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方云斌怎么也没有想到,真的是韩先生。

    所有人都看着他。

    “方老?”

    “这不是前段时间从浙北来我们浙南的方老么?听说家境很殷实,也是冯家扶持的呢。”

    “他说浙北韩先生,莫不是前段时间一统浙北的韩先生吧。”

    “浙北韩先生?什么浙北韩先生?”

    方老吞了吞口水看了远处韩青一眼,急忙冲到了冯一山的身旁:“冯家主我来迟了啊”

    冯一山皱着眉头:“什么意思?”

    方云斌看了一眼韩青苦着脸:“家主,这位就是浙北韩先生啊您一直找的那一个”

    “浙北韩先生?”

    再一次听到方云斌确认,冯一山的脸色更加阴沉了。

    “你确定?”

    方云斌一脸的惊慌:“我怎么敢欺瞒家主,我手底下那个蛮爷您还记得么?前段时间在路上被人伤了,他回来报信就说是浙北韩先生,当时我就在想他是不是来浙南了之后又听说您打听白宗这个客卿的底细,我在家好好想了下,浙南的高人您也都认识,有这个能力的,那就只可能是这个突然出现的韩先生了”

    拳头紧紧的握了起来。

    冯一山竟然笑了,肆意的狂笑。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自来!”

    说着,他鹰眼望向韩青:“韩先生?浙北韩先生?”

    韩青撇撇嘴:“本尊在此。”

    哗!

    整个大棚彻底的沸腾了,前所未有的沸腾。

    “浙北韩先生!真的是浙北韩先生,他来浙南了”

    “他怎么会来,传说他的实力可是宗师啊而且尼泊尔的佛门裘万山的弟子都被他斩杀了两个了,绝不是一般人啊。”

    “浙北韩先生难道浙北现在这么强势了么?还敢来我们浙南嚣张?”

    “说的没错!浙南自古以来就是浙省的修炼中心,温城更是高手云集,浙北一个韩先生能掀起什么波浪?”

    “哼,不自量力,我们浙南还没准备去浙北呢,他倒是敢自己过来,自投罗!”

    “冯家主!灭了这个韩先生,看浙北以后还敢不敢嚣张。”

    “没错,家主,一统浙北的好时机来了,这什么韩先生八成是个假把式,随手收了他就是了。”

    路乘风看着韩青,脸上阴晴不定。

    “爷爷”

    路遥小心翼翼的说:“爷爷,我不是故意瞒你的。”

    路乘风苦笑了一下:“丫头啊,我就知道你不会无缘无故护一个人,只是没想到他竟然就是浙北韩先生,当真如此年轻啊”

    路乘风心中五味杂陈。

    宗师在华夏本就是凤毛麟角一般的存在,自己五十岁才迈入宗师境界,而擂台上的谢老更是年近六十过半才到了这一层境界。

    就算是冯一山资质比他们好,也只是在四十岁才迈入这个境界。

    可是眼前的这个韩先生看起来不过是二十不到的样子。

    别说浙省,就是整个华夏又能找到几个?

    “我担心您因为他是浙北人而和他对立”

    路遥小声说。

    路乘风叹息了一声:“傻丫头,冯家形意拳和灵寂洞所作所为,爷爷怎么可能看的下去?难道你以为我还会和他们同流合污,一起打压白宗和这个韩先生?”

    听到爷爷这么说,路遥展颜一笑,美艳异常:“爷爷,那现在再加上你,对付冯家和形意拳就足够了吧。”

    其实,从一开始,白宗和冯家结怨,路遥就已经决定了拉拢韩青。

    冯路两家在浙南争斗数十年,一直难解难分,而这些年因为冯家的壮大,已经隐隐压过了路家,这一次甲子决冯一山更是想彻底确定龙头的地位,所以爷爷和自己都亲自出手了。

    只是没想到终究还是失算了。

    不过这更加显得自己和白宗和韩先生交好的先见之明。

    路遥见过韩青出手。

    斩杀管虎的一幕,她终生难忘。

    以他的实力,加上爷爷,定然可以和冯家形意拳争霸!

    只是路乘风这个时候却摇了摇头。

    “爷爷?”

    路遥皱了下柳眉。

    路乘风眼神凝重的看向韩青:“丫头,不是爷爷不出手而是似乎这个韩先生,真的想要以一敌二呢”

    路乘风的话一出来,路遥的脸上满是震惊,她美丽的小脸蛋充满着不可思议,朝着远处的韩青看去,那背影,和当初自己第一次见他是那么的相似。

    这个男人,狂的很。

    说实话,冯一山心里是很高兴的,原本这一届甲子决对于他来说简直糟糕透顶,但是突然风水一转,有机会灭了眼中钉白宗,还能打压路家的实力,更加重要的是,这个韩先生冒出来了。

    说两人有深仇大恨真是一点都不为过。

    冯二水就是他杀的,而冯家苦心经营的以穆家为跳板进军沪市上下夹击浙北的方案,也是他毁掉的。

    而昨天,他又杀了柴郡,这个冯家最后两个先天高手中的一个。

    一个韩先生,几乎毁了半个冯家了!

    “一打二?”

    冯一山冷笑着说。

    韩青站在擂台下面没有上去,只是微微颔首。

    “宵上来受死。”

    谢存忠看着韩青说道,脸上满是杀伐果断,当初徐寒和自己说这小子伤了郝政他还不相信,如今他乃是浙北那个韩先生,那就是真的了。

    杀了他。

    这是谢存忠此时唯一的想法。

    “不上。”

    韩青淡然的说。

    “不上?”

    谢存忠一愣,随即仰天长啸:“我还以为你有多大胆子呢,原来也是个怂货啊,还一打二,老子一个人站在这里你都不赶上来,何谈一打二?回去吃奶去吧!”

    听到韩青那任性的不上两个字,不少人掩着嘴偷笑。

    “这就是那个浙北韩先生?太怂了吧?”

    “好笑了,刚才装的跟什么似的,现在让他上去他倒是不敢了。”

    “滚!浙北的废物不要在我们浙南丢人现眼!”

    最后一个人高升呐喊,不断的挥着手,十分的看不清这个韩先生。

    “滚”

    他正想继续叫骂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说不了话了,他使劲的想要发出声音,但是声音没有出来,鲜血却不断喷涌而出。

    所有人都不解的看着眼前的一幕,到了最后,终于有人想通了什么,愕然看向韩青。

    只见后者双手插兜闭着眼睛。

    “宗师杀人于无形他真的是宗师”

    有人呢喃,大棚内一时间安静了下来。

    之前虽然大家也知道浙北韩先生乃是宗师实力,但是毕竟他没有展现,再加上在自己的地盘上,并没有太多人放在心上。

    再狂,又能怎样?难道敢对整个浙南动手?

    可是,他动手了。

    无形中,要人性命。

    “我之所以不上去。”

    韩青睁开了眼睛,平静的看着谢存忠,淡淡的说:

    “是因为我说过,你们两个,一起上。”

    说完,韩青转头看向冯一山伸出一只手。

    握成拳头。

    食指独自伸出来,

    随意的,勾了勾。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