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唔唔唔”

    闻人秋月扭动着自己的身子。

    此刻的她高耸的双峰剧烈的剧烈的起伏,两条腿不断的交错着摩擦,两只手无力的搭在韩青的肩膀上,要不搀扶这韩青还有背靠着墙,现在的她怕是站都站不稳了。

    修长的脖颈染上了一抹嫣红。

    清泉流淌,办公室内全是暧昧的荷尔蒙味道。

    “啊”

    终于,双唇分开,一瞬间,闻人秋月有一种失落的感觉,但是随即她用力拍在了韩青的胸口上:“你干什么呢讨厌!”

    韩青微笑着,大手依旧在闻人秋月的悲伤摩擦着,他的手仿佛有魔法一般,摸到哪里,闻人秋月的身子都要轻轻颤动,不断地吞咽着小口中的香津。

    “老师和你商量个事呗”

    韩青凑近闻人秋月的耳朵说道。

    此时的闻人秋月身子早就被韩青挑拨的浴火缠身,尤其是她从未经人事,更是双眼朦胧,口中不断吐着香气。

    “你说嘛”

    她低声呢喃。

    砰。

    “啊!”

    一下子,闻人秋月的身子就软了下来,彻底的搭在了韩青的身上。

    韩青的嘴角露出了一抹暧昧的笑,刚才他手勾了一下闻人秋月背后的裹胸,没想到闻人秋月彻底坚持不住了。

    “讨厌这里是学校呢怎么说我们也是师生关系你这是轻薄老师你知道么?”

    躲在韩青的胸口,闻人秋月小声说道。

    韩青嘿嘿一笑。

    “你有什么事情就快说吧,不要再玩弄我了人家受不住待会还要出去呢,外面那么多人”

    “咳咳,我想再请一周的假。”

    韩青轻咳了一声,假装严肃的说道。

    “什么!”

    闻人秋月眉头一皱!

    但是韩青怎么会给她继续说下去的机会,双手一用力,就把闻人秋月拥进了自己的怀中,两只柔软的大白兔在自己的胸口不断滚动。

    闻人秋月说不出话了,她只觉得自己除了圣地之外最敏感的地带正在韩青的胸口揉搓着,她哪里能受得了这个,只能闭着眼睛努力维持着清明。

    “老师,那你就是同意咯不说话,就是默认。”

    韩青轻声说道。

    “罢了罢了你去吧记得早点回来,你还是个学生,不要荒废了学业”

    闻人秋月无力的说。

    韩青讪讪一笑在她的额头上用力亲了一下,这才放开怀中的女人。

    “咳咳,老师,那我先出去啦,你整理一下嘛。”

    闻人秋月眼中都要冒出火来了,看着自己胸前的白衬衫一片凌乱,而双腿间更是有着湿润粘滑的感觉,闻人秋月真想把韩青抓到手里好好扇几巴掌。

    “出去吧!带上门!”

    她眼中满是春情和埋怨的说。

    韩青挠了挠头打开了门,立马走了出去反手关上。

    “老四,怎么样,没被打吧?”

    看到韩青出来,歌答急忙走了上去,左看看右看看,一旁的沙尘和柳辰飞还想看一眼办公室里面,但是无奈韩青关门太快,只能看到闻人老师的一抹倩影,转瞬即逝。

    “能有什么事情,她一直不喜欢我,就是被骂了一通严肃警告了一下而已,无碍。”韩青一脸苦涩的说。

    歌答拍了拍韩青的肩膀:“没事老四,美女老师脾气大嘛,可以理解,你多多担待,他对我们三个也不好,你不在的时候基本上那我们开刷,你回来了,我们就放心了。”

    你回来了,我们就放心了。

    这一刻,韩青心头一阵无奈。

    “我过两天就又请假了。”韩青摸了摸脖子说。

    歌答脸色一惊:“我的天,老四,你不要和我开玩笑,上个学期你多少天没上学?这个学期你要连破纪录么?”

    沙尘也是吓得不轻:“老四,虽然我们三个也不爱学习,但是我们向来不旷课啊,你这不会到时候连毕业证学位证都拿不到吧,那就麻烦大了。”

    倒是柳辰飞想的不一样,他知道韩青远不是那种需要靠学习改变人生的人,以他的实力,他可以过任何他想过的日子。

    “韩青,你请假和闻人老师说了么?你刚回来又请假,她已经不开心了,你这不是火上浇油吗?”

    韩青点点头轻笑了一下:“已经和她说了。”

    “同意了?”

    看到韩青这个态度,三个人惊讶。

    韩青嗯了一声:“闻人老师是个好老师,从来都是为学生考虑的。”

    歌答扶着自己的额头唉声叹气:“我记得我之前找了个隔壁学校的妹子,人家好不容易不上课答应和我出去一起游泳的,结果闻人老师二话不说拒绝了你怎么这么轻松”

    沙尘也赞同:“是啊,传说咱们五班是全校请假通过率最低的班了老四,你怎么办到的?”

    韩青随意的摆摆手:“出卖了一点色相。”

    “切!”

    “咦!”

    歌答和沙尘不屑的看了韩青一眼。

    “就你的色相还用卖?倒贴都没人要啊老四。”

    只有柳辰飞看了韩青一眼,显然想的更多一些。

    和宿舍三兄弟在食堂吃了个午饭之后,韩青就离开了学校回到家中。

    趁着这些时间,他想要修炼一下,这次去浙南和冯一山谢存忠交手,韩青还是感受到了一点不同的。

    至少现在的自己处在开光期还没有办法强杀冯一山那样的对手,而当时自己的一指禅也已经没有什么保留,冯一山既然可以逃脱,甚至自己的灵气桎梏也在他的拼死一搏下打碎了,这些事情都值得自己留心。

    “一定有比冯一山还要强的人,远的不说,那个灵寂洞的洞主就很有可能比冯一山还要强悍,否则冯一山也不会甘心做他的客卿。”

    这样想着,韩青又想到了裘万山,这个海外佛门的强者,实力定然也远在冯一山之上,连景家都心有余而力不足。

    “逆羽忙完了之后,要找个地方好好修炼一下才是,若是灵寂洞主真的找上来,自己若是搞不定那就麻烦大了。”

    手一伸,韩青就准备入定。

    但就在这时候,手机响了起来,拿起来一看竟然是师妃暄打来的电话。

    “喂,小师。”

    韩青笑着接通了电话,想来她已经知道了自己回来的消息。

    电话那头还有几个其他女孩的莺莺燕燕声。

    “韩青哥哥,你回来了是吗?”

    “是啊,刚回来的,你消息很灵通嘛。”

    师妃暄娇哼了一声:“韩青哥哥回来也不跟我说一下,还是我遇到歌答他们和我说的呢,不开心!”

    韩青有些尴尬:“这不是刚回来嘛,你说,什么事,只要我能做到,肯定让小师开心。”

    “这还差不多。”师妃暄的语气尽显小女生的调皮。

    “是这样的,我们决定宿舍联谊,我们宿舍,还有你宿舍,韩青哥哥不能不答应,你宿舍三兄弟全都答应了,就在今晚,不见不散。”

    说完,没给韩青说话的机会,师妃暄就急忙挂断了电话。

    留下韩青一阵无奈。

    “宿舍联谊?”

    他苦笑了一下:“没经历过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