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一把匕首能够战胜宗师?我承认这把乌灵很强,但是终究只是武器,凭借一把武器战胜宗师,异想天开。”

    “谢老可是武道宗师,对付武器比对付符文更得心应手,这小子是托大了。”

    “转机,就在此了。”

    众人交头接耳。

    但韩青却充耳不闻。

    当乌灵终于和谢老撞到一起的时候,只见谢老眼中真真杀机,精光不断闪现,用手作势就要抓住这把匕首

    但是,他的阻拦,好像不存在一样,当他握住把柄的时候,他的心就冷了。

    匕首霸道的挣脱了他的手,然后继续朝着他的胸口刺去。

    只有两个手掌的距离。

    谢存忠这个时候后悔刚才冯一山喊的时候自己就应该收手了,可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唯一能做的,就是拼死一搏了。

    他身形急退,全身的力量都汇聚在手掌上。

    试图最后一次拦住乌灵。

    他不愧是宗师实力,竟然再一次握住了乌灵。

    “暴!”

    那怒喝一声,只见他的掌心一股耀眼的光芒闪烁,庞大的力量汇聚在掌心,令人窒息。

    嘣

    一声闷响,谢老的脸上泛出了一抹苦涩。

    乌灵无碍,而他的手则伤痕累累,最终,乌灵还是穿透了他的手,鲜血四溢中,刺进了他的胸口。

    没有人说话。

    谢老的身子在空中被乌灵刺透,黑色的利刃进去,黑红的利刃从背后穿出,而谢老的身体也像是断线的风筝,再无一点力量,原本令人压抑的宗师之威,消散殆尽。

    乌灵在空中盘旋了一圈回到了韩青的手上。

    从始至终,朴实无华,没有任何的绚烂,就这样无视一切穿透了宗师的身躯。

    砰。

    谢老的身子重重的砸在了地板上。

    扬起雾霭。

    死一样的窒息笼罩整个大棚,没有人见过,也没有人敢想过,有生之年能够见到一名宗师被斩杀。

    而且,是如此无力的被斩杀。

    路乘风坐在椅子上,苍老的身躯满是忐忑,虽然和韩青无冤无仇,但是见到这样一个年轻天才,他心中的震撼无以复加。

    “一把武器,灭了宗师。”

    他颤抖的说。

    “恐怖如斯”

    一旁的路遥也是眼中绽放着神光,才是,她再一次为自己主动交好韩青的举动而感到庆幸。

    而真正全场最震撼的,乃是黄灵儿。

    “师姐,怎么了?”

    看到身前的黄灵儿招手,小师妹走了上来询问。

    只见黄灵儿低声道:“待会回去随我亲自去拜访这位韩先生,还有,将随性而来的几位长老也叫上。”

    小师妹点点头,到现在,任何一个人都能看出这个韩青的强大了,斩杀谢存忠似乎毫不费力,再加上他锻造大师的身份,这简直就是妖孽啊。

    而只有黄灵儿知道。

    他,还是一个炼丹师。

    “无论如何,都要结交这位韩先生。”

    她心中暗自下决心。

    谢存忠就这么死了。

    形意拳的人现在才从这种震撼中醒了过来。

    “掌门!”

    “师父!”

    一阵阵哀嚎声传来,此时他们的脸上哪里还有嚣张的模样,取而代之的是暴走的愤怒,一个个争先恐后的朝着韩青那边冲去,想要用他的命换回掌门的尊严。

    “拦住。”

    黄灵儿摆摆手。

    数十道人影瞬间冲到了形意拳的人前面,各个严阵以待不让他们越过毫厘,而路乘风也随即让路家的人紧紧盯着冯家,防止他们有风吹草动。

    至于灵寂洞的人,姜老现在已经愁眉紧锁,思考后事了。

    冯一山看着谢存忠的尸体,此时他已经知道自己难逃一劫了,能够这样杀掉谢存忠,就算是自己也做不到,那他杀自己,也不在话下了。

    “韩先生你这是要赶尽杀绝我们浙南么?”

    冯一山咬牙切齿道,这个时候了,他还在试图拉拢整个浙南的势力到自己这边,哪怕最终自己难逃一死,也绝对不让韩青好过。

    “你能代表浙南?”

    韩青轻笑了一下,然后摇摇头:“那,是又如何?”

    说着,他将乌灵别在自己腰间,看到他这个动作,冯一山脸色一松,以为他要收手,但是随即只见韩青伸出了一根手指。

    鄙视的那一根。

    “你什么意思”

    冯一山阴沉着脸问道。

    韩青看着自己的中指然后瞟了冯一山一眼:“知道你弟弟怎么死的么?”

    冯一山心中一抽:“你还好意思说,你这丧心病狂之人,杀人不眨眼!整个浙南都会要你命的!”

    杀人不眨眼?

    韩青好想笑,只是他不喜欢笑给这种人看。

    谁才是为了自己,杀人不眨眼?

    “刚才你用符文想要形成灵气之罩困住我,你的方法,和我和当初斩杀你弟弟一模一样。”

    说着,韩青摸了摸自己的中指。

    “这一次,我让你换个死法。”

    “口出狂言!”

    冯一山暴怒,但看到韩青的指尖开始有金光闪烁的时候,他的心也快要窒息了。

    “血祭!”

    他大喊一声!

    “大哥!”

    冯三川看着冯一山大吼一声。

    血祭那是冯家的传承秘法,想要使出这一招必须有人献出鲜血,而且想要让这一招的威力最大化,献祭之人的实力必须更加强才可以。

    能逼得冯一山使出这招,冯三川知道韩青强大到什么地步。

    “你!过来!”

    冯三川转过身对着一个冯家老者说道,这是以为绝顶高手,而且是冯家绝顶高手中最逼近先天的一位,此时绝对是血祭的不二选择。

    “不用找了,就你吧!”

    冯一山阴狠的说。

    冯三川一愣,不知道冯一山此话何意,但是来不及思考,他的身子就不由自主的朝着冯一山那边飞去!

    “大哥你要做什么”

    他惊恐的说。

    冯一山的脸已经扭曲到变形,他癫狂的大声道:“三弟,不要怪为兄!现在已经到了冯家生死关头,我决不能死,要杀了这个小子,只能拿你的命了,三弟,你放心,为兄会安置好你的妻儿的!”

    说完,冯三川的身子也来到了冯一山的面前。

    撕拉。

    一只血手从他的胸膛穿透!

    冯一山吞了吞口水,眼中满是疯狂,他高喝一声。

    “血来!”

    只见冯三川的身子迅速的枯萎,到最后只剩下了一张人皮而那惊悚的眼珠也无力的滑落到了地上,滚来滚去

    全场鸦雀无声,大家都被眼前的一幕震的心神俱暴。

    “韩先生!这一招!你可能接住?”

    冯一山披头散发,嘶吼着说,他的手上一股恐怖的力量开始汇聚,用先天高手的生命加上他冯家的秘法积蓄的力量,可以说是他一生的最强一击了。

    “毫无人性啊”

    路乘风摇头叹息,想不到冯一山竟然丧心病狂到这种地步。

    但是他更担心的是韩青,这一招,他能扛下来么?

    就算是自己面对冯一山这毕生一击,也难逃一劫啊

    就在全场都被这种癫狂包围的时候,韩青的声音淡淡传来:

    “我何必要接?”

    他轻笑着继续道:

    “一根手指,点死你。”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