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你,是谁?”

    管狼抬起头看向那个年轻的男子。

    韩青背对着所有人,只是微微抬头望着窗外的月亮,一抹清冷的韵味从他的身上散发,无视一切,目中无人只有月。

    管狼早就注意到了这个人,从他上来之后,所有人都被自己波及,但是这个年轻人却一直淡看无风夏月,多年枪林弹雨的生活让他知道此人不可小觑。

    要么是白痴,要么就是深藏不露。

    “荣鹏天,你可需我出手?”转过身,韩青继续道,月光打在他的脸上,似是一潭深水让人看不到底。

    荣鹏天的脑袋还被管狼踩在脚下,现在的他真是骑虎难下了,让韩青出手吧,自己这么多人还有枪手都败了,甚至是丁师傅都无力回天,他一个年轻人能有什么用?

    可是不让他出手吧,这可是自己最后的机会了啊!这个管狼已经摆明了要自己性命了,哪怕是一缕微光,荣鹏天都要朝着奔去!

    “到了这个关头,你还敢出手?”管狼见到自己之前大发神威在这年轻人眼中似乎不值一提,心中开始不爽。

    韩青只是背着手,眼神望向前方,世间一切仿佛都不入他法眼:“有何不敢?你区区一个内气入体的实力,不过是刚刚有了小成,我怎会在意?若是你那什么宗师师傅在此的话说不定还能有三两下交手。”

    “口出狂言!”管狼眼中杀气显露。

    裘万山在他心中乃是有如神明一般的存在,更何况当初自己被荣鹏天的人追杀逃出华夏,已经是伤痕累累,若不是裘万山他早就客死他乡了,师傅在海外那是如雷贯耳的存在,何人见了不要给三分面子,但是眼前这个小屁孩太过狂妄,管狼恨不得手撕了他。

    “待会,你就会看到我手插进你的胸口了,我会把你的心掏出来给你看看,在你死之前。”管狼怒不可遏的说,冲天的怨气让整个房间阴森不已。

    丁典摇摇头叹息,这小子实在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一个内气高手,岂是他这种顽童可以比的?这不是提着脖子给人砍么?

    阿龙心中波翻浪涌,他知道韩青很跳,但是没有想到这小子居然这么跳,待会可千万不要成了跳梁小丑了。

    却见韩青依旧站在窗边,目空一切:“你的手插进我的胸口?是么?”

    说着,他的手猛的在空中一划!就像是闪电一般!一抹银白横空出现,就像是雷神之剑一般,划破长空,留下长长一条沟壑。

    指划剑芒,谁与争锋?

    面前的桌椅全部粉碎,而韩青只是伸出一根手指,指尖的银白色光剑闪着寒光。

    众人呆立!不知所以!

    “这觉醒祖窍,百脉俱通,凭空敛气!这是宗师!这是宗师方才有的大神通啊!”丁典看着韩青指尖的锋芒,浑身颤抖。

    “武道宗师,没想到竟然会是一位不世出的武道宗师,前世积福我才能见到宗师亲临啊!”

    如果说之前的丁典还有管狼所展现的出来的实力让人震惊的话,那眼前的韩青所表现的只能用一个词来形容。

    不解。

    难以理解!是人是仙!

    咻!身影一闪,管狼真如一匹狼一般从窗户上跳了出去!他必须马上逃跑,果然,这个小子深藏不露,年纪轻轻就有了宗师的修为,别说是自己,就算是他师傅来了这小子都有一战之力,如此年轻华夏未来的武道怕是要出现一个绝世天才了,这个消息,必须赶紧传出去才行!

    “韩先生!不!韩大仙!那小子要跑了!”荣鹏天总算是反应了过来,看着管狼就要消失在楼下的夜色中,他焦急不已。

    这一次不杀管狼,日后坐立难安!

    “可能么?”韩青瞥了一眼下面的背影,眉头微微一皱,右手空中一甩。

    一道匹练隔空飞了出去,狠狠的插在了正在逃跑的管狼背上,白光在他的胸口绽放,然后消散。

    最终,他缓缓的倒在了血泊中。

    “大仙,这小子死了么”荣鹏天吞着口水问道。

    韩青轻笑了一下:“死倒是没有,他好歹是内气小成的高手,我一道灵气想要杀他还有难度,但是他丹田已碎,现在和寻常人无二了,任凭你处置。”

    “丁典拜见宗师!之前多有得罪!望宗师海涵!”丁典三步并作两步单膝跪下尊崇的说。

    韩青摆摆手:“无事。”

    荣鹏天让人下去将管狼收拾好之后,马上一副谄媚的嘴脸面对韩青:“韩大仙,没想到您竟然有这样的神通,小天真是开了眼了。”

    今天对于荣鹏天来说真是毕生最刺激的一天了,人生的大起大落实在是太突然了,两次三番的,自己就要绝望,但是最终韩大仙出手,拯救了自己。

    现在就是让他喊韩大仙爸爸,他都愿意立马张口,这就是再生父母啊!

    一定要和韩青搞好关系,不是因为景家,就为了韩青这一身修为,以后有了他,别说在杭城,就是整个浙省他都可以觊觎了!

    不爽,韩大仙一根指头点死你!

    “大仙,您刚才是灵气凭空打碎了管狼的丹田么?这是怎么做到的呢,按理说丹田应该不受波及才对。”丁典想到刚才韩青那一手就觉得神乎其神难以理解。

    韩青随意解释:“那道灵气含有我的真灵,到了他的体内我震碎灵气,真灵游蹿到他的丹田,震碎他的本源有何难?”

    丁典听得云里雾里,这手段实在是惊为天人,他一届凡夫俗子看来是永远想不通了。

    正说话间,管狼也被荣鹏天的手下扛了上来,他胸口巨大血洞看起来让人心惊,不过这家伙的身体确实了得,受了这么重的伤竟然还有意识:“荣鹏天,这次算是你找对人了,但是你不要得意,我没有回到宗门,师傅一点会起疑的,到时候等我尊师动怒,别说你荣鹏天了,就是景家面对龙门又能如何!”

    “死到临头了还敢威胁我!”荣鹏天握紧拳头就朝着管狼走去,脸上鞋印的屈辱此刻终于可以尽数讨回了。

    “慢。”突然一只手拦住了他,荣鹏天转头一看,韩青走到了管狼的身旁眯着眼睛。

    “你师傅可是宗师?”

    管狼阴讪讪的点头,韩青笑了笑:“如此甚好,我倒是希望他能来到,到时候不必找荣鹏天,直接寻我便是,宗师希望不要太不堪一击了。”

    说完,韩青轻拂了一下衣衫上的灰尘,背手离去。

    “大仙风采,吾辈向往啊。”

    众人看着那一抹背影消失在拐角,心头敬意油然而生。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