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    路乘风第一个走到了韩青的面前,身后跟着路遥等路家子弟,而再后面,则是数不尽的浙南修炼之人,一个个兴奋的仰望着这个将要统领整个浙省的年轻人

    韩青淡淡一笑,傲视全场。

    “先生神威,我路某人心服口服。”路乘风深深鞠躬。

    身后,路遥的眼闪烁着异彩看着这个男人,心感慨万分,上一次见到他,他还只是长杏镇上发光彩,这一次再见到他,同样是擂台上比试,但他却已经是一统浙省的龙头老大了。

    就连她一直敬仰的爷爷此时都向他低下了头,若是自己没有选择他,而是和他作对,和白宗作对,也许,现在路家也被他给灭了吧?

    “先生。”路遥微微躬身施礼,落落大方。

    韩青微微点头。

    接着,又是浙南的各大宗门掌门或者长老亲自过来拜访,一一都毕恭毕敬。

    最终,所有人都散开,一个女子施施然走了上来,鹅黄色的长衫,径直的长发披肩,容貌身材丝毫不在路遥之下。

    “先生。”黄灵儿微笑着说。

    韩青冲着她淡淡一笑:“黄小姐客气了。”

    这是韩青第一次说话,黄灵儿心头一喜继而说道:“先生,待会灵儿将会和十天宫几位长老亲自拜访先生住处,还望先生给我们这个会。”

    韩青摆摆:“随时等候。”

    全场人都看向了十天宫,眼有几分羡慕,灵寂洞将宝压在了冯家身上,而只有路家和十天宫将宝压在了白宗和韩青的身上,现在,路家安然无恙,而十天宫看起来最有可能和韩先生结交。

    不知道灵寂洞会不会后悔死。

    这个时候,大家才发现,灵寂洞的人早早的就消失不见了,不少人想起来,好像谢存忠死了之后,灵寂洞的人就开始纷纷离开。

    “看来灵寂洞和韩先生的账,是要记上了。”

    不少人心有了这样的想法,隐隐也有些为浙南担忧,如今的韩青携着浙北余威莅临浙南,日后必将统领整个浙省,到时候,他的麻烦,就是整个浙省的麻烦,没人希望他们这个希望之星会出事。

    毕竟,有这样一个可以以一敌二宗师的高在,任何外省的修炼势力想要欺负浙省,都要掂量掂量。

    十天宫的人满怀欣喜的离开了。

    整个大棚内此时在没有外人,满满的都是浙南的修炼之人。

    韩青扫了一眼,然后走到了最高处。

    瞬间全场安静。

    “现在,可有人还不认识我?”

    韩青背负双,平静的说,一派器宇轩昂,英雄的模样,下面,不少小姑娘的脸上都有了神往。

    那个女人不想拥有这样一个男人。

    “师妹”

    白志明拍了一下洪倩的肩膀,她身子颤抖了一下,脸色瞬间通红。

    白志明和白老对视了一眼,都无声的叹息了出来。

    “丫头先生这种人,怎么会是你我能够长留的远方,才是他的征程啊小小的浙省,困不住先生这头蛟龙啊”

    白老看着洪倩再一次深陷其的眼神,心有几分怜惜。

    “韩先生!韩先生!韩先生!”

    “韩先生!韩先生!韩先生!”

    下面,众人呐喊欢呼,庆祝新王登基。

    没有人怀疑,一个可以战胜两个宗师的人,他的实力,已经不是简单的宗师境界可以概括了,这样的人,绝对是当之无愧的浙省新领袖!

    而不少人此刻也都看向了路家。

    如果说全场唯一一个还有资格不服韩青的,那就是路老了。

    感受到全场的目光,路老摇摇头抱拳:“先生在上,从今往后,我路家为先生马首是瞻!”

    哗!

    浙省最后一个可能威胁韩先生的实力也已经低头。

    没有人再怀疑,这个年轻的男人,已经站在了浙省的顶峰,一览众山小!

    “既然你们知道本尊的名讳,那我就不多说了。”

    韩青淡淡一笑,然后朝着路老招招,后者赶忙走了上来,韩青低声耳语了几句,路老的脸上先是惊讶,随即是担忧,和韩青又交谈了几句之后点点头,然后他面色严肃的走到了所有人面前,余光看了冯家和形意拳的人一眼。

    冯一山和谢存忠败亡之后,冯家和形意拳就失去了主心骨,而冯家更是损失惨重,冯一山和风川都没了,而形意拳还勉强有个徐寒和几个长老在维持。

    没有了家主和掌门,他们懂的成王败寇的道理,现在他们唯一的选择,就是等待这个新王的安排。

    所以,当路老的眼神划过他们的时候,两拨人心都陡生凉意。

    “冯家之人,到前面来。”

    路老挥挥。

    冯家之人面面相觑,今天是甲子决的最后一场,所以冯家来的人也不算少,十多号人全部都老老实实的站在了那里,其几个执事维护着秩序,不让这些人太过紧张。

    但是当他们看向韩青的时候,依旧会颤抖。

    威严,如山。

    令人,寒颤。

    看到人都站好了,就像是待宰的羔羊一样,路老一时间恍如隔世,短短的半天,浙南就变天了,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势力都会被一击而碎,这样想着,路老的后背竟隐隐有些凉意,身后的这个年轻人,他到底还能完成多少让人心惊的事情。

    “形意拳。”

    路老继续说道。

    立马,在徐寒和几位长老的带领下,形意拳所有人都站在了冯家之后,没有了谢存忠和谢存善,形意拳更是残破不堪人心涣散。

    “你们全部人,从今天起,散。”

    “散?”

    有人惊呼。

    路老点点头:“从今往后,浙南再无冯家形意拳。”

    说完,他转过身走回韩青面前:“先生,这样可以了么?”

    韩青微微一笑,撇了两家之人一眼,然后朝着白宗走去,随即,白宗人和刚壁赶忙跟在韩青的身后,离开了大棚。

    而此时,整个大棚内人心怅惘,看着那个年轻的背影,心头万千思绪。

    只是简单的一句话,曾经镇压浙南的冯家和形意拳就不复存在了。

    昨天,冯家和形意拳还是浙省的巨头,今天,他们就只存在于历史了。

    而一切,都是那个男人绝对的力量。

    “从此,浙南再无巨头了有的,只是韩先生”

    有老人呢喃。

    诉说着所有人的心声。

    而走到门口的韩青则脚步蹲了一下,看向不远处一个瘫倒的身影,脸上有几分犹豫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