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丁典一进来就有教练上来和他说刚才的事情,这些教练都是丁典的弟子,听了他的话,丁典一阵怒气就上来了。

    这一次来杭大推广泰拳是他托了不少关系才成的。

    谁敢砸场子?

    看着这个背影,丁典只是觉得有一点熟悉,而当看到走到这个学生面前的时候,丁典的脚一软差点跪了下来。

    “韩”吞吞吐吐的,丁典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韩青一个眼神吓了回去。

    “你就是馆长?”韩青瞥了一眼说道。

    丁典深吸了一口气,润了一下嗓子略带恭敬的说:“是我,前面是我的徒弟多有”

    韩青又是一眼,丁典点点头明白后者并不像暴露自己的身份,但是旁人却已经觉得有点不对劲了,学校里都传这个丁馆长是个狠角色,除非他瞧得上,否则绝对不会客气说话。

    可是,面对韩青怎么好像很客气呢?

    学生们不明白,泰拳馆的弟子们更是云里雾里了,这还是那个一丝不苟每个人都要骂两句的馆长么?

    怎么看起来这么和蔼呢?

    “听说你身手了得,要是你不和我打一场,总有人多嘴。”韩青看着丁典轻声说。

    丁典心里猛地跳了一下:“谁!谁多嘴!”

    “馆长这小子”先前的那个教练哆哆嗦嗦的走了上来,他不是傻子,自然看的出来馆长很不寻常。

    “什么这小子!”丁典看着这个不争气的家伙,心里已经决定今天回去之后让他滚蛋了。

    “道歉!”

    道歉?

    一片哗然,所有人都震恐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杭城泰拳馆总管长竟然让弟子对一个学生低头?

    “我们是来杭大普及泰拳的,不是来找事的!你这丢人现眼的东西道完歉就给我滚蛋!真是泰拳的耻辱!”丁典大义凛然的说。

    一旁的韩青只是静静的看着丁典的戏份不出一声。

    最终,那个教练还是道歉了,而且是连鞠三躬,在所有人的注视下,恭顺不已。

    丁典事后专门来道歉了,韩青满不在乎的摆摆手打发了他。

    自从体育场时事件之后,韩青在学校的风头一时无两,很多之前瞧不上韩青的人都开始对他刮目相看,毕竟,拳头还是有一定的说服力的。

    再加上之前运动会的绝境逆转,到处都是关于韩青的故事。

    现在最郁闷的人就是慕容冲了,除了阴萍之外,过来讨好他的人远没有之前多了,不过他的支持者依旧数不胜数。

    毕竟,除了泰拳之外,慕容冲在任何一个领域对韩青都是碾压的存在。

    只是他自己却有点消沉了。

    用湿巾擦了一下汗之后,慕容冲将篮球放到了一旁,狄云喝了两口冰水之后走了过来:“怎么了?打球都心不在焉的。”

    慕容冲摇摇头没有说话,刚才的三分球,他五投一中,远不是平常的实力,他还没有从之前的失利中走出来。

    “哼,还不是因为那个穷小子,在体育场里面简直无法无天,真以为整个学校都是他的了,不仅敢赢我,连老大都被他战胜了,想想真是气不过。”一旁的夏舒正愤恨的说。

    狄云叹息了一声看向慕容冲,看来这件事情对慕容冲的打击很大,他是个要强的人,肯定想着怎么找回面子来,但是想到海湖的韩青,狄云更是可怜慕容冲。

    “原来那一天的事情是真的啊,慕容,没想到你败在了一个山沟沟里面。”

    “是啊,这两天学校传的厉害,那天我在外面也没看到,要不要我找几个人帮你教训一下那小子?”

    篮球队的队员们围了上来,有惊讶的,也有打抱不平的。

    夏舒正不满的吆喝:“一边去,那小子也就是会点三脚猫的功夫,等着吧,总有一天让他知道怎么做人。”

    一直担忧的看着慕容冲的阴萍瞪了夏舒正一眼,这家伙实在不会说话,三脚猫的功夫?那岂不是说慕容连三脚猫都不如?

    “慕容,别想了,韩青是乡下人,自然身手好一点,正所谓扬长弊端,更何况你长的地方这么多,不论是学习家世还是相貌,都是一等一的人杰,韩青那种人不要放在眼里了,你们不是一个世界。”

    篮球队的拉拉队美女们也是点头迎合,是啊,长相帅气的慕容始终都是她们心中的白马王子。

    韩青?面朝黄土背朝天的人身子肯定硬朗些,但这不正好就是没水平的象征么?

    看到慕容冲的脸色似乎好转了一点,阴萍放下心来笑着说:“明天不是迎新晚会么?慕容你还要作为我们新生代表上去演讲呢,到时候让所有人知道什么叫做宠儿。”

    气氛终于活跃了起来,似乎之前的事情已经过去,韩青又变的不值一提了。

    只有狄云欲言又止,最终还是叹息一声。

    是啊,确实不是一个世界,韩青的世界,他们这些人包括自己,能接触到么?

    下午最后一堂课结束之后韩青站起来就要走,但是被一旁的歌答猛的拉住,韩青回头,就看到了后者眼睛里面闪烁的小星星。

    “老四,你别跟我说你要走了,今天晚上的活动你不知道?”

    “活动?”韩青还真不知道。

    歌答一拍脑门做了个无语的表情,一旁的沙尘将韩青拉了过来:“今晚是迎新晚会,难道你不去?”

    “有要求一定要去么?”迎新晚会?韩青并不感兴趣。

    这话一出来,歌答和沙尘直接无语,坐在最边边的柳辰飞也是无话可说。

    “往年确实是可去可不去,但是今年不一样,我的女神哦不!是全校的女神要登场,这种一饱眼福的机会怎么能错过呢?”歌答恨铁不成钢的说。

    “女神?”谁这么厉害被称为全校的女神?

    “是啊!师妃暄啊!老四!这么久了你还不知道么?前段时间上最新一轮的校花评选,大二大三大四的学姐们全都败下阵来了!第一名都是咱们大一的!”沙尘觉得这个老四是不是每天晚上都在修仙,这种事情都不知道?

    不关心的事情怎么会知道?不过韩青倒是注意到了一个细节:“你刚才说都?这么说除了师妃暄还有别人?”

    歌答点点头:“没错,这一次的校花评选出现了难得的盛况,两个人并列第一,除了师妃暄,另一个也是咱们大一的,而且咱哥几个还认识呢,秦梦瑶!”

    原来是秦梦瑶,上一世,韩青就知道秦梦瑶和师妃暄是杭大最出名的两朵校花,说来也是巧合了,自己竟然和她们都有交际。

    “你们这种人,这辈子也就只能看看了。”充满了嫌弃的语气,夏舒正从几人身旁走过冷冷的说。

    歌答和沙尘脸色一囧倒是柳辰飞刷的一下站了起来:“夏舒正,你说话客气点,慕容冲我不多说,你小子我可不怕。”

    夏舒正看了柳辰飞一眼嘟哝了一下嘴,这四个人里面柳辰飞确实算有点底子,和自己不相上下,夏舒正并不想得罪他。

    “师妃暄可是我们慕容老大的女人,能让你们这些东西看看就不错了,今晚睁大眼睛好好欣赏吧,你们一辈子都不会有交集的。”说完,夏舒正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身后宿舍兄弟胸口剧烈起伏,但是也都知道夏舒正说的是实话。

    师妃暄,这个背景神秘的女人,怎么会多看他们一眼?

    命运,本就不公。

    韩青看着好兄弟沮丧的面色,拍了拍他们的肩膀淡淡的说:“走,去看晚会。”

    三人抬起头,就看到韩青嘴角似有似无的笑意。

    “我擦,真的是慕容冲。”歌答抓耳挠腮不爽的低吟。

    沙尘也是恨恨的看着台上一身燕尾服的慕容冲,只是那眼光中还有着一丝丝的艳羡,人比人,气死人啊。

    “慕容冲成绩好,是我们这一届新生的第一名,他上去代表新生演讲也是众望所归了。”柳辰飞解释了一下。

    “大家久等了,迎新晚会的重点就是迎新,之前学长学姐们已经将精彩的演出奉献,现在舞台的焦点就是我们的大一学弟们,站在我身旁的就是这一届大一新生的代表慕容冲同学,让我们掌声欢迎他的致辞。”

    漂亮的女主持人笑着说,看着身旁的慕容冲,这个见过无数帅哥的学姐脸上都有了迷恋。

    “这届大一女神真是有福了,能遇上这样的帅哥,关键各方面都那么优秀”

    想到这里,学姐不经意的回头看了眼幕布后面。

    “也只有那样的女孩子,才能配上这样的男子吧。”

    她的话音落下,慕容冲几个小碎步走到话筒前,他相貌堂堂,此时镁光灯打在他的脸上,确实俊朗。

    台下一阵欢呼声,更是有不少女孩子都激动到哽咽。

    阴萍斜着头看了一眼韩青,那眼神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看到了么?这就是差距。

    但是真正的**在另一束聚光灯打下的时候才真正到来。

    一个洁白的身影从幕布后面如天使一般踱步走出,专业的芭蕾舞姿势,在天鹅湖的舞曲中,她身姿曼妙,一跃一伏都是青春最美的模样。

    “师妃暄”

    和慕容冲出场女孩子的呐喊不同,当师妃暄如此惊艳的亮相之后,男生们只是呢喃,眼神留恋,就像是望妻石一样,石化了。

    淡雅的音乐,慕容冲深沉的朗诵声,一抹虹光下唯妙女子的舞姿。

    这一幕,必将成为杭大迎新晚会的经典。

    音乐骤停,节目戛然而止,一切,都像是梦境一般。

    啪啪啪啪!

    掌声雷动,不少学生甚至鼓动两人在一起,慕容冲的嘴角挂着浅笑,他想要伸手拉住身旁自己朝思暮想的女人,但是刚刚要碰到柔胰,却被师妃暄轻轻的躲开了,慕容冲不由脸色一暗。

    “从今晚后,怕是秦梦瑶的风头要被盖住一波了。”柳辰飞砸吧着嘴说。

    刚才师妃暄的一曲天鹅湖,实在是美轮美奂,从今往后,这一幕无人能忘了。

    “那是当然,师妃暄可是我女神,反正秦梦瑶在我这里是排第二的!”歌答骄傲的说,仿佛师妃暄是他的一样。

    韩青笑了笑站了起来:“结束了,走吧。”

    三兄弟颔首也站了起来。

    “知道鸿沟了吧。”四人刚准备离开,嘲讽声传来。

    韩青皱了下眉头回头,阴萍正一脸得意的看着自己。

    “永远迈步过去的鸿沟。”坐在阴萍旁边的夏舒正添油加醋。

    宿舍兄弟握紧了拳头,他们都是热血男儿,怎么经得起一而再再而三的鄙视?当下就准备好好教训一下这两个恶心的人。

    “是你!”

    绕梁三日的声音传来,带着丝丝的惊讶和喜悦。

    余音刚落,那吸引全场的身影朝着舞台下奔来,提着长裙,就像是新婚的娇娘一样。

    看着越来越近的师妃暄,韩青苦笑了一下。

    “别这样”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