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不同门派的修炼之人给人的感觉也是不同的。

    这和他们的功法迥异有关系,韩青能够感受到,走在最前面的那个人,身上的灵气感觉和萧青松很相像。

    “想不到灵寂洞的手竟然连这里都伸进来了。”

    韩青冷笑了一下,这个灵寂洞果然不一般,而且这个人的实力已经到了道乾前期,在武道中也勉强算得上是先天高手级别了。

    “猎豹。”

    看到这人胸前的两个小字,韩青的嘴角有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

    景云帆到了主席台第一件事就是朝下面看去,当看到韩青站在逆羽前面的时候,他长舒了一口气。

    他在浙南的事情,景云帆已经从景老那里得知了一点风声,他生怕韩青会耽误了这边的特种兵大赛,还好他如约而至。

    “云帆,来来来,你坐我这边,上一次尖峰实在是太失礼了,拂了你的面子,你可不能怪老兄我啊。”

    一个年纪看起来五十多的男人笑着说,然后将景云帆拉到了自己的身旁坐下。

    景云帆的脸色有几分窘迫,但是很快就调整了过来,皮笑肉不笑的说道:“马司令客气了,那是我们逆羽技不如人,还要感谢尖峰不吝赐教呢。”

    马司令是个地中海,虽然身上穿着军装,但是依旧有一股刻薄的味道,只不过常年处在上位者的位置,身上那股压迫还是当仁不让的,至少仪表堂堂的景云帆坐在他身旁气势上竟压不住。

    马司令轻笑了一下,眼中有几分得色:“希望这一次咱们两家就不要对上了,实在是不想再欺负老弟你了啊。”

    “咳咳马司令言重了”

    景云帆的眼中闪过一抹不悦,但是也不好多说什么,毕竟马司令的资历比自己老,而逆羽这些年的成绩又实在是

    “老马啊,不是我说你,小景才升任金陵军区总司令多长时间?怎么能这么欺负人呢?”这时,旁边又一道声音传来。

    马司令看了这人一眼,眼中有一道不满闪过,但脸上还是笑呵呵的:“瞿司令啊,怎么,上一次赢了我尖峰就以为我们好欺负了?”

    那叫瞿司令的人身材微胖,脸上和善,但是说话却总有股若有若无的怼人味道,听到马司令的话,他端起主席桌上的茶杯抿了一口,然后悠悠的看向远处的队伍。

    “老马啊,你自己看看,这又是新的一届比赛了,你们尖峰有什么变化?和逆羽一样,吊儿郎当的,哦,景老弟不要介意哈,我也是就事论事”瞿司令打了个哈哈轻轻一笑。

    景云帆低着头不言语,但是心中却一阵阵的怒火燃烧。

    对于军人来说,侮辱上级就是侮辱自己,而对于他们这些上级来说,侮辱他们的兵,何尝不是侮辱自己呢?

    “差不多行了。”

    马司令和瞿司令还要再理论两句的时候,一道略带威严的声音传来,两人立马噤若寒蝉瞟了那人一眼。

    浙省军区总司令,史传。

    名义上虽然大家都是同级的,但是以史传现在的年纪加上他调教出来的浙省军区,四十岁上任,四十五岁就已经将浙省军区带到了江南第一军区的位置。

    前途不可限量啊。

    现在是同级,但是他们这些司令最年轻的也都已经年过半百了,怎么能和史传相比?

    而唯一在年龄和背景上能够相提并论的,也只有景云帆了。

    但是想到这里,几位司令还是嗤笑了一下,景云帆也许各项能力不比史传弱,但若是说到苏省军区和浙省军区的差距,那可不是他的个人能力可以弥补的。

    别的不说,就是两家军区的头牌部队猎豹和逆羽,那简直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啊。

    “景老弟也不要太在意,你还年轻,我相信苏省军区乃至逆羽,都会在你的手上重换荣光的。”

    史传拍了拍景云帆的肩膀面无表情的说。

    景云帆面色冰冷的点点头,心中暗自无奈,这史传就比自己年长一岁而已,而且两人还是平级,他竟然敢用这样的语气来说教自己。

    偏偏,自己还真直不起腰杆反驳他。

    “唉。”

    无力的轻叹一声,景云帆看着剩余四大军区的司令都不断的恭维着一旁的史传,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坐在中间的是浙省军区的总司令,史传。”

    梁珊看了一眼主席台低声说道。

    此时,整个操场因为几位大佬的到来终于安静了下来,军区司令,这样的职位在华夏部队里面还是相当高并且威望深重的。

    韩青点点头,他自然看出了一旁景云帆的局促,堂堂一省军区司令,竟然被压的抬不起头,可想而知这些年苏省混的有多惨了。

    除了韩青以外,剩余五大军区的总教官都在主席台上,不过主席台上的人显然也没有打算再把韩青请上来,毕竟景云帆在他们心中都没有多少分量,更别提这个过来搞笑的大学生教官了。

    “咳咳。”

    熟悉的领导开场白,从一声咳咳开始。

    史传拿着话筒目光严肃的看向整个操场,脸上挂着几分欣慰:“看到大家的精神面貌,我很满意!”

    声音嘹亮,颇有气势。

    而站在他身后的猎豹总教官眼神如鹰一般,环顾全场,无人敢与他对视。

    但是当他的眼神滑过一个人的时候,他愣了一下。

    韩青。

    微笑挂在他的脸上,仿若目空一切,但却自有一股胸有成竹。

    猎豹的总教官皱了下眉头,眼神若有所思,但是也没多想就收回了目光,而此时,史传的也开始介绍起了特种大赛的比赛规则。

    “两两对抗,金字塔而上。”

    史传笑了笑:“还是老规矩,上一届的前三名挑对手。”

    说着,他看向身旁的几位司令,大家都点点头站了起来,瞿司令和马司令对视了一眼,眼中互有不服,但是随即,他们的目光同时看向了景云帆。

    “操!以为我们逆羽好欺负是么!”

    看到主席台上瞿司令和马司令看向景云帆贪婪的目光,人人都知道他们两个想要挑这个软柿子捏。

    史传嘴角微微一撇,有几分鄙夷,但是也没有多说什么转头看向一直低着头的一个中年男人:“刘司令,那我们猎豹就还是选你们翔鹰吧,也懒得换了。”

    史传的话说的轻松,但是刘司令身子一抖头低的更深了,少许之后还是无奈的站了起来苦笑了一下:“既然史司令瞧得上,那我们翔鹰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史传淡淡一笑不置可否,他是不屑于和瞿马两人争抢那个最弱的逆羽。

    在他的眼中,第二名和第六名,在猎豹的眼中,都是一样注定要失败的。

    看到史传果然又挑了刘司令这个倒霉蛋,瞿司令和马司令就高兴了。

    “马司令,怎么,上一年挑了逆羽今年还不准备让给我们?好意思么?”瞿司令略带嘲讽的说。

    “这有什么?”马司令嗤笑了一下:“史司令还不是选了翔鹰,我再选一次逆羽怎么了?”

    瞿司令啧啧了两声,微微发福的身子配上他的白眼,很有一股酸味:“只会挑脆皮,到最后还不是要被我江魂打败。”

    听到瞿司令这话,马司令气不打一处来,但是也不好多说什么,至少现在,他还不想让手下的尖峰就碰上江魂。

    以江魂的实力,战胜另一支狐狸应该不成问题。

    而自己想要维持前三名,就必须抢走逆羽,否则对上狐狸,还真不好说能战而胜之。

    景云帆皱着眉头沉默不语。

    第四名都只能任由他们挑选,更何况他们这个倒数第一名呢?自己唯一能够指望的,就是韩青不要让自己失望。

    “既然这样,那逆羽就让给马司令了,瞿司令没意见吧?”

    看到瞿司令已经拖鞋,史传笑着说。

    “让给他们了,切,也就只能欺负欺负逆羽了,等到了第二轮,还不是认输。”瞿司令挥挥手,懒得再说一句。

    马司令脸色一阵青红皂白,但是终究把逆羽抢了过来。

    “至少前三名能保住了。”

    他心中暗自窃喜,然后看了一眼景云帆,最终目光投向操场上的那二十号人以及站在最前面的那个笑话。

    “呼。”摸了摸光秃秃的脑壳,长舒一口气。

    完全不放在心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