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韩青就这样走了,留下了一片茫然无措。

    黄超的眼睛还留在远处,那里是刚才韩青神奇空心的地方,而他目光所及之处,也是篮球场上一众人的茫然四顾。

    每个人都想知道刚才到底怎么回事。

    黄超感觉自己肯定在做梦,可是脸上的羞红以及惭愧让他知道这是现实。

    “妈的,这小子怎么做到的”

    “队长,太吓人了他是认真的还是蒙的”

    身后的队员议论不已。

    黄超叹息了一声,这怎么会是蒙的?

    在众人的面前,韩青就这么稀松平常的将球踢进了远处的篮筐,食堂四楼距离篮球场以及韩青命中空心的篮筐足足有一百米!

    快是一个足球场的长度了!

    这样的距离,蒙?

    一般人没有这个脚劲球都到不了篮球场。

    汪洋也是赞叹不已庆幸自己果然没有看错。

    “队长,这小子进足球队我同意了。”

    黄超腼着脸说,汪洋笑了下:“现在你知道他的厉害了?但是人家可不是说进就进的,他还有自己的条件呢。”

    “条件?”

    “什么条件?”

    足球队的队员楞了一下。

    “首先我们要进入半决赛人家才会出场,否则,人家不进。”

    汪洋叹息了一声说。

    “半决赛?”

    黄超心猛地一跳:“这怎么可能”

    汪洋苦笑了一下:“你也知道很难是吧?所以,现在人家进不进咱们足球队还不好说呢,但是,不管怎么说,也是一个盼头不是?如果我们真的能进半决赛呢?”

    黄超不断摇头,脸上满是不自信:“半决赛队长,以我们的实力”

    看到黄超和他身后队员的神情,汪洋心里终于知道为什么韩青不愿意立刻加入队伍了。

    这样没有信心的队伍,谁愿意加入呢?

    “从明天开始,集训时间延长两倍,从原来的一周量训改为一周四训。”

    汪洋认真的说。

    队员们吓了一跳:“队长,你不是开玩笑吧这个强度,我怕队员们受不了啊老队员还好说,大一的才训练了半年身体吃不消吧”

    汪洋摆摆手:“比赛代表着学校的荣耀,吃不消的人可以离开队伍,我只要精英,韩青他是对的,如果我们连半决赛都进不了,凭什么指望别人?”

    说完,汪洋径直离开,走了两步顿住了,转过头他沉吟了一下:“现在开始训练!”

    看看时钟,现在已经是晚上八点了

    黄超等人面面相觑,但是谁都不敢违抗汪洋的命令,直直的跟着离开了。

    足球队的离开之后,闻人秋月和师妃暄等人也都散了。

    “我去,刚才那人就是韩青吧,这么狂?”

    他们一散,整个食堂马上人声鼎沸。

    “狂?你要是有人家那本事,你也狂?没看到刚才那一脚么?一百米啊,直直空心,这是足球还是篮球啊,还能这么玩”

    “太厉害了,难道足球队要崛起了么?”

    “我们学校的足球队?我就呵呵了,再烂,能烂的过足球队?”

    “可是现在有韩青了,不一样了啊,这家伙可是神奇小子呢,我总感觉他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没什么是他不会的,之前的四乘一百,这次的排球赛,还有刚才那逆天的一脚”

    韩青,如今在大一学生圈里面已经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甚至不少人已经成为了他的粉丝没办法,虽然人家长得不是特别帅,但是人家那范帅啊。

    大一学生议论纷纷的时候,食堂内的高年级学长也是不断低吟着。

    “那小子就是大一的韩青吧,人才啊。”

    “哼,不过是跟大一的学生闹着玩罢了,让他跟我们大三的混混试试?不知天高地厚。”

    “说的也是,大一学生说白了还是嫩了点,等他们到了大二大三应该才会明白什么叫做强吧。”

    “还半决赛才上场,我看他没有机会上场了,咱们学校的足球队已经多少年倒数了?”

    “以前还是厉害过得嘛,只是汪洋和黄超带队之后不行了,不过说真的,不止咱们学校,咱们华夏足球就一直不好嘛”

    “足球,看起来容易让人自己上去就知道难度了,我是不看好他们能进半决赛,而且就算进了半决赛,对手都是什么级别?韩青这小子能发挥多大作用?”

    高年级的学长显然对韩青还不是那么的信服,他们在学校的时间比大一的学生长,而且对于对手学校也是更加了解,见过的事情远比大一的多,并不会盲目的相信这个神奇小子能创造什么奇迹。

    “而且你听说了么?这一次夺冠热门金陵大学的校队可是有几个队员都被苏省的全运队选走了,人家的实力可是足够打全国比赛了呢。”

    “是啊,我也听说了,而且其他几个热门好像也有一两个队员被选走至于咱们学校嘛,估计也就汪洋一个人有这个本事吧”

    “唉,烂泥扶不上墙啊,没人会去关注我们学校的足球队的”

    “我倒是觉得韩青应该加入排球队有了他,咱们学校的排球肯定能更上一层楼,到时候别说称霸浙省了,就是在全国都能拿到好成绩呢。”

    本来只是想去学校好好上课的,结果还是沾惹了一身事情,韩青心里有点无奈。

    我本低调,为何总是让我处在风口浪尖?

    “唉。”

    一声叹息,韩青回到了郎君小区,对门的林清歌依旧没有回来,韩青想了想也有段时间没有遇见她了,不知道她最近在忙什么,上一次自己帮他把那个楚阳给怼了,甚至和楚阳背后的那个叫做三井的红日国的财阀也结了一点梁子,不知道林清歌有没有被为难。

    “像她这样的大明星,如果出了点事情的话肯定会举国皆知的吧。”

    韩青暗暗点头,华夏的娱乐圈,只要有点风吹草动立马就会世人皆知,狗仔们可不是闹着玩的。

    这样想着,韩青心里也安稳了一点,若是林清歌真的因为自己出了什么事情的话,自己一定会出手的。

    “回家修炼。”

    转过头,韩青就准备回自己的公寓。

    低头拿出钥匙,抬起头,韩青眉头一皱。

    “信?”

    一封泛黄的信,别在了门缝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