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原本韩青是准备亲自出手的。

    后来想了一下,这个谢存忠乃是武道宗师,而刚壁的实力虽然没有到宗师级别,但是**却已经提前到了宗师实力。

    上去试试,有点意思。

    洪倩和白志明飞奔上去将白老架了下来,此时老人的身上已经有了斑斑血迹,刚才的雷电之力虽然没有直接要了他的性命,但是终究还是伤到了他的身体。

    韩青本想第一时间就将白老救下。

    但是他的心境绝不是一般人可以相比,若是提前就将白老救下的话,也就等于乱了规矩了,刚才路乘风就是因为规矩而不得上场。

    但是现在,哪怕依然乱了规矩,但是至少站在人情上。

    虽然韩青并不在意,但是白老在意。

    这个倔强的老头,不让他上去拼一拼,以后也会成为他的心结。

    “师父,你没事吧”

    看着白老身上的血迹,洪倩的泪水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韩青招招手,从口袋里取出了一个小瓶子递给了洪倩。

    “回灵丹。”

    韩青笑着说,白老的伤势只是皮肉伤,一颗回灵丹不仅能痊愈,甚至还能让他的灵气更加充盈。

    洪倩赶忙接了过来给白老服了下去。

    一旁的黄灵儿眼神一闪。

    “果然,他不仅是一位锻造大师,还是一位炼丹大师。”

    当初白老和洪倩过来讨药材的时候,黄灵儿就已经猜测韩青可能会炼丹了,后来白志明果然痊愈,而现在,又当着她的面掏出了一瓶上乘丹药,不是炼丹师又是什么?

    黄灵儿心头有几分喜悦。

    这一趟前来,绝对赚大了。

    “你做什么!”

    冯一山的怒吼传来。

    所有人都望向韩青。

    “你可懂规矩?”

    冯一山冷冷的说,他的威严在这两天被频繁的挑衅,早就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

    台上那个刚壁,他知道这个家伙的实力不一般,但是他更知道,他只是这个年轻人的护卫而已,他赶冲上去,一定是得到了他的指令。

    “规矩?”

    韩青坐在椅子上,眼睛直视前方,并没有看冯一山一眼。

    “规矩,是由强者说了算的。”

    “这是再简单不过的道理,难道还用我教你么?”

    韩青微微一笑,淡淡的说。

    古往今来,所谓的规矩,不过是胜利者拟定出来的管理他的沉浮着的。

    所谓道德,不过枷锁。善恶之分,自在人心。

    修真者,别说是规矩,就是天命,只要不公,就要逆天!

    冯一山的脸色发紫,身旁的冯三川不断的在一旁劝说他冷静,若非如此,冯一山可能已经暴走了。

    “好,强者说了算,这么说你今天是来挑场子了是吧?”

    所有人都看着眼前突然的风云诡变,这个从第一天就吸引了全场目光的锻造大师,再一次成为了令人瞩目的存在。

    洪倩和白志明搀扶着白老,服下了回灵丹的白老气色已经恢复,他们三人坚定的站在韩青的身后,挺身面对全场的目光。

    纹丝不动。

    这一刻,韩先生就是他们要守护的一切。

    若是没有他,白宗早已经不复存在。

    “挑场子?”

    韩青淡淡道,目光缥缈。

    “那就挑吧。”

    淡淡的一句话。

    挑战整个浙北最强悍势力的决定,就这样被他说了出来。

    如此家常,似乎寻常。

    “他说什么”

    “他要挑战冯家么”

    “怎么可能只有冯家,台上站着的谢老已经被他的手下对上了”

    “还有一个灵寂洞虎视眈眈呢,那才是真正的巨无霸啊”

    “这小子莫不是疯了吧?”

    “白宗这一次真是要上天了。”

    周围人声鼎沸,冯一山充耳不闻,他的眼中只要韩青,这个突然冒出来的韩先生。

    “你为你是谁?浙北韩先生吗?”

    冯一山指着韩青怒吼道,此时的他,已经彻底的暴走。

    “一个无名小卒,有点锻造本事,有个护卫就当自己可以走天下了?”

    “哼。”

    冯一山冷哼一声。

    “就算是你是浙北的那个韩先生,我也照样让你死在这里,更何况你和他相比差距十万八千里!只要我想,杀你就跟捏死一只蚂蚁一样!”

    冯一山的话霸气尽显,这个浙南的龙头老大,终于失控了。

    但是韩青端过了一杯茶。

    翘着二郎腿,根本没有听冯一山说了什么,他只是看着擂台上的刚壁和谢存忠说道:“速速动手吧。”

    刚壁点点头。

    直直朝着谢存忠走了过去。

    目中无人,似一片坦途。

    “好好好!”

    看到韩青无视自己,冯一山大笑了几声,到了现在,他反倒冷静了下来,缓缓坐下,他阴冷的说:“既如此,那我今天就要看看你能有什么能耐,可以挑战我偌大的浙南!”

    “谢师傅,杀了他。”

    冯一山肃杀的语气。

    擂台上,谢存忠嘴角露出一抹得色:“老夫正有此意。”

    他并不知道昨天是谁杀了自己的兄弟,但是**不离十,就是面前这个家伙,谢存善乃是形意拳宗门仅次于自己的存在。

    而且更是管理门内大小事务的主持,现在他不在了,很多事情都要自己亲自打理,对自己乃至整个形意拳来说,都是一个大麻烦。

    他如何放的过刚壁?

    而且,这小子还这么嚣张的直直朝自己走来。

    他不知道他面对的是怎样一个存在么?

    宗师。

    “出手了!”

    台下有人惊呼!

    只见刚壁终于来到了谢存忠的面前,直直的一拳没有任何的花哨,朝着谢存善的胸口轰了过去。

    砰。

    稳稳的,他的拳头落在了谢存忠的手上。

    一只手背在身后,另一只手,挡在胸前,而且还是手背,就这样挡住了刚壁的一击。

    台下的韩青眼神一跳。

    就连刚壁都没有想到,脸上有了几分凝重。

    “黄口小儿。”

    谢存忠飘然一笑,手背一转,掌心瞬间抓住了刚壁的拳头。

    一拉。

    砰!

    刚壁的身子不由自主的朝着前面倒去。

    轰!

    小山一样的身躯,就这样轰然砸在了地上,扬起一阵尘土。

    “好!”

    简单的一手,引得台下纷纷叫好,宗师的实力,从容间,化解一切,不显山不露水,方是自在风范。

    冯一山的脸上有了喜色,这刚壁果然是靠身体吃饭的人,只是面对同样的武道宗师,他的**,也不占丝毫优势了。

    形意拳,百般变化,千般柔韧,对付刚壁这种至猛之躯,最是游刃有余。

    “不自量力。”

    他低喝道,就是说给韩青以及白宗听的。

    而此时,白宗三人的脸色也有了变化,一脸的紧张。

    若是刚壁不敌

    那韩先生岂不是要以一己之力战两宗师?

    就算是再有信心,他们也不会盲目的相信一个人的力量可以战胜在华夏凤毛麟角一般存在的宗师高手。

    “这可如何是好”

    白老身上的伤刚好,心里的慌又来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