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自不量力!”

    听到韩青的话之后,冯一山冷笑着。

    凝聚的力量已经来到了最强,他的身前幻化出了一个人形,那人形,分明就是冯三川的模样,透明,乃是灵气凝聚而成。

    “这就是冯家传承功法中的秘法,用人的生命祭奠出一个超强的帮手,这幻化的人形实力和冯一山相当,等于再生宗师。”

    路乘风低声道。

    一旁的路遥不断摇头:“爷爷,这功法太诡异,怎么看都不是正道之人应该用的,而且这灵气给人感觉阴测测的,没有向光的感觉,甚至比刚才刚壁的苗疆法术还要让人觉得不自在。”

    路乘风冷笑了一下:“那是自然,苗疆法术只是将灵气转化为他们功法所需要的阴气而已,而这冯家秘法,却是魔道,用血献祭,完全不是一个概念,比起来,这才是真正的心狠手辣啊”

    “只是韩先生这一指,真的能战胜冯一山这一招么?”

    路乘风疑惑的看向前方淡定自若的韩青。

    “一指会不会太托大了,我承认他很强,可是冯家主这一招的力量太恐怖了”

    “我看悬,这小子怕是要被自信害死”

    “你们这些人,我现在倒是觉得这个韩先生有可能之前他不也是这个样子,你们不也这么说么?谢存忠还不是死了?你们还要说说么?”

    已经开始有人站在了韩青这一边。

    “就是,我现在倒是希望这个韩先生能赢了,虽然这小子看上去也狂的不行,但至少和冯一山比起来算是有情有义了,我是不敢想什么人能为了自己连兄弟都下得了手”

    “是啊,若是这个韩先生能赢,就算是浙南被他一统又何妨,以他的实力,说不定以后再没人敢小瞧我们浙南了,而且他年纪还轻,未来更是恐怖啊”

    冯一山听着台下的议论纷纷。

    心中愤怒到了极点,这个韩青不仅将自己的命逼到了绝境,还把自己的名声也逼到了绝境,这一战,就算是自己侥幸获胜,想要重塑形象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了。

    “我操你!”

    他暴喝一声,此时也顾不得什么形象了,既然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活下来才是最重要的!

    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若是不服,杀了就是!

    莫邪站在大棚门口。

    沉默着。

    眼里有绝望,眼角有干枯的湿润痕迹。

    他去而复返,想着能不能最后再拉自己的父亲一把,让他迷途知返。

    可是却看到了他亲手杀了三叔的一幕。

    他知道,一切都回不去了,站在大棚的门口,他的心如同万年的寒冰,没有了丝毫的波动,万念俱灰,不过如此。

    “父亲你的债我要怎么还啊父亲”

    他不断呢喃着,最终缓缓的瘫倒在了地上,竟然昏了过去。

    这个浙南年青一代最强的他,没有被任何人打败,却被眼前的心伤击垮。

    没有人看到这一幕,所有人的眼光都被韩青和冯一山的决战吸引着,这是一场决定未来浙省第一人的战斗,关乎整个浙南的未来风向。

    “洒!血!”

    冯一山低吟一声,只见他脸上瞬间青筋暴露,手臂上也开始有了斑驳的血迹,甚至有些站不稳了。

    但是这道人影,却朝着韩青飞快的袭来。

    蕴含着极强的能量,所有人都心跳加速。

    但是韩青却不以为意。

    当那道人影最终来到他面前的时候,他伸出了自己的中指。

    “一指禅。”

    他淡淡的说。

    刺眼的金光闪烁,人们纷纷捂住自己的眼睛,在场的只有路乘风一个人依旧能看着前面发生了什么,就连姜老都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

    然后,路乘风就看到了让他终生难忘的一幕。

    那一指点在了虚影上。

    虚影散。

    而那指尖的光芒依旧没有褪色的意思,继续朝着冯一山刺去。

    “这不可能!”

    看到自己全力一击真的被韩青点破,冯一山的精神也到了崩溃的边缘,但是这个时候他也知道韩青这一指的威力,急忙朝后撤去。

    身形如燕,宗师逃窜!

    倏

    金光消散,众人睁开了眼睛,只见韩青稳如泰山的站在原地,而原本对面的冯一山已经无影无踪。

    韩青皱起了眉头。

    但是所有人却陷入了一种说不清的情绪当中。

    有人欢喜,有人忧,更有人默默退场,独自去消化今天发生的一切。

    韩青胜了。

    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了,那一指,无人能够看破的玄机,斩杀了冯一山,而后者的尸首在那里,没有人关心,以韩青的实力,将已经死了冯一山挫骨扬灰再容易不过了。

    “从今往后,浙省的天,要变了。”

    有人低声呢喃。

    更多人呼应了起来。

    “是啊,浙北韩先生,要一统浙省了”

    只有路乘风的眼中有着几分担忧,没有人看到刚才的那一幕,但是路乘风看到了,当韩青的一指禅逼近冯一山的时候,后者终究还是逃窜了。

    他看到韩青试图想要用灵气桎梏激昂冯一山留下,但是最终那桎梏被冯一山用修为打破了,想要单纯的依靠灵气桎梏住一个宗师,韩青还做不到。

    “终究还是没能当场斩杀么那这就是个后患啊”

    路乘风看着前方的韩青,低声呢喃。

    而此时的韩青脸上也有几分不满。

    路乘风猜想的没错,他本以为自己今天绝对是可以将冯一山搞定的,但是没有想到,他还是低估了对手和高估了自己。

    以自己现在的修为,可以战胜冯一山,但是想要杀死他,并不容易。

    冯一山的修为远在谢存忠之上,韩青得出了这个结论,到了宗师这个境界,修道之人会展现出比武道之人更强的生命力,而且他们的修炼之路也会比武道更长一些,毕竟更加逼近真正的修真,还是有写优势的。

    “逃,能逃去哪里呢?”

    韩青看着远处,脸上有几分思索,刚才在冯一山突破桎梏的时候,韩青还想将自己的一缕神识留在他的身上。

    但是冯一山刚刚逃走,这缕神识就消散了。

    “看来实力还是要增强啊,否则若是遇上比宗师强的对手,自己未必能够言胜啊。”

    韩青心中有了新的打算。

    如今,宗师他也见到了,但是以冯一山这个样子来看,华夏定然还有比他强大的存在,虽没有找到修真之人,但是不论怎么说修道和武道的极限都不仅仅是宗师境界而已。

    “是时候结束浙南甲子决之行了。”

    “特种兵大赛马上就要开始了,得赶紧回一趟学校安排一下。”

    韩青心中盘算,不过走之前,他还是要将浙南打理一下,毕竟,整合了浙省,自己才有能力和更多的对手对抗。

    比如,裘万山的佛门。

    但是现在,韩青需要的是接受整个浙南的膜拜。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