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是我耳朵出问题了么?我刚才好像听到莫邪少主说认输?”

    “这么说,我耳朵也出问题了?”

    “莫邪真的认输了!为什么?这是为什么?”

    “这不可能,莫邪少主怎么会认输呢,以他的实力,斩杀白宗这个小姑娘易如反掌,他为什么要认输。”

    “人生的大起大落来的实在是太突然了。”

    砰!

    冯一山狠拍了一下桌子站了起来,脸上抑制不住的怒火冲着莫邪暴喝:“你干什么!”

    莫邪吞了吞口水,脸上有几分痛楚,但还是直面自己最敬重的父亲:“爹,我认输。”

    “认输?”

    冯一山气的身子都在颤抖:“为什么?”

    莫邪看向洪倩:“我不是洪倩姑娘的对手。”

    “放屁!”

    冯一山怒骂,看着眼前这个最让自己骄傲的儿子,此时竟然做出了这么违逆自己的话,冯一山简直不敢相信。

    “她能有什么本事?你会不是她的对手?一个小宗门的弟子,能跟你同台竞技都是她的福分,你认输,你是想气死我么?”

    说着,他伸出手指着莫邪:“你现在就给我出手!斩杀了这个女人!”

    莫邪摇摇头:“爹,我做不到。”

    说完,他看向洪倩,深深鞠躬:“对不起。”

    一句道歉说完,莫邪径直走下了擂台,白色的长袍穿在他的身上,这个阳光一般的男人此时分外洒脱,仿佛了却了什么心愿一样,走的毫无牵挂。

    所谓头魁,无愧自心。

    “对不起?”

    “莫邪少主此话何意?”

    “他有什么对不起那个女人的呢?倒是白宗应该好好反思一下了,就是因为他们,这一届甲子决才这么多事的。”

    “就是,莫邪少主肯定是被逼的!”

    看到心中的夺魁大热门离去,众人纷纷激昂矛头指向了洪倩和白宗,在他们的眼中,莫邪乃是浙南年青一代的第一人,怎么可能不是她的对手。

    而且,甲子决这种盛世,坊间是会有很多赌注下压。

    作为夺魁的最大热门,莫邪的身上自然有着最多人的期待,眼看着一切都朝着预想的方向发展,莫邪突然认输,他们如何不怒?

    “莫邪!”

    此时,一声呐喊从冯一山口中吐出。

    莫邪离去的背影顿了一顿。

    冯一山直勾勾的看着自己的儿子,一字一句的说:“你若是敢踏出这大棚半步,日后不要说是我儿子!”

    哗!

    整个大棚一阵躁动,每个人都眼看着冯家出现这样的一幕,有人欢喜有人忧。

    冯家安稳,有很多人受益。

    冯家出了问题,依然又很多人受益。

    莫邪自然也明白这个道理,他痛苦过,彷徨过,但是最终他还是决定遵照自己的内心,做问心无愧之人。

    从昨天听到父亲和灵寂洞的人的话开始,父亲在他的心中的形象就开始崩塌,直到冯三川真的将自己敲晕。

    人虽然晕了,但是他却看的更清了。

    “父亲。”

    他转过身看向冯一山。

    “收手吧。”

    淡淡的说,淡淡的看了一眼,淡淡的离开。

    就像是一股清泉,淅淅沥沥,却撩动人心,当他的背影最终消失在众人的眼前后,每个人似乎都被他所吸引。

    虽不明为何,但自有气度醉人。

    韩青收回了自己的目光,心中暗暗点头。

    这个莫邪,真的出乎了他的预料,他没有想到,他竟然是个心如此至纯之人,而这,才是成就大道的根本。

    心无杂念,不惹尘埃,方破晓一切。

    不知不觉的,韩青对莫邪有了不一样的感觉。

    莫邪走了,带着一群人的**,走了。

    而剩下的,只是索然无味。

    冯一山站在原地,眼中有绝望的怒火闪烁出来,这些怒火,他全部给了白宗,尤其是站在看台上的洪倩。

    从一开始,任何事情都是因为他们的出现才发芽的,如果没有他们,这一场甲子决本应该是冯家的盛会才是。

    冯家执事站在擂台上,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原本他的任务是宣布莫邪成为甲子决头魁的,可是现在,他的任务消失了。

    “既然莫邪已经认输了,就快点宣布胜利者吧。”

    台下有人催促,众人望去,却是路老脸上闪着笑意,他也想不同莫邪为何会突然认输,但是对于他来说,也算是一件好事了,路遥败了,但是莫邪也没有夺得头魁,这是最好的结果了。

    冯家执事脸色尴尬,他求助似的看向冯一山,但是后者此时的精力已经完全不在这上面了。

    冯一山要疯。

    所有的一切,在今天,都要天翻地覆。

    他紧握着拳头,保持着最后一丝理智。

    “宣布吧。”他冰冷的说。

    执事看了一眼洪倩,这个小姑娘似乎也有些出神,他摇摇头叹息了一声,此时,所有人都看着他,等待着这个足够震惊整个浙南的结果。

    “这一次甲子决年轻一辈的头魁是”

    “白宗,洪倩。”

    说完,执事直接从擂台上走了下去,没有任何的表示,执事宣布一个结果而已,若是往常冯家夺魁,都会安排各路宗门和冯家一一道贺。

    但是现在既然是白宗,那就没必要了,谁愿意和他们道贺呢?

    “恭喜白兄啦。”

    路老第一个站了起来,双手抱拳脸上挂着笑意。

    一旁的路遥也是走到擂台上和洪倩笑着聊了起来,似乎有些化解这尴尬的氛围。

    惊喜来的太突然,不知道该如何承受的白老只是下意识的笑着,苍老的脸上不见多少喜悦,反倒是不敢相信的神情居多。

    “三十三天宫,祝贺白宗勇夺甲子决头魁。”

    黄灵儿笑着站了起来,婀娜的身姿朝着白宗翩翩而来。

    有了这两个宗门带头,一些一直以路家为尊,甚至一些对冯家不感冒的人都来到了白宗这边开始祝贺。

    一时间大棚内虽然各种情绪都有,但是不管怎么说,甲子决的头魁,已经诞生了。

    不可改变。

    出乎预料,也不在很多人的情理之中。

    “有完没完!”

    这时,不耐烦的声音传来,带着不爽,带着愤怒。

    大棚内,只见谢存忠背负双手站了起来,他脸色阴沉如同死水一潭,看向白老的眼神满是杀意。

    “既然小辈们玩完了,那是时候我们动手玩一玩了。”

    说着,他大踏步走到了擂台上。

    “白崇山,上来受死。”

    谢存忠大喝一声,瞬间,一股恐怖的力量从他的身体内散发出来。

    “白宗的灾难,要降临了”

    大棚内,这样的声音开始此起彼伏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