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刚壁摸了摸嘴角。

    有血。

    他凝视着这血半天。

    笑了。

    他从来都是身穿一身黑衣,此时,灰尘沾惹了他的衣衫,他站了起来,拍拍尘土扭了扭脖子。

    台下人吓坏了。

    “他还能站起来?”

    “这家伙什么实力?”

    “好像就是那个小子的护卫吧,难道这么强?”

    “一个锻造大师的护卫实力不可小觑啊。”

    “可就算是这样,对面可是谢老,浙南宗师,岂是他能比的,而且还是武道宗师,在这擂台之上,谁能战胜?”

    谢存忠有点惊讶。

    自己刚才那一手虽然只是借力卸力,但是加上自己形意拳的手法,刚壁竟然受挫之后马上就能站起来,实在有些不同。

    “果然是**宗师。”

    谢存忠低声道。

    “老夫修炼数十年,从未见过你这样的人,修为也就是先天而已,但是**却能提前进入到宗师境界,你也算是个人才了。”

    说着,他摇摇头:“只是可惜了,得罪了我形意拳,你也只能死,若不然,带你回去做个看门的倒是不错。”

    说着,谢存忠动了。

    如同一只猎豹,他的身形没有人能捕捉当。

    一道残影之后,当他在一起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时候,整个擂台上只剩下了他一个人。

    “刚壁呢?”

    “看天上!”

    有人诧异,有人惊呼。

    众人闻声齐刷刷的看向空中。

    只见此时的刚壁正从空中下坠,身上的黑衣尤其是胸口中,已经撕裂了一大块,上面斑驳的血迹令人心悸。

    而谢存忠抬头望了一眼。

    微微躬身!

    腾空而起!

    转瞬间他就矗立在了刚壁的身上,他目光一愣,一腿揣在了刚壁的背上。

    砰!

    如同巨石陨落,刚壁的身子在擂台上砸出了一个大窟窿,而谢存忠缓缓落在了擂台上,双手抱胸,脸色一片淡然。

    “废物。”

    他冷冷的说。

    然后看向了全场,宗师之威,无人敢直视!

    冯一山轻笑了一下拍拍手:“谢兄的实力高深,冯弟佩服。”

    说着,他眼睛斜看向路乘风,示威的意思很明显,搞定了这个**变态的家伙之后,白宗就再也没有守护神了。

    唯一可能的变数就是路乘风了。

    若是他站出来保白宗,少不了再战一番,不过现在有了谢存忠的开头,再加上自己坐镇,这个老头就算是想动,也要思考一下后果。

    谢存忠拍拍手,看向了白宗,看向了白崇山,最后,看向了韩青:

    “如何,现在靠山没有了,你们还有什么招数?”

    说着,他轻笑了一下:“若是没有,就一个个上来受死,生死台上,我会把你们当做废物一样,全部扫干净的。”

    “免得,脏了我们浙南的台面。”

    刚壁依旧在深坑里。

    全场鸦雀无声。

    此时,所有人都感觉到了白宗的死期将至,现在,能够救他们一命的只有路老了,但就算是路老也绝不是两个宗师的对手。

    这必败的局,他还会站出来力挽狂澜么?

    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在了路老的身上。

    但是徐寒却没有,他心有余悸的看着韩青,他可是记得四叔当初在逆羽对他的评价,这个男人可是名副其实的宗师一枚。

    若是他出手的话,形势就不一样了。

    路遥美丽的眼眸也一直在韩青的身上徘徊,后者一直在淡定自若的饮茶,虽然目睹了刚壁刚才的惨状,但是似乎一点都没有拨动他的心弦,他依旧是那副从容的模样。

    “韩先生,你什么时候愿意出手呢?”

    路遥在心里轻叹。

    人人都以为他爷爷才是白宗唯一的希望,却不知,白宗的希望,在那男人的身上。

    路遥还记得曾经在长杏镇见到韩青秒杀管虎的一幕。

    和谢存忠如今何其相似。

    只是,位置完全不同,当时管虎被韩青所震慑只顾逃命,爆射升天但是被韩青虚空一抓就陨落而死。

    而现在,则是刚壁在空中被谢存忠暴揍。

    若是韩青,他会如何应对呢?

    “赶紧上受死!”

    冯一山看了一眼韩青催促道。

    他只想尽快解决这一届糟透了的甲子决,重新整合冯家的势力,开始对路家的全面打击,只要解决了白宗,到时候和形意拳联手,路家依旧不足为惧。

    “受死?”

    一声低吟传来。

    不是韩青。

    所有人惊骇的看向擂台,只见那巨大的窟窿中,刚壁步履蹒跚的走了出来,全身都是血迹,但是脸上却有一股畅意。

    “我还没死呢。”

    他舔着嘴角的血迹说道。

    “战!”

    他怒喝一声!

    灵气开始散发,身上的伤势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

    “这”

    谢存忠愣了一下,也没有想到刚壁竟然还能战斗,不过当看到他身上的伤势竟然开始愈合之后,他的脸上不淡定了。

    “这是苗疆巫术?”

    冯一山也看出了不对劲。

    “苗疆巫术?”

    台下有人惊呼。

    “爷爷,苗疆巫术是什么?”

    路遥问向一旁的路乘风,她听说过苗疆有属于自己的修炼方法,但是对于巫术,她也了解不多。

    “是不是巫术不一定,但他一定不是中原人士,必然是苗疆之人。”

    路乘风的脸上也有着动容,他深吸一口气:“没想到苗疆之人竟然混到了我们浙南,这韩先生到底是什么来路”

    中原术法一向不容其他。

    苗疆巫术,蛊术,西北的萨满等等,在华夏有太多的修炼派系。

    但是一直偏安一方,华夏的正统修炼体系,从来被中原人士所把握。

    可是现在,一个苗疆之人出现在这里,给众人的震撼足以让他们心跳加速。

    “他身上的灵气已经变质,那是阴气,这种阴气经过苗疆的一些功法锤炼之后,可以化作疗伤的养气,这种手段,只有苗疆才有。”

    路老低声说。

    韩青嘴角扬着笑意,但是此时,每个人都觉得这个年轻人如同一个深渊一般,漆黑,看不到底。

    他到底是什么人!

    “你胆子可真大。”

    谢存忠看着面前一点点恢复的刚壁,脸色冰冷了下来,一阵风吹来,他的袖袍开始鼓动起来。

    “苗疆之人,竟然还敢在我面前嚣张,那我今天就替浙南,镇压你这蛮兽!”

    说着,一股恐怖的威压从谢存忠的身上满溢出来。

    这股威压一出现,整个大棚仿佛都凝固了,而面前刚壁正在恢复的伤势也停滞了下来。

    坐在台下的韩青抬起了眼睛,手紧紧的握住了椅子的扶手,脸上有几分兴奋。

    “这就是地球上宗师的真实实力么”

    他呢喃的说,忍不住的,丹田内的丹莲开始躁动了起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