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路乘风一进入到大棚内,就感受到了一股威压。

    他眉头一皱,周身的灵气开始散发。

    但是仅仅走了两步,又是一道灵气威压,路乘风阴着脸看向了远处,唯一一个擂台下的人群。

    而他的眼中,只有那坐在最高处的三人。

    冯一山,谢存忠和姜老。

    而这两道威压,毫无疑问来自其中两人。

    “哼。”

    路乘风一抖袖袍,朝着擂台下走去,身后路家之人赶忙跟上,而昨天受了点内伤的路遥也已经完全恢复,面色清冷的跟在路乘风身后。

    一路走来,每个人都朝着路乘风看去。

    他们都是修炼之人,宗师的威压感受的更加清晰,从路乘风进门那一瞬间,两道让人窒息的威压就将所有人的心都压的静止一般。

    而伴随着路乘风越发靠近擂台,这股灵气之间的暗自对决,也到了顶峰。

    “冯一山,你什么意思?”

    路乘风走到了擂台下,在冯一山的不远处坐下。

    终于,宗师之间的威压消散殆尽。

    冯一山冷笑了一下:“我什么意思?我还想问你什么意思呢。”

    一旁的谢存忠也是阴笑着:“路兄,今天我形意拳,可要好好的找你请教请教了,不知道路兄如今的修为到底几何,竟然完全不将我形意拳一脉放在眼中,既如此,那今日咱们就好好过过招,以往路家家大业大我们不敢动,但是现在欺负到我们头上,太小瞧我们了吧?”

    路乘风眉头一皱,不明思议。

    难道就是因为自己昨天站在白宗一边,就能让他们这么恼火?

    “好啊,我路乘风就坐在这里,只要有胆,老夫就让你开开眼。”

    谢存忠冷哼一声:“放心,等我解决了白崇山那个老砸碎之后,自然会请你赐教。”

    路乘风瞥了他一眼随即看向冯一山:“你呢?”

    冯一山淡淡一笑:“等着。”

    等着

    路乘风心中沉了一下。

    对付一个谢存忠他还有把握,但是若是还要面对冯一山的挑战,这种车轮战就算是他也难以支撑。

    可是路乘风就想不明白了,路家再怎么说也是浙南数一数二的大门,尤其是自从冯家老二被浙北韩先生斩杀之后,路家的实力已经和冯家平齐。

    他们无缘无故的,为何要对路家动手。

    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道理难道他们不懂么?

    不过到了此时,路乘风也不在乎了,他闭着眼睛一副自若的模样,路家家主的风采,一览无余。

    “想战,老夫就陪你们战。”

    徐寒今天是跟着谢存忠来的,原本很多形意拳的人并没有过来的,但是前天突然得到消息说这一次形意拳被人挑了,所以要再找些人过来压场子。

    徐寒就也跟着过来了。

    “徐师叔,听说前两天政师兄是被白宗揍得?”

    旁边一个弟子问道。

    其实徐寒知道的也不多,只是心中为自己这个师侄感到悲哀,前段时间刚刚在逆羽被那个恐怖的青龙总教官教训。

    这不,转眼就又被一个小门派的无名小卒打的找不着北。

    据说,现在门内已经有声音让郝政让位了,他这个形意拳大师兄的名头怕是要易主了,毕竟形意拳这样的宗门不可能让一个被小宗门弟子打败的人接手。

    虽然有些可惜,但是徐寒其实也知道,郝政的性子迟早是要吃亏的。

    只是他也没想到,郝政居然会被白宗之人打败。

    “好像是,今天我们就是来压场子的,听说路家不知道为什么站在了白宗那一边,不过好在我们和冯家也是一起的,想来路家应该不是对手。”

    徐寒轻声说。

    “郝政师兄真是倒霉啊听说前段时间刚刚被一个高人较量,现在又被”

    “闭嘴。”

    弟子正嘟哝的时候,徐寒突然出声。

    小弟子一惊,徐师叔从来不会这么严肃,随即诧异的看向他,才发现徐师叔此时眼中闪烁着震撼,朝着大棚门看去。

    那里,五个人正站在门口。

    周围所有人都离他们远远地,好像躲瘟神一样躲着他们。

    而站在最后面的,一个面色清冷的青年,就是徐师叔的目光所在,也是他的震撼所在。

    砰。

    徐寒猛的站起来,椅子都被震倒在了地上。

    他三步化作两步冲到了谢存忠的身旁,谢存忠也看到了徐寒的异样,皱了下眉头:“何事?”

    徐寒脸上前所未有的严肃,他压低声音凑到谢存忠的耳边低声道:“掌门那个人就是前段时间在逆羽将政儿打伤的人。”

    “哪个?”

    谢存忠脸色一正,面露狠色。

    徐寒朝着白宗所在指了指。

    “你是说,白崇山?”

    “不不不,掌门,是那个年轻人。”

    随即,谢存忠看向了韩青,然后嗤笑了出来:“小徐,你是不是受惊过度了,那小子能打伤政儿?怎么可能,一定是你记错了。”

    徐寒一急:“掌门,千真万”

    话没说完,谢存忠摆摆手:“你下去吧,不要在这里闹笑话了,今天我们的对手是路乘风,其他任何人,都没有威胁。”

    说完,谢存忠的眼神就转移到了路乘风的身上,一股杀气油然而生。

    徐寒还想再多说,但是掌门之威不敢触犯,只能低着头走了下来,只是眼睛时不时的看向韩青,心中无奈今天四叔没来,否则他跟掌门说的话肯定可以令后者信服。

    “青龙总教官你来这里做什么呢?”

    藏着心中的疑问,徐寒不安的坐了下来。

    大棚内熙熙攘攘,冯家执事再一次走上了擂台,压压手,全场安静,屏息以待。

    “今天,是甲子决的最后一天,相信大家也是满怀期待,但是因为白宗的麻烦,所以弟子辈的头魁之战也只能放在今天。”

    这执事说着,还满脸怨气的看了白宗几人一眼,嫌弃之情溢于言表。

    “下面,有请头魁之战的两位弟子登台。”

    他大手一挥,笑意吟吟的看向了冯一山身后坐着的莫邪。

    后者脸色清冷,和往常的阳光模样判若两人,听到执事的话之后,他面无表情的走到了擂台上。

    “倩儿,尽力而为。”

    白崇山拍了拍洪倩的肩膀,面对莫邪,这个浙南年青一代第一人,白老不求胜,只要洪倩能够安稳下来,就是天大的恩赐了。

    洪倩点点头,看了一眼白志明之后望向了韩青,后者微微颔首,洪倩昂首走到了擂台上。

    冯一山看着擂台上的洪倩,眼中闪过阴险的光,不过对莫邪他有充分的信心,虽然这小子从昨天被老三带回来之后就一直闷闷不乐,不过冯一山并不担心这会影响他儿子的实力。

    不战就罢,战必胜之。

    冯一山嘴角一抹弧度扬起。

    拿了弟子辈的头魁,今天再联合形意拳和灵寂洞找路家报了仇,就算是冯家实力受损,但依然会是浙省的龙头老大!

    而擂台上,看到两人都已经准备好,执事微微一笑准备宣布比试开始。

    但就在这时,莫邪突然开口:

    “慢着。”

    执事一愣,就连冯一山都懵了一下,不知道莫邪何出此言。

    但就在所有人的惊诧中,莫邪睁开了一直紧闭的眼,他朝前走了一步,眼神坚定决绝的看向所有人。

    朗声道:

    “我认输。”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