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刚壁的实力韩青还是清楚的。

    宗师不出,无人能敌。

    就算是三个先天高手,也不行。

    尤其是刚壁的**,因为之前神志被少蛊主控制,在他的身上浸泡了蛊宗独有的炼体蛊药,刚壁的身体条件异于常人。

    若不是大脑被控制,那样的蛊药浸体,绝不是常人所能忍受的。

    但也正是因祸得福,加上陪伴在韩青左右修炼,刚壁的修为虽然没有到达宗师境界,但是**却堪比宗师!

    调整了一下水温,韩青舒服的闭上了眼睛。

    “刚壁大哥!”

    见到两道符文加上柴郡突袭而来,而刚壁依旧无动于衷的站在那里,洪倩忍不住大声提醒。

    砰砰!

    两道符文狠狠的击中刚壁。

    一阵灵气,瞬间将刚壁的身子包围,虽然柴郡和广师兄两人修为没有达到宗师,但是利用符文的能量,他们也能够做到将灵气外用。

    “哼,你会为你的嚣张付出代价的!”

    看到两张符文就这样贴在了刚壁的身上,柴郡脸上一喜。

    那两张符文并没有什么攻击性,但是却能控制,符文中包含了两人的灵气,这刚壁**虽然强横,但是修为有几何没人知道,想来不会有他的**这么恐怖。

    利用符文控制住他的**,再加上自己的全力一击。

    他算是完了。

    但是当柴郡一掌已经逼近了刚壁的时候,他愕然发现贴在他身上的两张符文应声而落,而刚壁顺手抓住了自己的手。

    柴郡脸色大变,想要挣脱已经来不及了。

    一用力,像仍一件衣物一样,刚壁激昂柴郡直接甩了出去,重重的刷在了墙上,留下的裂纹不比谢存善少。

    “怎么可能!”

    柴郡摸着嘴角的鲜血不敢相信。

    而唯一还没有手上的广师兄也是脸上阴晴不定,他看着如同巨人一般的刚壁低声道:“你到底什么来路!为何能挣脱我的符文?”

    “符文?”

    刚壁摇摇头。

    “一张纸而已。”

    那小子狂妄,连他的护卫都这么狂妄,简直是目中无人。

    白老和洪倩以及白志明震撼的看着眼前的一幕,刚壁就像是不可战胜的战神一样,任何攻击对他来说都是无效的,三个先天高手,两个已经在他手上吃了亏,实在太恐怖。

    其实,若是真说修为的话,刚壁真不在这三人之上,最多也就是和柴郡修为差不多。

    但是无奈他的肉身已经逼近宗师,再加上他一直以来修炼的功法都是蛊宗功法,和中原人士修炼之法完全不同。

    将灵气吸纳到身体之后,虽然他也没有丹莲,但是却能将充满阳气的灵气在体内稀释沉淀,最终变成阴气。

    和传统修道武道之人的灵气截然不同。

    自然,他们的符文对刚壁的作用也要大打折扣,这原理和之前洪倩对战萧青松的时候,对付他的灵隐三式有异曲同工之妙。

    不过,若是宗师在此,刚壁就未必能行了。

    宗师可以灵气外用,不论刚壁的阴气再怎么不同,宗师都可以强行碾压,不需要任何对抗。

    “速度。”

    浴室里传来韩青不耐烦的声音。

    刚壁脸色一冷直接朝着广师兄逼近。

    这时候,广师兄也有点害怕了,没有了武道之人为自己垫场,他单挑刚壁几无胜算,当下,他转头看向柴郡和谢存善:“二位,一起出手吧,今天之事不是他死就是我们死,仇已经结下来了,没得选了。”

    谢存善脸色一沉,知道广师兄说的没错,当下不再犹豫,朝着刚壁冲了过去,柴郡紧跟在他的身后。

    不大的客厅,几位先天高手就这样肉身硬抗,看得人目瞪口呆。

    砰!

    刚壁猛的一挥手,谢存善再一次狠狠的撞在了墙上。

    砰!

    柴郡的下场也好不到哪里去。

    而此时,广师兄绝望的看着已经逼近到自己面前的刚壁,而自己的符文还未准备就绪。

    砰!

    广师兄只觉得一阵头晕目眩,身子缓缓从墙上滑落。

    转瞬间,三位先天高手被逐一击破。

    再一次,三人蓄势待发朝着刚壁重来,就连广师兄都知道符文是不可能起到作用了,这个时候唯一能做的就是用身体去和刚壁抗衡,虽然知道吃力不讨好,但这是唯一的办法了。

    “住手!”

    广师兄怒喝一声。

    他的整个手臂都被刚壁握在手中,他能够感受到刚壁的力量,只要他再一发力,自己这只手就废了。

    “广师兄!”

    柴郡惊呼,急忙朝着刚壁一拳袭来。

    咔嚓。

    拳风未到。

    广师兄右手已废。

    “啊”

    一阵撕心裂肺的痛呼,广师兄眼角都痛出了鲜血。

    “我会让你们不得好死的”他阴狠的说,扶着自己的断臂,他朝着浴室门看了一眼继续怒吼道:“你给我记着,总有一天,我灵寂洞会让你们粉身碎骨!”

    说完,他不再犹豫靠近窗前,见到广师兄已经有了退意,谢存善和柴郡知道此地不宜久留,也赶忙走到他身旁,准备离开。

    “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这时候,浴室门打开。

    韩青裹着浴袍擦着头走了出来。

    广师兄脸色一滞:“怎么,难道你认为你这个手下还能拦住我们不成?他**确实强悍,但是我们打不过,跑还跑不了?那你也太小看先天高手了吧。”

    说着,他冷哼一声就准备纵身跃下。

    “不是说要灭白宗一门么?说不到就跑,那我们成什么了?”

    韩青激昂毛巾放在一旁已加上,慢悠悠的坐在沙发上,舒服的喝了一口茶轻声道。

    “哼!”

    “那又怎样,我想来就来想走就走,而且我告诉你,灵寂洞的愤怒,会来得更加猛烈!你自求多福吧!”

    说完,他体内灵气开始酝酿,随时准备撤退,刚壁虽然强,但是正如他所说,想要拦住自己跑,他还办不到。

    除非是宗师出手,否则先天高手想要撤,无人能阻。

    “那我就出手吧。”

    韩青放下茶杯无奈的说。

    “什么?”

    广师兄一愣,没懂韩青的意思。

    但是身旁的谢存善和柴郡却突然脸色大变。

    广师兄下意识的朝韩青看去,随即瞠目结舌。

    只见他手一挥,一道天雷凭空在客厅出现!闪烁着摄人的光和力量,如同雷神一般。

    这个时候,三人终于明白,这个男人为什么这么有恃无恐了!

    他分明,就是一个宗师!

    “跑!”

    广师兄当即决定速离,二话不说就朝着窗外跃去,而跟在他的身后,柴郡和谢存善也一跃而出。

    只是三人身子刚刚离开房间跃在半空中,马上就要落地的时候。

    雷电从窗子闪现。

    撕拉

    在他们脚尖即将着地的时候,同时穿透了三个人的胸膛。

    而此时,刚刚敲晕了莫邪赶回来的冯三川,刚好看到了眼前匪夷所思的一幕,迈着的步子,下意识的站住,再不敢上前一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