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史传摆了摆手,傅洪和小六的对决就继续开始了。

    “傅洪的实力,这小家伙绝对不是对手,只能自求多福了。”

    “是啊,不过要我说这一次逆羽也够了,能够坚持到现在已经出乎了所有人预料了,回去够他们笑的了。”

    “是啊,没错没错,赶紧结束吧,每一次特种大赛简直就是猎豹的表演场,想想也是无趣。”

    没有人看好小六。

    但是他依旧面不改色的面对着眼前满脸厉色的傅洪。

    “小子,是时候了,下一秒你就可以闭上眼了,当你在醒来的时候,不知道是猴年马月了。”

    傅洪身子微微弓起,骨头啪啪作响,一股强悍的能量从他的身形上充分展现,小六深吸一口气,面对傅洪,他就算是再自信,也必须严阵以待。

    “你可能接我一拳?”

    说时迟那时快,傅洪双腿猛的发力,拳风劲朗朝着小六暴击而来。

    “这一拳,若是我能躲过去就不错了。”

    “天,这小子怕是要完蛋了,傅洪这是要出狠手啊。”

    “别说这小娃娃了,就是战甲站在傅洪面前,这一拳也只有挨揍的份。”

    这一拳刚起,场上惊呼声遍地。

    但是小六没有一丝的慌乱,在所有人的张口结舌中,小六身形急退,就像是惊鸿之雁一样,虽然身材瘦弱,但是一动速度却极快。

    呼。

    拳风擦肩而过,小六猛退了好几步终于稳住了身形。

    “这不可能!”

    史传大喝一声,整个主席台上除了韩青全部被眼前的一幕给震撼到了,这个少年,竟然真的躲过了傅洪的一击?

    王振眼中一阵阵精光闪过,坐在远处的韩青眉头一挑,一股力量开始笼罩整个操场,但是韩青却没有轻举妄动,而是任由王振去查探小六的实力。

    邢荡的脸色惊惶,他深吸一口气看向王振随即想要拜倒在地,但是被王振用眼神阻止,他能够感受到这股强大的灵气有多么的惊人,邢荡也是道乾实力的高手,但是面对王振散发出的灵气,他生不起一点反抗的能力。

    “大宗师”

    他在心中呢喃:“这样的实力,怕就是洞主都要礼让三分了”

    片刻后,那股压抑散去,韩青扭了扭脖子,桎梏在自己周身的灵气也都消散无踪,他像是没事人一样端起茶杯抿了一口。

    而王振的眼神却更加疑惑了,看看韩青,又看了看场中的小六,他的神情渐渐严肃起来。

    “这人分明没有修为,可是场上那小子的肉身已经有了二流武道的实力若没有修炼中人帮助,寻常人绝对不可能做到的。”

    越是这样想,怎越是纳闷,但是也越是好奇。

    不自觉的,他的目光开始更多的留在韩青的身上。

    “先生,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景云帆激动的说,刚才小六躲开傅洪那一下子实在是太帅了,本来提到嗓子眼的心瞬间被惊艳了。

    韩青淡淡一笑:“他还能做到更多呢。”

    说着,他再度看向场中,但是余光却时不时的看向远处的王振。

    “王家,藏龙卧虎啊母亲,总有一天,我会带着您,带着父亲,驾临京城的,到时候,再没有人敢瞧不起我们一家!”

    傅洪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小六。

    “不可能,你怎么可能躲得过去?”

    刚才那一拳傅洪虽没有用尽全力,但是也使出了七成的实力,想着就是好好的教训一下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

    可是让他没想到的是,这个少年竟然躲过去了。

    “一定是巧合。”

    他握紧拳头,力量再一次积蓄,爆发。

    呼!

    拳风再一次带着呼啸声朝着小六袭来,这一次,小六有了之前的经验,应对的更加从容不迫,只见他一个侧身不仅躲过了傅洪这一招,顺势还推出了一掌!

    哗!

    这漂亮的一手瞬间换来了所有人的躁动。

    傅洪眼皮一跳强行扭动自己的身子改变了前冲的轨迹,这才堪堪躲过了小六这出其不意的一击,当两个人再度分开的时候,傅洪的脸色已经没有了之前的轻松。

    简单两招,高手之间就能见分晓。

    这小子,不是善茬。

    傅洪毕竟是久经沙场的精英,虽然小六出乎了他的预料,但是常年的经验让他迅速平复了自己的心态。

    “小子,是个好手。”

    他赞叹的说。

    对于强者,他会给予尊重,更何况自己这个对手才十六七岁。

    小六脸上有几分自豪,不自觉的,他还略带稚嫩的眼神看向主席台,那个改变自己的男人,因为他,自己才有机会站在这个比赛场上,因为他,自己才有更多的希望找到父亲。

    嗖!

    如同一阵风一样,傅洪脸色大变匆忙后退,那道人影的速度却更加的迅速,迫不得已之下傅洪只能撑起自己的双臂挡在胸前。

    砰!

    小六的手肘狠狠的砸在了傅洪的双臂上,一阵酥麻传来,甚至头皮都跟着麻了,傅洪吞了吞口水压住了心惊试图反击,但是刚刚积蓄的力量还没有释放,小六的一记高抬腿就朝着他的面门袭来!

    砰!

    再一次,傅洪疲于应对。

    砰,砰,砰。

    啪,砰,啪。

    操场中央,两个人的身影鬼魅,不断的撞击在一起,招招都是势大力沉,但是所有人都看得出来,谁是攻谁是守。

    傅洪守。

    “这小子怎么可能这么强这绝不可能,他才只有十六岁,他的身体素质绝对不可能支撑他做出这些动作”

    史传呢喃道。

    整个主席台满是寂静,原本叫嚣的瞿司令和马司令也是面如死灰。

    到现在,事实就在眼前,这个少年俨然已经压制了傅洪,而且看这个趋势,所谓久守必失,傅洪甚至有输的可能。

    果然,就在大家被这精彩的对决压的喘不过气的时候。

    两道人影终于分开。

    扬起的尘土源于一双颓然撑地的手。

    傅洪大口的喘着粗气,胸口的剧痛还在隐隐传来,喉咙一热,他拼尽全力才把那口鲜血憋了回去。

    “傅洪败了?”

    “怎么可能”

    不敢相信的声音在操场传开,只有瘦弱的小六看了一眼败倒在自己面前的傅洪,这个江南特种格斗第一人,今天,被自己打败了。

    “爸,我做到了,你能看到么?总有一天,我会找到你的。”

    他看向天空,庄严的说,然后换换低头,目光汇聚在主席台上的那一道身影。

    “总教官!我胜了!”

    他高声呐喊!肆意宣泄!

    十年河东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