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韩青的脸色变了。

    他的眼中闪烁着光芒,心中有着火苗在跳跃。

    “宗师。”

    他低吟了一声,看向了台上的谢存忠,身子有了战意。

    这是久疏战阵的饥渴,是面对值得一战的对手时候的身体反应。

    “已经多久,没有这样的感觉了,我来浙南,不就是为了这一刻么?”

    他嘴角有笑意,手指不停的搓动。

    但是除了他,全场没有人对谢存忠的愤怒保持乐观的心态。

    宗师一怒,震碎一方!

    谢存忠,数年前踏入宗师境界,从此,形意拳从浙南的一个普通大宗门一举迈入了三巨头的行列,之后,形意拳门生越发多了起来,有了宗师这块金字招牌,形意拳盛世壮大,奠定了浙南冯路两家之后第三人的绝对地位。

    而在谢存忠的指点下,他的弟弟谢存善也迈入了先天阶段,形意拳也成为了一门宗师和先天同时存在的宗门。

    这样的实力,也就是在浙南,若是在那修炼荒漠的浙北,在那韩先生崛起之前,足以笑傲浙北。

    而就算是现在有了韩先生,以他一己之力,也绝对没人相信能够战胜形意拳这样的宗门。

    不少人幸灾乐祸的看着白崇山,脸上带着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趣味,不停有人挥舞着拳头:“这臭老头!谢老,好好教训教训他们白宗,真以为自己可以称霸浙南了?”

    “就是,我最看不惯的就是这种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样子。”

    “白宗,应该有自知之明,现在就是你们还债的时候了。”

    人,见到曾经比自己差的人转眼间比自己好了之后,心里就会扭曲,当这个转运的人突然又跌落的时候,他们就会加倍落井下石。

    洪倩紧握着拳头,想要为师父据理力争,她想不通这些人为什么会这样的刁钻,白宗究竟做错了什么,值得他们这样去为难。

    趋炎附势,至少在大多数人看来,就算有了路家和三十三天宫的力挺,白宗依旧难逃三大宗门的围剿。

    在冯家看似落魄实则还占据绝对优势的情况下,他们都不介意站在冯家一边,争相讨好。

    “倩儿师妹,这不是你能管的,交给长辈们吧。”

    看到洪倩处在暴走的边缘,路遥在一旁轻声道,脸色担忧的看向路乘风。

    到如今,能够帮助白老抵抗谢存忠的,也只有爷爷了,当然,还有韩青,可是路遥朝他望过去,后者依旧待在椅子上,稳坐江山。

    “谢存忠,老夫与你一战。”

    路乘风得到了孙女的示意,虽然吗,明知今天的事情不是搞定一个谢存忠就可以了解的,但是走到了这一步,他们路家已经和白宗共进退了。

    路乘风一站起来。

    所有人的情绪瞬间来到了顶点。

    “宗师大战!”

    有人忍不住内心的激动,呐喊出生。

    路老淡定自若的站在台下,眼神悠悠的看向台上的谢存忠,那股气势,更比谢存忠还要强上几分!

    谢存忠冷笑了一下:“路老头,我就知道你会出手,但是甲子决的规矩难道你忘了么?我挑战的是白崇山,他要么认输,要么上台一战,没有你插手的道理!”

    路老自然知道这些,他冲着谢存忠冷哼一声然后看向白崇山:“白兄,接下来的事情交给我吧。”

    说完,路老一会袖袍,就准备朝着台上走去。

    但就在这时,白老开口了。

    “路兄,多谢你了,但是让我认输是绝对不可能的。”

    哗!

    “白崇山这个老东西居然不认输?路家都承诺帮助他度过此劫了!这是他最后的机会了,他在想什么?”

    “这个老头怕是自信心爆棚了吧,认输之后这件事情有路家扛着,想来形意拳不敢刁难,就算是冯家也要思量三分,这老头居然要迎战?”

    “以现在形意拳对白宗的怒过,白崇山难逃此劫了”

    路乘风转过身看向身后的白老:“白兄,你不认输?”

    路乘风没有想到,白崇山竟然要迎战,在他的设想里,有自己的帮助,白宗应该知难而退才是,可是现在,白老竟然要上。

    那要自己帮助还有什么意义?

    “你上去,会死的。”

    路乘风低沉的说,语气容不得一点马虎。

    你上去,会死的。

    这句话,让白崇山笑了出来,一种豁然的笑意。

    他早就做好这个觉悟,并且准备好了,从第一天,得罪了形意拳让他担心开始,见到自己的两个徒弟在擂台上的傲骨。

    已经到了古稀之年的他,突然有了一种消失数十年的感觉。

    为了尊严,抛头颅洒热血,一战。

    “两个孩子都能为白宗的尊严战斗到最后一丝生命,我这把老骨头了,还是他们的师父,为何做不到呢?”

    白老笑着,苍老的脸上有几分释然。

    那是看淡生死的味道。

    “师父不要”

    洪倩紧紧地拉着白老的手,她自己可以不顾一切,但是轮到她的师父,她却不想他受一点伤。

    白志明也拉着白老的另一只手,万分不舍,他的看的出来,师父只要登台,九死一生。

    但是白老做了决定,就不会反悔,他的脸上有着从未出现的潮红,那是兴奋之情溢于言表的体现。

    坐在后面的韩青看着白老的神情,心中有些许敬佩。

    刚认识这个白老的时候,这个老头给自己的感觉就像是一个商人一样,但是后来,他发现老人还有老顽童的一面,而他所有的表象,都是为了白宗。

    为了他的两个徒弟。

    而现在,他能有这样的决定,韩青并不奇怪,这老人,本性就是如此,虽和善,但心中自有万千。

    有些笑意吟吟的人,当他做了决定之后,远比一般人深沉。

    “白兄,你确定?”

    路乘风看了白老一样严肃问道,同为修炼之人,他亦被白老这种精神所打动。

    白老笑了笑,双头同时放在了白志明和洪倩的脑袋上,疼爱的摸了摸之后,扯开了他们的手。

    “为人师表,言传身教。”

    他念诵着这一句,虽明知前途未卜,但依旧一往无悔。

    登台,方开怀。

    “白宗白崇山,迎战。”

    老人的声音,回荡万千。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