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战甲三人走到场中央的时候,面对的是所有人的嬉笑。

    雾霾的天,压抑的人心,谷底的逆羽,无人愿意多搭理,嘲讽,似乎就是为他们准备的。

    景云帆的手心都出汗了。

    上任苏省军区几年来,他一直兢兢业业,各方面都做的不错,但是逆羽的实力却一直没有提高,这是最让他心烦的事情。

    逆羽,就是军区的面子工程。

    也许这是一个贬义词,但是连面子工程都做不好的军区,没有人相信他本身能有什么实力,景云帆也不是没有想过办法,甚至请了不少其他军区的朋友过来考察,但是对于逆羽的帮助杯水车薪。

    无奈之下,他将眼光放到了修炼圈子。

    这个自己一直知道,但是不想触碰的圈子,在他的印象中,军人和这些人是不沾边的,但是直到父亲景老对自己一再劝说,自己才去了浙南将形意拳的徐寒请了过来。

    成效是有的,但是想要追上和其他军区的差距,依旧难如登天。

    在接二连三的失败之后,景老搬出了浙省风头最盛的人物,韩先生。

    但是现在,就算是这个名震浙省的韩先生坐上了总教官的位置,景云帆心中依旧没有底。

    刚才江魂的实力他看的一清二楚,别说逆羽了,狐狸都败得这么惨,短短的三个月,韩先生能改变多少呢?

    “唉。”

    默默地,景云帆叹息了一声。

    但是这一声却落在了马司令的耳中。

    “哟,景司令未战先衰了啊。”

    他嬉笑着说。

    景云帆脸上一阵尴尬,有些为难的看向韩青,但是韩青却只是面无表情的坐在那里端着茶杯,甚至手上都没有尖峰的资料。

    “马司令,你话未免太多了一些。”

    景云帆冷冷的说,任谁被人如此冷嘲热讽都难以忍受,更何况景云帆这种骨子里骄傲的男人。

    “哎呦,景司令经不得说啊。”看到景云帆竟然怼自己,马司令瞬间不爽了。

    景云帆冷冷一笑:“不是我经不得说,而是我不想多说,军人,在场上见真章。”

    “哈哈哈!”

    听到景云帆这么说,马司令大笑出生,随即不断摇头:“景司令真是自信呢,这种话也说得出来,看来这段时间是苦练想给我们大家一个惊喜了啊。”

    这话中的揶揄任何一个人都听得出来,大家都不屑的笑了出来。

    逆羽能有真章?谁信?

    梁珊站在景云帆和韩青的身后,俏丽的脸上满是愤慨,但是她作为一个随从秘书,怎敢多言,见到首长被嘲讽,总教官还忍气吞声,她却什么都做不了。

    唯一能指望的就是,站在场上的三个人。

    为逆羽添光彩!

    “废话少说,开始吧。”

    不想再听这些人的耻笑,景云帆不耐烦的挥挥手,史传微微摇头,但也吩咐比赛正式开始。

    看到战甲站了出来,景云帆也打起了十二分精神。

    逆羽能否逆袭,就从战甲开始了!

    纵使现在已经不抱太大希望,但是景云帆依旧不想输啊,他依旧抱有侥幸。

    尹正双手抱胸站了出来,他的脸上带着几分惬意,丝毫没有将战甲放在心上。

    “上一届,就是这个尹正战胜战甲的好像。”

    “没错,战甲已经是逆羽格斗的最强者了,依旧被尹正战胜,可想而知逆羽有多弱了。”

    “是啊,江南特种大赛最没有悬念的比赛。”

    听着大家的话,尹正轻蔑的看向战甲:“听到大家的话了么?”

    “手下败将。”

    战甲眼中精光一闪,心里一股怒火升上,但是却被他压制了下来。

    主席台上的景云帆愣了一下,他也看到了尹正说话,而且他能想想他说的不是什么好听的话,但是让他惊讶的是战甲竟然没有发怒。

    要知道,这家伙可是出了名的暴脾气,士可杀不可辱的主啊。

    现在竟然能忍住了?

    这是成长了,还是更怂了?

    隐隐的,景云帆觉得是后者。

    但是坐在一旁的韩青却不为人知的笑了,而站在他身后的梁珊脸上也露出了别人不解的笑。

    这细微的表情变化被一直等着看笑话的马司令看到了。

    “我的天,这孩子居然还笑了?”他直愣愣的说。

    随即不断摇头:“景司令啊,看来你们逆羽是真的没救了,连这个大学生总教官都是个傻子,能有什么长进呢?”

    面对自己的尖峰还能笑出来,这个青龙总教官还是回去讲相声吧。

    但就在他还想多说两句的时候。

    一阵惊呼声从他的身边传来,紧接着,更喧嚣的惊呼声从下面的操场传来。

    他惊愕的顺着一道道惊骇的目光望去,只见操场中央,原本挺胸站立的尹正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趴在了地上。

    五体投地的趴着。

    而那个魁梧的身躯,战甲,正一脸淡然的站在他的头颅前,也学着刚才的尹正一样双手抱胸,怡然自得。

    “啧啧。”

    他叹息着摇摇头,随即蹲了下来:“喂,还能站起来么?才一拳而已,老子还没过瘾呢。”

    但是趴在地上的尹正已经没有了声响,只有微微起伏的身子让人知道他还活着,只是昏了过去。

    尖峰所有队员哑口无言。

    全场所有人寂静无声。

    风吹草动,清晰可闻。

    只有战甲依旧淡定自若,他摇摇头站了起来,似乎很是不尽兴,遗憾的朝着逆羽的走了回去。

    “这不可能”

    有人终于出声。

    “一拳一拳尹正就败了?”

    “我是不是瞎了,战甲什么时候这么厉害的?”

    “该不会是在做梦吧?”

    杂声渐起,主席台上的马司令瞠目结舌,而站在他身旁的尖峰总教官焦杰更是呆立当场,手上的倒茶的动作也凭空停顿。

    别说他们两个,整个主席台,就连史传,都寂然无声。

    只有韩青叹息了一声摇摇头:“差强人意啊。”

    景云帆张着嘴,看了看操场,又看了看韩青,又看了看操场,又看了看韩青,最后他深吸一口气大笑出声:

    “笑!一起笑啊!”

    多年的压抑,一朝释放,景云帆就像是一个三岁孩童一样,肆意的笑声格外豪迈。

    一个人的狂欢,是一群人的震撼。

    “喝茶。”

    韩青轻笑了一下,冲着景云帆举起茶杯。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