都不服气,能服气一个学生,可想而知这个学生有多强了。

    后面,在父亲的耳濡目染之下,季明凡也深知这个韩青的厉害。

    修道之人?

    父亲是一直有修道的,这个季明凡知道,而且他自己也受父亲的影响会看一些道家的理论和哲学,当然,修炼他还没有涉足,但是他大概能够了解一点。

    父亲修为不高,只是图一个养生的作用而已。

    但是在父亲的口中,这个韩青绝对是个高人。

    华夏有不少修道之人,这个季明凡也了解,但是据父亲所说,这个韩青的修为不是一般修道之人能够比的。

    知道了这些,韩青的那些在寻常人眼中的神迹在他眼中就变得稀松平常了。

    “爹,估计韩先生已经走了。”

    看了看人已经不多的食堂,不少大妈的窗口已经打烊了,季明凡回头对季老说道。

    “走了要是再快一步就好了那位金丹期高手的踪迹啊真想跟韩先生讨论一下是不是真的”

    季老低声呢喃,脸上满是可惜。

    “爸,你说什么?”

    季明凡不解的问。

    季老摇摇头:“没事,我们回去吧。”

    季明凡一阵无奈,父子两人只能在渐浓的夜色中离开

    回到卧室的韩青先给自己煮了热牛奶,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韩青喜欢上了喝牛奶,也许是和身边人打交道多了,现在的韩青感觉自己心境更加的平和,更能够融入到生活中去,甚至中午在学校午休,他是真的睡着了。

    这都是好事,对于自己的心境以及未来的突破都有好处。

    若是一直心向远方而实力跟不上,突破的时候心魔就会难处,想着过去的功绩,如何还能脚踏实地?

    打开电视。

    空荡荡的房间热闹了起来。

    “要是秦梦瑶在,还能一起看看电视。”

    韩青笑了一下,然后眼光看向了面前的茶几,上面,静静的躺着刚才别在门上的那封泛黄的信。

    拆开。

    扫了一眼,韩青的表情大变!

    啪。

    信封内,一张照片也掉了出来。

    上面,一个女孩昏昏沉沉的躺在床上,这床和一般的床不一样,乃是用冰魄所做,寒气了然,女孩闭着眼睛,脸上有一抹苍白。

    不是别人,正是消失许久的秦梦瑶!

    叮铃铃。

    电话响起,将韩青从照片中拉了出来。

    “先生!有消息了!”

    电话那头传来荣鹏天激动的声音。

    “什么消息?”

    韩青冰冷的说。

    不知道为何,看到那张照片,韩青的心头有怒火燃烧。

    秦梦瑶的脸色,看起来已经不对了,天知道她已经在那冰床上躺了多久。

    “秦小姐那边有消息了!”

    荣鹏天的声音颤抖,但是随即他又沉默了下来。

    “呼”

    韩青长舒一口气:“怎么了?”

    “先生,您和秦小姐到底是什么关系?”荣鹏天在电话那头小心翼翼的问道。

    韩青楞了一下:“你问这些做什么?”

    荣鹏天沉吟了一下:“先生,消息不是很好,要是秦小姐在您心中极重的话,我希望你能保持镇定”

    镇定?

    韩青摇摇头,看到那张照片之后,自己已经自己强行镇定了下来了。

    “说吧。”韩青淡淡道。

    “秦小姐可能被绑架了”

    荣鹏天小心翼翼的说。

    “恩。”

    “先生,您难道一点都不惊讶么?”荣鹏天惊呼。

    韩青没有理他而是让他直奔主题。

    “这个消息是我在浙南的一个朋友告诉我的,他在那边做生意,说是最近永嘉县城那边的警方在当地一个村民的报案下解救了两个人。”

    “解救了两个人?”

    韩青眉毛一挑,难道秦梦瑶已经被解救出来了?

    看着手上的这封信,韩青疑蔻丛生,若是这样的话,那这封信还有什么意义呢?

    “是秦梦瑶的父母。”

    “宋姨和姜叔?”

    韩青震了一下。

    “没错先生,村民说是在一处人迹罕至的山里的发现的,发现他们两个的时候,他们已经脱水了,要不是发现的及时,怕是要死在山里面。”

    荣鹏天凝重的说。

    他不知道秦梦瑶对韩青来说意味着什么,所以说话都小心谨慎了许多。

    意味着什么?

    韩青自己也不知道。

    也许,自己对她的印象,还停留在上一世的初恋中吧。

    重生回来的他,曾经看透了一切,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再一次扎根在了这里,并且落入凡尘,体会寻常人的喜怒哀乐,重走逆天之路。

    也正因如此,他的心也没有了之前的缥缈,多了几分人间烟火。

    原本看开的东西,再一次朦胧了上来。

    修真之路本就如此,若是一切看开,何须一个修字?直接成就真我不就是了?

    “先生?”

    见到韩青久久没有回话,荣鹏天小声问道。

    韩青恩了一声。

    “但是秦小姐没有找到”

    荣鹏天遗憾的说并且继续道:“她父母的精神状态也不是很好,现在正在温城的医院里面修养,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每天都昏昏沉沉的,医生说身体没有大碍,但是精神好像有些受损,每天不管是在梦中还是醒来,都不断的说着一个字”

    说到这,荣鹏天的语气突然紧张了起来。

    “什么字。”

    韩青默默的问。

    “呼”

    电话那头的荣鹏天先是长舒一口气平静了一下心态,然后缓缓吐出了这个字。

    “鬼”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