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跟着救护车将刘小光送到医院之后韩青独自一人回到了学校。

    杭城大学,浙省最好的大学,在整个华夏都是最顶级的高等学府,今天是报道的第一天,来到学校的人不算多,尤其是新生,还没有来多少,报道一共有三天,想来后面两天人才会到齐。

    领宿舍钥匙的时候管理员提醒韩青后天记得去学院报到,韩青应了一声扛着箱子就奔上了六楼。

    627,看着眼前熟悉的宿舍号,韩青打开了宿舍门。

    空无一人。

    自己的三个舍友还没有来,想到前世自己的三个舍友,就算是已经修炼了万年的韩青,心头都有几分暖意。

    挑了一个下铺之后,韩青简单的将行李安置了一下随即拉过一张板凳坐了下来。

    对于他来说,眼下最关键的还是修炼,刚才在和阿虎交手的时候,自己完全是依靠经验,哪怕是自己能够有一点灵气只要抬抬手就可以让那个阿虎顷刻毙命,更何况自己重生之前可是三千世界最强天尊的实力。

    可惜现在,若是对手多一点就能要了自己的命。

    双唇轻闭,韩青感受着地球上的天地灵气,少许之后睁开眼睛无奈的摇了摇头。

    “果不其然,现在地球上的灵气已经差不多干枯了,别说是修仙了,就是想要迈入修真的第一步都不轻松。”

    现如今这地球上,自己怕是唯一有望在这样的资源下取得突破的修行之人了。

    修真境界共分为十二层,筑基、开光、融合、心动、金丹、元婴、出窍、分神、合体、洞虚、大乘、渡劫。

    但是每一层又分三层境界,前中后期,就是筑基一层也要将三期修完才能突破到开光境界。

    “还是要先从筑基开始啊,地球上的灵气虽然枯竭,但是我修行数万载,秘法仙术数不胜数,想要在地球上突破到金丹期并不是什么难事,前世筑基我用的是冰寒秘法,但也正是因为这冰寒秘法的普通才导致自己在筑基期就根基不稳,最后被心魔战胜,这一世说什么也要修的完美才行。”

    这样想着韩青轻轻一笑,心中早有打算。

    “就用九玄诀吧,梵天门的镇派宗法,三千世界极品的筑基法门,而且对于灵气的要求并不是很强,可以依靠丹药等其他辅助材料进行增强,正适合在地球上修炼。”

    说想到就做,韩青走到宿舍门口将门反锁,然后回到自己的上将床帘拉下盘腿坐在了上面。

    脑海中回忆着九玄诀的口诀,他渐渐闭上了眼睛,周身都开始放松了下来。

    “这九玄诀不愧是梵天门的镇派宗法,我只是稍加运行就能流畅周身,照此进展,只需要半个月我就可以突破筑基前期,只可惜九玄诀最后终究还是注重了符器修行,若非如此,自己就是只依靠此秘法就突破到融合期都有可能。”

    叹息了一声,韩青不再多想完全的沉浸在秘法的修行中,而此时,他也感觉自己的身体仿佛进入一个无边的黑洞一般,天旋地转却又无限舒畅,而更加神奇的是,随着韩青修炼越发的专注,他周遭的天地灵气都开始朝着他涌去,宿舍里所有东西都在无风自摆。

    时光流逝,日落月升,群星璀璨,世间灵气来到了最充沛的时候,没有人发现此时627宿舍的窗户都起了一层薄薄的白雾。

    而现在,是夏天。

    朝阳又起,万物复苏,韩青竟然在床上盘坐了整整一夜,还好宿舍一晚上都没有来人,隔音效果也算好,没有人来打扰他。

    少顷,随着晨光,韩青的手一抬。

    砰!

    远处桌子上的玻璃杯应声而碎。

    隔空碎物!

    嘴角露出了淡淡的笑意,但马上韩青又皱起了眉头。

    “这里终究是宿舍,不可能日日修炼,看来还是要出去租房子,而且必须是灵力相对充沛之地才行啊。”

    不过现在不是考虑这个的时候,韩青还有事情要做。

    沈家弄是一条小巷子,平常来这里的人很少,这里的住户大多都是进城务工人员,只有晚上才回来休息,自然而然的,白天这里就成了一些混混聚集的地方。

    若是往常,在沈家弄想要见到学生是很难的,这里一没吃的二没玩的,学生们很少会来这里,但是此时沈家弄巷口却围了不少学生甚至还有一些其他人员。

    他们都是来看热闹的。

    “东哥,那小子应该会来的,刘小光还在医院,他要是敢不出现我们就去医院。”

    王灰讨好的对身边一个肥胖的男人说道,这个男人个子不高,但是裸露在外的皮肤上全是纹身,箍着纯金打造的牙套,脸上露出了不耐的神情。

    这个人就是郭东,人称肥东,是大学城一片的地痞头目,心狠手辣,不少不听话的人都在他这里见识到了什么叫做血光之灾。

    曾经肥东想上一个女学生,但是因为这个女学生有男朋友而且还是一个学校的,后来为了有时间强上那个女生,他把男生的父亲打断了一条腿,趁机调走了他并且强奸了那个女生。

    后来那个女生和他男朋友都自杀了。

    这一次他让王灰带着人来收钱居然被人教训,这是他从来没有遇到过的。

    一个大学新生敢这么叼,以后自己还怎么混?

    “妈的,老子在这混了十几年了,还第一次遇上这种人,一个学生他妈的你们都对付不了,要你们有什么用?”

    肥东冷眼看了下一旁的王灰吐了口痰在地上,招招手,他身后的三十多号人瞬间围拢了起来。

    站在巷口的人群一阵躁动,肥东带的这些人各个都是满脸狰狞身形彪悍,手上甚至还有铁棍,要是昨天那个学生出现,能不能健全的走出去都是个问题了,他敢来么?

    从中午开始等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两个多小时,肥东和他的手下都有些不耐烦了,烟头都已经扔了一地。

    “怕是不敢来了吧,这可是三十多号人呢,要是我我就绝对不来,这不是找死么?”

    “是啊,而且那小子好像还是大一新生,刚来学校就参与斗殴的话,怕是以后在学校老师眼中都是个大麻烦了。”

    “还以为是多拽的人,原来也是个怂货,看来今天这热闹是看不着了。”

    巷口的学生看着里面已经逐渐躁动的肥东一拨人议论纷纷,女孩们的脸上更是面露忧惧怕,不过更多的人都是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样。

    “操!”

    肥东将手上的烟头狠狠的甩到地上,满脸横肉的脸颤动着:“出去告诉杭大那些小崽子,让他们见着那小子就带个话,老子就是挖地三尺都要弄死他!”

    说完,肥东等人就不想等了,拖着铁棒就要撤。

    这时,一个清冷的声音从巷口传了过来。

    “我来了。”

    人群一阵躁动,学生们纷纷退让,齐齐望向身后,韩青面无表情从人群中走了出来。

    肥东等人应声回头,当看到韩青的时候他们脸上露出了阴冷的笑容,三十号人拖着铁棍缓缓的冲着韩青逼近。

    “好小子,算你有种,老子今天就让你知道谁是大爷!”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