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你怎么会在这里”

    邢荡惊讶的看着眼前的韩青。

    韩青摊摊手:“外面没有坐的地方,我自然就就进来了。”

    “不可能。”

    “怎么不可能?”

    邢荡摇着头:“从争夺战开始我就没有看到有任何人进入到指挥间,地形复杂,坦途我都盯着,难走的路我我猎豹也有埋伏,你绝对不可能在我眼皮子底下溜走。”

    韩青轻笑了一下:“在你眼皮子底下溜走很难么?”

    说着,他撇撇嘴:“你的眼睛又不是孙悟空的火眼金睛。”

    邢荡自然听出了这个青龙总教官语气中的不屑,他冷笑了一声:“难道是比赛还没开始你就已经进来了?”

    想了想,他觉得有这个可能:“你这种假把式肯定是背后有人,否则逆羽绝对不可能变化这么大,而且你也绝对不可能做到总教官的位置,这样想来就对了,你出现在这里,怕也是有人暗中相助吧。”

    韩青微微一笑,不想理他。

    但是邢荡依旧不依不挠:“哼,我看你嚣张的很,小子,若是你进来之后立马拿着旗帜出去,那就算你赢,但是既然你敢坐在这里等我来,那你就完了。”

    “哦?”

    韩青抬起眼皮看了邢荡一样:“这么自信?”

    邢荡轻笑了几声:“呵,对付你这种小子,若是我连这点自信都没有,那我也不配做这猎豹的总教官了。”

    “你确实不配。”

    “你说什么!”

    邢荡暴怒,这个青龙的态度实在是嚣张,他早就不爽了,年轻人就应该有年轻人的觉悟,他最讨厌的就是这种目中无人的家伙了,若是你有实力,他不说什么,但是一个假把式的家伙死到临头了还要装十三,他就看不惯了。

    “小子,你知道我是什么人吗?敢这么跟我说话,我一根手指,就可以让你生不如死。”

    邢荡威胁道,然后看了一眼韩青手上的旗帜:“现在我给你两条路,一,把你手上的旗给我,我可以让你健全的走出去。”

    韩青没理他。

    “二。”

    邢荡阴森森的说:“那就是我去拿,但是,拳脚无眼,让你缺胳膊断腿是难免的。”

    “我欣赏你的自信。”

    韩青轻声回了一句。

    邢荡受不了了,见过狂的,没见过狂的不要命的。

    “我也给你两条路。”

    看到邢荡气的头都要冒烟了,韩青微微一笑伸出了两根手指:“一,现在自觉滚蛋,回去告诉你们洞主,让他准备好药材等着我。”

    “二”

    “你说什么!”

    韩青的第二条路还没有说完,邢荡的脸色大变:“你知道我的身份?”

    韩青搓了搓手指:“看来我没看错,你真是灵寂洞的人。”

    这一下,邢荡彻底说不出话来了。

    他看着面前这个青龙总教官,一种看不透的感觉油然而生:“你到底是谁?”

    他清楚的听到刚才他竟然说让洞主准备好药材等着,这样的语气根本就是对洞主的冒犯,他既然知道灵寂洞,难道他不知道这三个字代表多么强大的实力么?

    江南顶级的炼丹宗门,远不是一般宗门可比!

    竟然敢这样亵渎洞主,这小子的命,邢荡要定了。

    “你不要在乎我是谁。”看到邢荡急剧变化的神情,韩青将手上的旗帜摇晃了一下:“夺旗吧。”

    “你确定?”

    邢荡眯着眼睛问道。

    “小子,我和你不是一路人,我乃是修炼之人,修炼之人你懂吗?我们的力量你懂吗?小屁孩,不怕告诉你,我的实力远在你之上,你不过是**凡胎,但是我乃是修道人士,今天也就是不能使用符文,要不然我根本不需要动手就可以要你命。”

    说着,邢荡朝前走了一步:“你既然知道我灵寂洞,还不跪下投降,还敢出言不逊,今天,我不管你有什么后台,都要吃点苦头了。”

    话音刚落,邢荡不再犹豫,朝着韩青冲去。

    就在他将要来到韩青面前的时候,韩青依旧稳坐在椅子上,手中的旗帜,随他手腕摇摆,没有一丝紧张的味道。

    “小子!这是你自找的!”

    一声暴喝,邢荡猛的一掌劈在了韩青的肩膀上。

    他已经留力了,这里毕竟是军区,但是这一掌让这小子两三年下不了床还是很轻松的。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邢荡的掌风逼近韩青的瞬间。

    韩青动了。

    上半身稳如泰山,只是脚尖轻轻勾了一下。

    砰!

    邢荡的身体突遭重击朝着后面倒退而去,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就你这肉身,还想和我肉搏?”

    韩青悠悠道。

    膝盖的剧痛传来,刚才的一瞬间,邢荡只觉得自己的膝盖承受了千斤的重量,若不是他及时调动天地灵气,怕是现在已经膝盖粉碎了!

    “这怎么可能”

    他吞了吞口水,虽然有灵气包裹,但是膝盖处的剧痛还是隐隐传来,虽然没有碎,但是依旧是重创了。

    而彼时,站在主席台上的王振也是眼神一闪,随即摇摇头口中呢喃:“灵气调动,这应该是邢荡的力量那小子做了什么,为什么我只感觉到了一股灵气”

    “为什么?”

    邢荡勉强站了起来,他不明白,为何自己会被这个毫无修为的人重击,但是话刚刚问出来,他似乎就明白了什么:“难道,你是武道中人?”

    “不对。”

    “武道中人虽然**更加强悍,但是不可能没有灵气”

    这样想着,他更加想不通了。

    韩青看着眼前百思不得其解的邢荡轻轻摇头,手上的旗帜依旧在摆动,而韩青从始至终都坐在椅子上,一动未动。

    “你还记得你刚才对我说过一句话么?”

    韩青淡然问道。

    “什么话?”一股不想的预感在邢荡心中产生,虽然韩青出乎了他的预料,但是这小子没有任何灵气是绝对的,自己虽然**不如他,但是只要自己动用灵气,他依旧不是自己的对手。

    虽然这场比赛规定不能用灵气,但是侮辱了洞主,邢荡才不会理会这些规矩。

    天大地大,灵寂洞最大。

    “一根指头就能弄死我。”韩青笑着回头。

    然后伸出了自己的一根手指:“现在,这句话我还给你。”

    “一根手指,我就能弄死你。”

    说着,一道金芒在韩青的指尖闪现,他的口中吐出三个字:

    “一指禅”

    不动用修为灵气是吧,那就用神通好了,韩青也可以轻松要了这个邢荡的命。

    “这怎么可能”

    感受到这股威压,邢荡的心,彻底的颤抖了

    而与此同时,主席台上的王振也是身子一震,随即脸上露出了惊骇的神情,眼睛死死的盯着远处盆地内的指挥间,口中不断呢喃:“这是什么力量”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