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扣杀!”

    韩青冲着还在迷楞的慕容冲吼了一句。

    后者这才反应过来,他看着天上球飞过来的弧线,正好在自己弹跳高度的范围内,可以用最舒服的姿势选择自己想要扣杀的力度和角度。

    砰!

    重击!

    啪!

    球落地!

    “历史学院,胜!”

    寂静。

    全场寂静。

    就连五班的同学都呆立在看台上忘记了欢呼和呐喊,直到沙尘第一个反应过来,627站起来嗷嗷叫的时候,整个五班才缓过神来。

    “他们,赢了?”

    “赢了!”

    师妃暄握紧小拳头忍不住的站起来,曼妙的身段配上她悦耳的呐喊,告诉每个人刚才那一幕,如梦似幻却真实上演。

    “韩青哥哥!”

    “五班!”

    “五班!五班!”

    歌答扯着嗓门喊道,身旁的柳辰飞也是挂着一脸的喜悦,韩青,果然没有让他失望,所有的淡定都是因为绝对的自信。

    机械学院的队员颓然倒地,他们想得到一切的结局,甚至已经看到了胜利,但是他们想不到这样的插曲。

    有时候,一场完美的演出会因为一个插曲而走向另一个结局。

    用脚也行?

    用脚也行。

    在排球规则中,队员可以用身体的任何一个部位接球,包括脚,但是专业队员却很少会选择用脚来接球,因为这样难度极高,而且对于力道和角度的把握非常困难,脚面的凸起都会造成球的方向出现偏差,不到迫不得已的时候,一般队员绝对不会伸脚。

    刚才那球也算是迫不得已了。

    但是,竟然化解的如此游刃有余,就像是轻描淡写一般,危机消散于无形。

    坐在一旁观战的体育部队员们一脸的懵逼,过来半天之后才有人摇摇头。

    “运气。”

    “没错,绝对是运气。”

    “这种球完全是人下意识的反应,否则想要完成这种难度的接球,就算是省队国家队的队员都不轻松。”

    有了运气这个说法,似乎大家都相信了。

    确实,与其说这个整场都在“观战”的家伙会排球,而且还是接住了这样的球,不如说这是运气更加令人信服。

    但是慕容冲不这么认为。

    “没事吧。”

    韩青拉起了倒在地上的夏舒正,后者的脸上还是一阵茫然:“没没事”

    他木讷的说,直到韩青对着他淡淡一笑,他才在韩青的帮助下站了起来:“你会打球?”

    韩青笑了笑:“不会啊,所以我用脚了。”

    夏舒正一阵无语,他不爽韩青很久了,也是韩青到这个学校以来第一个挑衅他的人,恩,还是第一个被他教训的人,但正所谓敌人才是最了解你的,对于韩青,夏舒正曾经虽然不爽,但是也知道他的实力。

    这个男人,完全看不透。

    “早知道你这么强,我刚才就让你出手了”夏舒正吞吞吐吐的说。

    韩青撇了撇嘴:“这你可不能怪我,我一直想要帮忙的,但是你和跟慕容冲一直不愿意,我这个人,一向尊重别人的。”

    夏舒正一阵无语,但是韩青说的也对,自己刚才确实没有理会他,而且当时自己也想着出出风头

    “还有一场,能坚持么?”

    冲着韩青点点头,慕容冲看着夏舒正问道。

    夏舒正试着走两步,立马嘴角就一阵抽搐:“老大,怕是不行了”

    “肌肉拉伤,至少要休息一两个月的,不能硬抗,你还是下场吧。”韩青对夏舒正说道。

    夏舒正叹息了一声,一脸的自责,但是慕容冲和韩青也都没说他什么,他已经尽力了。

    “夏舒正,还行吗?”

    阴萍快速的走了下来,身后跟着闻人老师还有627几个兄弟,他们是被闻人秋月强行拉下来的,刚才在看台上闻人秋月一方面被韩青的脚垫球经验,一方面也看到了夏舒正的伤势。

    “没法坚持了。”

    慕容冲遗憾的摇头。

    “那现在怎么办?咱们班所有会打球的都在这里了人数不够不能参赛啊”阴萍有些焦急,她可不想比赛到了这个时候功亏一篑。

    一阵沉默。

    “你们三个沉默什么沉默。”

    就在这个时候,韩青的声音直指乖乖站在闻人秋月背后默不作声的三个人。

    闻人秋月轻笑了心想自己果然没有想错,只要有韩青在,这三个人一定派的上用场,而且,五班除了他们三个,也没有男人可以用了

    “老四,你别看我,我可不会打球。”

    沙尘赶忙摆手,不停的躲避着韩青的目光。

    歌答倒是坦率,直视韩青:“我也不会。”

    “metoo。”一旁的柳辰飞轻咳了一声两眼望着体育馆的天花板。

    看到三个家伙这么的直接,韩青也很无奈,果然除了喝酒打架,这三个人基本上没有什么太大用处了。

    不过,对付他们,韩青也有自己的招。

    此时,全场观众都在等待着最后的决赛,霸主一样的体育部已经准备好了上场,而裁判也坐上了高位,只剩下历史学院这匹黑马

    现在连人都凑不齐

    韩青眯着眼睛看向沙尘和歌答:“咳咳,你们两个真的不愿意上一个?”

    歌答和沙尘对视了一眼,坚定的点点头:“老四,吃喝玩乐兄弟们陪你,但是这种排球赛还是算了,我们平常的精力都用在学习上了,对于体育运动,我们一向是不上心的。”

    说这话的时候,两个人的眼睛甚至不敢看向闻人秋月。

    韩青摊摊手遗憾的叹息了一声:“既然你们两个这么绝,那就别怪兄弟不客气了,今天你们要是不站出来个人,明天我就让师师不让小美和小晴再见你们。”

    “我去!老四,你不至于吧!”

    “我的天,老四,你什么时候这么心机婊了?”

    歌答和沙尘一阵哀嚎。

    韩青撇撇嘴:“同样的,你们俩谁要是愿上场,改天我就请师师多帮你们说些好话,说不定会有意外的收获哦”

    “老大,你休息吧,我知道你不会打排球,还是让我上吧,兄弟愿意背这个锅。”

    歌答大义凛然的说。

    沙尘用力的摇摇头拍了拍歌答的肩膀:“老二,球不会可以学,但是为班级出力的荣光,我是绝对不会放弃的,你上去好好休息吧,看大哥一展我五班雄威。”

    看到两个人的兴奋劲,韩青微微一笑看向旁边几人:

    “喏,人够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