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大巴车停在杭城城站,韩青走下了大巴车。

    不到半个月的浙南之旅结束了,这一趟对于韩青来说也算是收获颇丰了,搞定了冯家和形意拳,将路家和白宗确立为自己在浙南的代表,就如同浙北的景老三和荣鹏天一样。

    韩青还记得,自己离开的时候多少人想要送自己。

    但是自己生性低调,还是坐了大巴车,符合自己一贯朴实的作风。

    自己一统浙南的消息应该很快就会传到浙北,到时候自己会想办法让景老三等人个路老白老会个面,到时候由他们来整合浙省的势力。

    “先回家吧,秦梦瑶说不定已经回家了。”

    韩青打了个车就直奔朗君小区。

    上了顶层之后,韩青站在门口待了一下,眉头皱了起来,打开门,果然家里空无一人,而对面的林清歌也没有动静,好久不见。

    “到底去哪了?”

    韩青有些诧异,自己从寒假到现在已经过去快五个月小半年了,都没有一点秦梦瑶的消息,学校里面也只说她请假了,但是这么久的假又不是休学,她到底去哪里了?

    韩青想了一下,还是觉得有必要和母亲说一下,毕竟她和秦梦瑶的母亲宋姨是好朋友,而且自己打个电话询问一下也比较客气。

    “喂。”

    电话那头传来了王玬珍的声音。

    “小青?还知道给妈打电话?”

    王玬珍的声音有几分喜悦,但是也有佯装的责怪。

    韩青有些惭愧:“妈,我最近不是忙着学习呢嘛。”

    听到这个理由,王玬珍放了韩青一马:“怎么了?没钱花了?”

    韩青一笑,要说自己现在的财富,虽然他也不清楚,但是灵茶的销售在浙北和沪市一直很不错,而且现在浙南的渠道也打通了,方老头也被自己吓得臣服了,应该会再大增一波,自己给了景老三一个卡号,不过一直没有去查,相信金额已经很可观了,甚至,韩青在想自己的身家可能已经超越母亲和姐姐的公司了。

    “不是,妈,是这样的,梦瑶一直没有来学校,我想着你问问宋姨看她去哪里了,毕竟我们住一起,问一下也是应该的。”

    “梦瑶一直没来学校?多久了!”

    王玬珍显然也没有想到急忙继续道:“这段时间你宋姨也没跟我联系,原来梦瑶也不在,这是怎么了?你等会,我马上打电话问问,别再出什么事了。”

    说完,王玬珍就匆忙挂断了电话。

    不一会,就打来了。

    “奇怪了,你宋姨的电话关机了,要不晚点我再打打看。”

    王玬珍疑惑的说道。

    韩青点点头挂断了电话。

    估计可能是家里有点什么事情,否则也不会请这么长时间的假,不过秦水志和宋姨都不是一般人物,想来也不会有什么大事,韩青也就暂且将这件事放下了。

    “过两天就要去逆羽了,还得再去请一个星期的假。”

    想了一下,江南特种兵大赛马上就要开始了,韩青准备回校和闻人秋月再请一周的假。

    “我靠,老四回来了!”

    “我的天,这小子还知道回来?清明收假快一周了,他也不打个招呼,我还以为他被绑到非洲做苦力了呢。”

    “哈哈哈,我一直以为他去红灯区施展他的抱负了呢。”

    正在上课期间,闻人秋月站在讲台上讲着课。

    韩青出现在了门口。

    双手插兜,微笑看着全班同学,一点没有旷课一周加迟到的觉悟。

    “报道。”

    韩青朗声道。

    闻人秋月早就看到韩青站在门口了,可恨的是这家伙居然连说话的意思都没有,闻人秋月就故意把他晾在了一边,现在听到他报道,她美丽的而脸庞瞬间加上了愠怒的颜色。

    “去办公室。”

    闻人秋月冰冷的说。

    “哈哈,韩青这次完蛋了,门都不给进了。”

    “本来闻人老师就不喜欢他,他还这么作,这不是找死么?”

    “我看啊,要劝退了,啧啧,要是没韩青,这学校得少多少乐子呢。”

    看到韩青直接进不了门,坐在前排的阴萍和慕容冲脸上有了几分喜色,虽然他们知道自己已经远不是韩青的对手了,但是看到他吃瘪,依旧高兴。

    柳辰飞三人冲着韩青不断挥拳头,那意思很明显。

    “加油了兄弟,希望你能活着回来。”

    跟宿舍三兄弟眨了个眼之后韩青潇洒离去。

    站在讲台上的闻人秋月一阵埋怨,心头真想好好的掐掐韩青的手。

    叮铃。

    下课铃声响起,今天上午五班就只有闻人秋月这一堂必修课,剩下都是选修,五班的同学各上各的课去了,也有不少人瞧瞧跟在闻人秋月的身后想要去办公室看看韩青会死成什么样子。

    砰!

    刚刚到门口,闻人秋月直接大力关门。

    “完了,老师发飙了,韩青死定了。”

    “为他默哀。”

    看到闻人秋月刚才的样子,大家都觉得今天韩青有好果子吃了,依然有不少人站在门口凑近办公室的门,想要听到里面的声响,感受一下老师的愤怒和韩青的悲剧。

    韩青坐在办公室等很久了,历史系的每一个班主任都有属于自己的办公室,方便做学生工作,所以此时办公室里面只有韩青和闻人秋月两个人。

    “咳咳。”

    看着直勾勾盯着自己的闻人秋月,韩青有点尴尬,然后点了点窗户那里:“老师,虽然是磨砂窗户,但还是拉上窗帘吧,毕竟我被你训也不光彩,给学生留点面子吧。”

    “哼!”

    闻人秋月娇哼一声,但还是转身将窗帘拉上,外面的学生甚至想看里面的影子都看不到了。

    拉上窗帘之后,闻人秋月冰冷的看向韩青。

    今天的她穿着一身黑色的教师套装,黑色的过膝裙将她的身材勾勒的淋漓尽致,上身的白衬衫更是无法掩盖她胸口的汹涌,淡雅的妆容配上此时清冷的神情,韩青忍不住心头一动,朝着闻人秋月一点点走去。

    看到韩青的眼神,闻人秋月心一紧小手捏住了衣角朝后退了一步:“你干嘛这里是学校办公室呢”

    话还没说完,只觉得唇边一股霸道的温柔填满了自己,小嘴中一道舌头肆无忌惮的冲了进来,一双手将自己紧紧的按在了墙上,火热的胸口抵在自己高耸的胸前。

    这面墙的外面,就是人来人往的学生。

    而自己,此时正被韩青霸道的索取。

    忍不住的,闻人秋月的身子开始发热,一双腿渐渐的夹紧,一抹湿润开始荡漾,俏脸嫣红,心中叹息了一声,彻底放开了自己任由这个男人索取。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