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没有人相信白老还能活着下来。

    当他走上擂台那一刻,面对谢存忠,众人就已经在心中宣判了他的死刑。

    一个绝顶境界的人,面对宗师,万死一生,那一生,还得指望宗师的善念,但是显然,谢存忠一心只想杀了白崇山。

    “师字辈的对决,都是无形生死状,只要上了擂台,就是真刀真枪,和弟子辈不同,这才是真正的火葬场啊。”

    “是啊,这么多年的甲子决,多少恩怨都在擂台上解决了,除了弟子只见点到即止,这些在宗门的上层一上去就是冲着解决矛盾去的。”

    “打到你服,不服就杀。”

    “我还记得上一次甲子决,好像当时冯家二爷还杀了两个小宗门的掌门呢,原因就是因为一颗灵药,说杀就杀,果断的很。”

    人群议论不断,添加着这场对决的死亡气息。

    甲子决,对于各个宗门的弟子来说,叫做甲子决。

    但是对于宗门的前辈来说,叫做,生死决。

    浙南宗门大大小小宗门上百家,但是浙南区区五万平方公里,能有多少资源给这些宗门分?

    弟子,丹药,武器,甚至是金钱利益,为了这些资源,大大小小的宗门难免没有矛盾。

    而修炼之人又颇为心高气傲,怎么可能忍得住憋屈,动不动就是大打出手。

    只是,有些矛盾,确实要在甲子决也就是生死决上解决。

    因为在这里解决的问题,有整个浙南作证,一战,就划清一切,是不少宗门解决矛盾的首选之地。

    “算你有胆子,我还想着你连你徒弟都不如呢。”

    谢存忠看着走到自己面前的白老讥讽的说。

    白老轻笑了一下:“谢兄盛情相邀,我怎么能不给面子呢?”

    “面子?”

    “给我面子?”

    谢存忠大笑了出来:“白崇山,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我需要你给我面子么?”

    说着,他望向台下所有人大声说:“就你个小小白宗,出了点风头就不知道自己是谁了,白崇山,这么多年了,你有什么用?跟个废物一样,白宗在你手上,真是白瞎了。”

    白老没有说话,而是低着头,静静的听着。

    “当年的白宗何其辉煌,但是传到今天,你们白宗的列祖列宗都在做些什么?曾经浙南乃至整个浙省的骄傲就这样成为了笑柄,你不脸红,我都替你脸红。”

    谢存忠不依不挠的说。

    但是显然他的话引起了共鸣,台下的人也都纷纷取笑白老,不断摇头叹息。

    这声声叹息,落在洪倩和白志明的耳中,就是对尊师最大的侮辱。

    路遥和黄灵儿拦住了冲动的洪倩和白志明,要不是他们两个,估计这两个白宗弟子现在就要冲上去和谢存善拼命了。

    就算是宗师,也不能侮辱吾师。

    “罢了。”

    说的尽兴,谢存忠摇摇头,似乎和白老多说也是浪费口舌的感觉,他大义凛然到:“既然这样痛不欲生,我就直接给你们白宗一个爽快,活在历史中吧,这样对你,对白宗,都是一种解脱,至于你那两个徒弟”

    说着,谢存忠眯着眼睛看向洪倩和白志明。

    “陪你下黄泉吧,这算是我给你这糟老头最后的恩赐了。”

    说着,一股恐怖的力量开始从他的体内散发出来,而更加恐怖的是,整个大棚内的温度都下降了几度,而原本隐藏在空气的灵气,开始以明显的感觉消失。

    “白雾”

    有人抬头看了一眼半空中。

    一层层白雾开始显现,在大棚这样的室内空间,显得分外神奇。

    “是灵气开始显形了这就是宗师么,这么多的灵气,若是一般人,怕是好处得到就先爆炸了吧。”

    冯一山看着半空中,嘴角有几分得意。

    谢存忠的实力果然是名副其实的宗师,这种能量的波动就算是他都感觉有些心悸,而此时,他眼光看向同样坐在一旁的路乘风,后者也是脸色凝重的看着台上的谢存忠。

    “哼,形意拳加上我冯一山,还有一个姜老,我倒是想想就凭你一个路家,能拦得住我们?”

    冯一山心中得意,眼神又不自主的看向那边厢的黄灵儿。

    “三十三天宫是很强,但是这一次没有长老坐镇,想要帮白宗力不从心,而且就算是他们想动手,也要顾忌一下灵寂洞。”

    这样想着,冯一山心中安稳。

    单凭自己和谢存忠,就足够压制路乘风了,而三十三天宫不是自己应该考虑的,他们的对手是灵寂洞。

    “白门。”

    白老低吟道。

    一阵风声起。

    空气中开始有电光闪现。

    台下,不少人都露出了熟悉的面容。

    “这是之前他那两个徒弟都用过的招数,好像是他们白宗的功法,能召唤雷之力。”

    “这功法确实强大,一般的功法想要引出这种实体的自然之力并不轻松,但是他们却做到,只是他们修为太低,终究不能发挥这一招的全部力量。”

    “也不知道白宗怎么就得到这样的上乘功法了,不过他那两个徒弟用倒是可以,毕竟对手也是年轻人,就算是有差距,也没有到他们老一辈这样的鸿沟。”

    “是啊,就算是再好的功法,也弥补不了绝顶和宗师只见的差距。”

    谢存忠看着白老的动作,他的手在空中漂浮,似乎在感受着天地的力量,而半空中的雷电已经渐渐成型。

    和之前他两个徒弟比起来,强悍了数倍不止。

    而且,还在增强。

    “大哥,这功法确实了得。”

    冯三川看着白老说道,眼中闪烁着贪婪的光彩。

    冯一山轻笑了一下:“你以为我看不出来么?而且不只是他两个徒弟,就是这白崇山亲自使出来也很生涩,估计他们也是刚刚习得这功法,若是给他们时间,还真有可能大突破,到时候这老头迈入先天都有可能,不过,没有机会了。”

    听到冯一山的话,老三点点头:“是啊,没有机会了。”

    对面,乃是以为真正的宗师。

    功法?

    那是同等对手只见的较量才能见分晓,而在宗师面前,一切,都是虚无。

    “来吧,不要浪费时间了。”

    在所有人的瞩目下,谢存忠背负双手淡定自若,眼神中一片平常,看着白老,他微微招手,就要这样硬接这一招。

    白老的眼睛张开。

    一道雷闪过,他双手一扣。

    雷电倾泻而下。

    如同悬天的流苏一般,洒在了谢存忠的身上。

    登时间,谢存忠整个人都被蓝色的电光包围,一股股能量的波动让台下的人都心惊不已。

    “这功法太强了。”

    “是啊,白崇山一个绝顶境界的人,竟然依靠功法迸发出了先天的实力”

    “啧啧,要是我有这么好的功法就好了”

    “不过,对面可是谢存忠啊”

    雷电缠身,谢存忠面无表情,只是闭着眼睛,没有一丝苦楚,没有一丝躁动。

    白老的脸色渐渐暗了下来。

    挥一挥袖。

    雷电渐渐减弱,最终,全部进入到了谢存忠的身体内。

    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毫发无损,就连身上的衣服,都是一尘不染的模样。

    “弱。”

    他轻吐一字。

    然后抬起了手。

    雷光闪现!

    白老脸色大骇!

    “你吸收了我的雷电之力”

    他吞吞吐吐的说。

    谢存忠冷笑了一下:“你永远不会明白,宗师的境界。”

    说完,他手一挥,一股不亚于刚才白老的雷电之力,从他的掌心轰然爆出!

    化作长剑,朝着白老的胸口直刺而去!

    “在我面前,你的力量微不足道,不过,既然你的弟子是用这招伤我徒儿的,那我今天,就用你的雷电之力,收了你的老命。”

    谢存忠的声音传来,如冰似铁。

    显然,对付白老接近先天实力的一招,他甚至没有动用自己的力量。

    这,就是宗师。

    信手取命。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