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阴气,苗疆特有的修炼功法才能将天地灵气转化为阴气。”

    谢存忠看着眼前的刚壁说道。

    刚壁的脸色凝重了起来。

    他试图想要将灵气吸纳到体内,然后锤炼成为修复身体的养气,但是完全不行,灵气几乎已经被凝固了,除了自己体内残存的灵气之外,天地灵气已经完全不能为自己所用。

    宗师,控制一方天地。

    “宗师之下,无人是你对手。”

    感受到刚壁试图冲破自己的牢笼,谢存忠轻声道。

    宗师的**,先天的修为,再加上近乎无解的巫术修复,除非遇上远超他实力的存在,否则想要战胜这个刚壁,确实难。

    “就到这里吧。”

    谢存忠摆摆手。

    一道黄色的光芒在他的掌心闪烁。

    “狼力。”

    他轻声说。

    紧接着,原本凝固的灵气朝着他的掌心汇聚,最终,幻化成了一头狼形的幻影。

    “吼”

    那幻影嘶吼了一声,就如同谢存忠所掌控的猛兽一般,浑身上下的毛发炸裂,蕴含着令人心惊的力量。

    “形意拳的核心功法,幻化。”

    路乘风看着擂台低声道。

    路遥站在一旁,心中也非常震撼,原本她以为谢存忠虽然是宗师,但是和父亲以及冯一山比起来还是有不小差距的,但是现在看来,自己低估了这个谢存忠的实力。

    “形意拳,讲究一个模仿,在最开始的时候,普通弟子只知道表面,在形态上模仿每一种生灵的形状,最终借由这种形式,迸发出常人难以掌握的能量。”

    路乘风解释道,看向擂台的眼光也要几分称赞。

    不论敌对与否,遇到强者,总是一件令人兴奋的事情,而且,能将形意拳练到这种程度,谢存忠足够笑傲浙南了。

    “但是真正的形意拳,却是灵气之形意。”

    “灵气之形意?”

    路遥疑惑不解。

    路乘风微微颔首:“人的力量终究是有限的,但是天地之间的灵气却是无限的,运用天地之灵,幻化万物生灵,凝聚比万物更强大的力量,这才是形意拳登峰造极的境界。”

    说着,路乘风看向谢存忠:“谢老头就做到了。”

    路遥眼中担忧:“爷爷,这么说刚壁大哥岂不是九死一生了?”

    路乘风叹息了一声:

    “何止九死一生。”

    “若是谢存忠认真,他绝无活路。”

    看到谢存忠使出这一招,冯一山放心了。

    “去吧。”

    那狼似乎实体一般,谢存忠抚摸了一下它的毛发,竟然还随着波动,真是栩栩如生,而得到了谢存忠的指令之后,这匹狼彻底的焕发了野性。

    “吼”

    嘶吼了一声,它朝着刚壁梦的扑了上去。

    坐在台下的韩青眼神一紧。

    刚壁想要用手去抵抗这匹狼,但是当拳头已经靠近了狼的鼻尖的时候。

    倏的一下,狼消失了。

    就如同化成灰烬一样,只有灵气的残余再飘扬。

    “不好!”

    刚壁脸色大变,下意识的回头,可终究还是晚了一步。

    撕拉

    一道血红的伤痕从刚壁的脖子直接蔓延到了腰间,鲜血不断的往外流淌,刚壁在地上滚了两圈之后才勉为其难的站了起来。

    背后,火辣辣的感觉让他顿生无奈。

    灵气丝毫不能用,而**虽强,但终究不是顽石,没有了灵气的滋养,总会干枯。

    而谢存忠从始至终都没有动过,除了刚开始试探刚壁实力的时候腾空了一下,到现在为止,他的双脚从未挪动半分。

    “咕嘟”

    那匹幻化狼形依旧贪婪的吞噬着口水,眼中闪烁着摄人的寒光,刚壁如临大敌的站在角落,时刻准备躲避这匹狼的下一次攻击。

    来了。

    幻狼再一次朝着刚壁冲了过来,这一次选择了从天而降,刚壁无奈之下只能尽力躲避。

    砰!

    狼扑了个空,但是擂台上又是一片狼藉,尘烟消散,狼形幻化,只一瞬间,再一次朝着刚壁冲了过去。

    “迷蛊!”

    刚壁大喝一声,口中吐出了一片灰色的气体。

    但刚刚吐出来,就消散与无形了。

    转过头,只见谢存忠脸上带着玩味的笑意:“还想在宗师面前用你那点微不足道的灵气?异想天开。”

    “操”

    刚壁怒喝一声,但是因为之前指望能够使出迷蛊耽误的时间,幻狼已经再一次的撕咬了自己的胸口。

    “太惨了”

    “我的天”

    “他怕是活不成了吧”

    “这就是宗师么,对付任何宗师之下的人,都不费吹灰之力”

    “难以想象,这个家伙挂了之后,就是白宗的灭顶之灾到来之时了。”

    胸口的刺痛不断传来,刚壁努力的想要挣脱这匹狼,但是每当自己接触到它的时候,它就如同虚无一半消失,而当自己刚刚喘口气,它就又一次幻化出来。

    对着自己的胸口,不断撕咬。

    宗师,对于灵气的把控已臻化境,完全可以控制任何灵气形态,不管是灵气外露还是直接运用天地灵气,都可以做到不动身,而灭人的境界。

    而就算刚壁是山,也要轰倒。

    “废物。”

    谢存忠摆摆手,幻狼消散。

    冯一山满意的点点头站了起来:“谢兄,脏了您的手了。”

    现在冯家和白宗的矛盾已经摆在了台面上,他也不在乎客不客气了。

    “还行,待会解决了白宗这几个杂碎之后我去洗手就是了,啧啧,好久没有出手对付这种货色了,感觉老夫的脸上很挂不住啊。”

    谢存忠揶揄的说。

    冯一山轻笑了一下:“没办法,谁叫他们不自量力,惊醒过千百遍了,依旧是顽固不化,死是他们唯一的归宿。”

    “刚壁大哥”

    洪倩看着倒在擂台上,已经奄奄一息的刚壁,脸上泛着泪光。

    这个不善言谈的男人,没有任何条件的为白宗赴死,虽然他们知道这是韩青的命令,可是不管怎么说,他都是白宗的恩人。

    付出了生命来守护他们的恩人。

    “恶心。”

    谢存忠看着刚壁的惨状撇撇嘴,随手一挥,一阵大风起,刚壁的身子就像是断了线的风筝一样朝着擂台下面砸去。

    白志明朝着刚壁落下的方向飞奔而去,洪倩更是噙着泪不顾一切的飞奔过去,这么多年,他们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守护白宗的人。

    受尽了冷艳和嘲笑,哪怕一点点的微笑,也足以铭记一生,更何况是用生命来守护他们的人。

    不常笑的人,你让她欢笑,她记你一生。

    不常哭的人,你让她哭泣,她念你一世。

    “自作孽不可活啊”

    “看谁还敢得罪冯家和形意拳,这就是下场”

    “谁还敢出手宗师之威,不容触犯啊”

    众人漠然的看着眼前的一幕,纷纷摇头,他们早已经料到了这结局。

    但就在一切都要伴随着刚壁的落地而尘埃落定的时候。

    一股冷风吹。

    刚壁的身子在将要落地的瞬间,悬浮在了空中,一团银白色的气蕴盘旋在他的周身,而原本整个大棚内都被谢存忠控制的灵气,开始出现了松动。

    放下茶杯。

    收起二郎腿。

    刚壁的战斗,他不会阻止,因为对于他来说,这种战斗也是突破的一种机遇,温室的花朵,注定不会长久,只有经历风霜和绝境,才能成就强者的身心。

    揉搓这自己的小拇指,韩青站了起来。

    “冯一山,你们两个。”

    “一起上吧。”

    “收拾了你们,我好早点回去休息。”

    韩青平静的说,然后一步步的,朝着擂台走去。

    人潮散开,整个大棚内突然开始狂风肆虐,一切,都以这个男人为中心,席卷每一个人的身心。

    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

    “浙北韩先生!”

    “果然是你”

    一声惊恐万分的呐喊从大门处传来,在窒息中响彻整个大棚!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