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师妃暄自己都没想到她会有这样的表现,但是这个女人有着非一般的成熟,短暂的激动之后要了韩青的电话就离开了。

    但是这一幕已经足够震撼了,慕容冲站在舞台上脸色铁青,而台下的众人更是面面相觑。

    校花刚才是对一个男生心跳加速了么?那表现,分明就是了。

    这个消息就像是插上了翅膀一样第二天就传遍了学校,成为了每个学生茶余饭后的谈资。

    “师妃暄到底怎么回事?怎么会对韩青有那种表现?”南黎川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他一直在追求着秦梦瑶,但是对于师妃暄他也了解,大家都是一个圈子里的人物,别人不知道师妃暄的背景,但是他却知道这个女人不简单,但是越是这样他越是想不通,师妃暄眼光何其之高,连慕容冲甚至是顾西风都看不上,怎么会看得上韩青呢?

    侯丝丝却很开心,她一直不是很喜欢师妃暄,这个女人太多才多艺了,同样是艺术生的自己相距甚远:“是啊,就是韩青那个服务员,想想真是好笑。”她细微的差距着南黎川的脸色:“这个女人向来清高,到头来竟然看上了一个穷小子,真是天大的笑话。”

    韩青,这个男人实在是太烦了,南黎川还记得之前在餐馆时秦梦瑶对这个家伙的态度,从那之后,他对韩青就有一种莫名的警惕。

    侯丝丝轻咳了一声不经意的说:“要不然这个消息和顾西风说一下,看看他有什么打算?”

    这一次师妃暄自己湿了鞋,只要抓住机会,以后自己就能成为全校文艺最亮的那颗星,侯丝丝不想失去这个机会。

    南黎川没有说话,只是沉默的看着窗外,许久之后细微的点点头,侯丝丝立马会意,脸上笑容绽放,笑着聊起了其他。

    第二天来到学校,韩青彻底红了。

    如果说之前跆拳道还有运动会只是展示了一下实力的话,这一次师妃暄主动要电话则将韩青彻底的推上了风口浪尖,关于他的故事,又多了一抹香艳。

    “说实话,我和师妃暄只是一面之缘。”韩青假装看着课本说道。

    “切,老四,我算是看明白了,你根本就是扮猪吃老虎。”沙尘不屑的说。

    韩青只能无奈的摇摇头,他和师妃暄前世确实有点纠葛,但是这一世真的只是一面之缘,自己重生回来并不像多事。

    而且,自己吃老虎有待商榷,但是扮猪从来没有。

    堂堂天尊,需要蛰伏?

    歌答在一旁勾搭住韩青的肩膀露出了猥琐的笑意:“老四,昨天你是没有看到舞台上慕容冲的脸色,他追求师妃暄是众人皆知的,你这一盆冷水真是浇了个透心凉啊。”

    “关我何事?”韩青不在意的说。

    在感情上,他并不想节外生枝,上一世,自己有过爱的人,但是最终

    想到这里,韩青情绪难得的低沉了下来。

    “霜儿,在地球上,我最大的遗憾就是你了,等着我,我一定会再入京城的”

    这一天的课上的也是多事,期间一直有不少外班甚至是别的系的学生不时来到窗外一睹韩青的风采。

    结果自然是摇头离开。

    慕容冲若有若无的眼光更是永不停歇,韩青只当做没有看见,倒是闻人秋月来了好几次,要不是她将看热闹的人清走,历史系五班上课的地方真的要成动物园了。

    下课之后韩青就走了,就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班里想要套近乎的人最后都无奈的套到了宿舍其他三个兄弟的身上,近水楼台先得月,能够和他们三个混好关系,自然也能多多接近韩青这个明星。

    “哼。”

    阴萍朝着门口冷哼了一声:“真不知道师妃暄怎么想的,竟然看上了这种货色,这小子要什么没什么,怎么和我们慕容比?”

    说完,她看了一眼坐在一旁低着头的慕容冲,后者面色阴沉也不说话,不知道在想什么。

    其实阴萍是高兴的,毕竟慕容冲喜欢师妃暄对她来说不是什么好事,师妃暄实在太强大了,阴萍虽然自信但是想到这个轻敌还是觉得无力。

    这一下倒好了,她自己不自重丢人到全校了。

    “就是,师校花也不知道被那穷小子下了什么药,连我们老大都看不上看上了他。”夏舒正遗憾的说,但是忽然面露喜色:“不过这就更精彩了,过两天顾西风就要回来了,到时候就有好戏看了。”

    顾西风,杭大唯一一个进入军区的在校大学生,是整个杭大的骄傲之一,父亲更是杭城军区的总司令,绝对的杭城一线公子哥。

    他喜欢师妃暄两三年了,一直疯狂的追求着她,知道了这件事,韩青还能有好日子过么?

    想到这里,班里不少男生心里兴奋,虽然不少人被韩青圈粉,但是人红是非多,依旧有更多人不喜欢韩青的性格,到时候顾西风回来教训了他,真是大快人心啊。

    回到家韩青脱下衬衫坐在了沙发上,每天,他都喜欢这样沉默一会,到了他的境界就会明白,沉默是人强大的理由之一。

    哪怕是修炼再忙,他都要有足够的时间沉默,思考。

    但是这一次刚刚坐下来,秦梦瑶房间的门就开了,一身迪奥流苏长裙将她的气质衬托的出尘若仙,和师妃暄并列校花足以看出她的卓越资质,只是韩青毫不在意,只是单纯的欣赏,看来她也是刚回家,没有来及换衣服。

    “韩青,你该看清自己了。”走到阳台,看着窗户的景色,秦梦瑶的声音清冷。

    韩青耳朵扯动了一下淡然道:“此话何意?”

    秦梦瑶转过头看着坐在沙发上这个男人的背影略带惋惜:“韩青,你是很优秀,但是你不懂的事太多了,这个社会,看的不是你后天有多么的强大,人,从一出生就一切都定好了,就算是你再努力,先天的差距都是无法弥补的。”

    说着,秦梦瑶朝前走了两步,距离韩青更近了:“努力改变人生是说给普通人的,而含着金钥匙出生的人才是这个社会的焦点。”

    韩青默默的坐着,天色将晚,房间里面没有开灯,幽暗充斥着每一个角落,两道人影就像是默片一样,压抑,窒息。

    “我的意思你明白,师妃暄不是你能够照顾的人,离开她,对你,对她,都是好事。”秦梦瑶终于说出了自己的忠言。

    只是韩青不为所动,他叹息了一声:“你是来提醒我的么?”

    “不错,我是好心,若是你据需这样下去,害的人终究是你自己。”秦梦瑶轻轻的说,她感觉到了韩青语气的松动:“韩青,虽然我不知道你和师妃暄有什么关系,但是那一天她对你的表现身为一个女孩子我能看出来,那是动心的表现。”

    “离她远点,忠言逆耳利于行。”

    身后是秦梦瑶的“谆谆教导”,但是韩青那一声叹息,却不是无力,而是对无知的叹息。

    他换换站了起来,转过身看着身后明媚如春风的女子,心头却是可笑。

    “秦梦瑶,没错,我不懂的是很多,那是因为我不需要懂,而你,不懂的才是真的多。”一股气势从韩青的身上溢出,就像是久居上位的人一样,给人压制。

    这就是真实的韩青,无量天尊,三千世界当年的第一霸主。

    九幽中声音百转千回,但是在秦梦瑶的耳畔却如雷贯耳。

    “若非是宋姨的面子,你我根本不会有任何交际,世间芸芸众生,能入我眼屈指可数。”

    “你?我看不到。”

    说着,韩青闭上了眼睛微微摇头:

    “不只是你,师妃暄,还有你眼中一切重要的人,事,物,皆不如我法眼。”

    “我站在云端,岂能看清每一个凡夫俗子?”

    言毕,韩青飘然离去,留下不知所措的秦梦瑶呆立不动。

    关门上散去许久,秦梦瑶才回过了神来,嘴中喃喃有词:“韩青,你太幼稚了,这世界怎会和你想的一样。”

    “你就是一个长不大的小孩,师妃暄怎么会是你配得上的,你目中无人,总有一天会遍体鳞伤的。”

    话音落下,秦梦瑶的曈中一片怜悯。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